探讨:摇滚乐真的与性脱不了关系吗?

当我们谈论摇滚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在谈论性,谈论中国几千年来一直被束缚的东西,现在社会一群摇滚客聚在不在是单纯的求摇滚专辑了,而是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约吗。而我们也时不时能听见或是看见摇滚圈谁和谁又搞上了的八卦新闻。很多年以前,歪果仁还出了一部超级长的纪录片来说明摇滚与性,可惜的是这纪录片流传到中国,貌似都没有字幕。很多人看不懂。于是装逼不成。嗯?好像是跑题了,当然摇滚北京音乐网今天是要探讨的是摇滚乐真的与性脱不了关系吗?

摇滚乐真的与性脱不了关系吗

摇滚乐真的与性脱不了关系吗

其实从一开始,摇滚乐似乎注定和人类的欲望脱不了关系。追根溯源的话“rock”便是美国俚语词典中“性爱”的代名词。而早期摇滚在音乐上亦表现出众多有关男欢女爱的内容,粗鄙但不失真实,迅速赢得了草根阶级的欢心和随之欲来的支持,情景有点类似于我们这的“二人转”。当然,任何一种艺术形成都免不了去芜存菁的过程,摇滚乐似乎也不例外当以“猫王”为代表的改良派从小理查德、查克贝里等人手中接过衣钵,摇滚乐开始从初级阶段的行而向下向形而向上逐渐过渡。

缠绵或无望的爱情,甜蜜或痛苦的生活,精神空虚或满腹牢骚等题材也将过去略显单薄的主题取而代之,“情爱”成为那一时期摇滚乐的主旋律。或许,只有在“猫王”疯狂的扭动性感的臀部中,人们才能触摸到那些来自心底深处的肉体呼唤、欲望挣扎以及青春的躁动,尽管,他们都躲在精细加工的音符后面深藏不露。

对摇滚忍无可忍公然宣称“那是一场灾难”的卫道士,终于在1960年为摇滚乐找到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同谋“避孕药“。此后的LSD便是最肆无忌惮的支援。

平心而论,这是个“远见卓识”的预言性判断。在漫长的20世纪60年代,“摇滚乐”和“性解放”的萌芽于滋长的确引人注目,并且最大程度发挥了集体性意识或无意识的威力。摇滚乐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不比多言,“性解放”则带给世人灵与肉的双重发泄。

与此同时,其中有多少女假性“爱与和平”献身于这两场共同发生的革命,至今是个未知数。而直到1969年的《滚石》杂志上,他们才有了占据历史的一席之地,摇滚乐也开始接纳这些早已经暗度陈仓的女性:骨肉皮。

第一代的骨肉皮是谁?自愿献身的女歌星,追求性乐的嬉皮士,还是懵懂无知的追星族?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没人能够完整的定义骨肉皮,除非她本身就是,答案则更引人而已,我们只需及得这样一个模糊的概念:超级乐迷无非也是想多知道点,而普通的骨肉皮则想多干点。

然而摇滚乐的某些自身特征也暗示了欲望的图腾。如果说电吉他的发明为摇滚乐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创作优势,那么在骨皮肉的眼里,它简直就是雄性的表征。

性难道真的成了摇滚的原动力?

只是,每个人的青春只有一次,是用来珍惜还是放纵?这样的命题在摇滚乐面前或许经不起推敲,因为“摇滚人永远年轻”。那么骨头皮?

所以,是摇滚还是性爱有那么重要吗?只要活得感觉对得起自己就行了。因为在某些人眼中生命与生活状态相比,生命本身就是一个抽象的客体。

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具体出处不详,摇滚北京音乐网整理。欢迎关注我们微信:balingrock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1. 月冷星凄风萧瑟身边没人喜欢摇滚 不知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