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摇滚北京音乐网成立的时候,我写了这么一句好像很牛逼的话:批判和弘扬中国摇滚文化。然而几年过去了,我们也没批判什么,成立的批判之声也没几篇文章。赵雷已经火过一段时间了甚至现在还很火,有人皆大欢喜有人当场骂街,不管你是属于哪一种,我们不妨把这赵雷火起来这个事情当作一个事件来看。什么事件?中国民谣的资本化。

在摇滚北京成立不久,中国民谣开始并逐渐在各大选秀节目大放异彩的时候,我们也推送过这样的浅析文章,比如 左立、《董小姐》与选秀中的中国摇滚。那么今天,我们再来说一说。

和大多数民谣歌手一样,走红之前,赵雷也有一段颠沛流离的酒吧卖唱生涯。从过去的没活可干到如今的演出满档,折射出的不只是电视的造星功能,更是这几年华语民谣的集体爆发。当人们听腻了千篇一律的流行歌曲,反而给主打独立、清新的民谣带来了生长的空间。从《董小姐》到《南山南》再到如今的《成都》,从万晓利,周云蓬,马頔,尧十三到如今的赵雷,民谣已经不再是过去地铁通道的悲惨人生,摇身一变成了一门好生意:马条、川子、马頔的演出报价是10至15万,赵雷的出场费也比这只多不少,“好妹妹”乐队参加拼盘演出的报价甚至高达30万。

吊诡的是,有些人一边高喊着“某某歌手不红,天理难容”,一边哀叹自己,“不是在演出,就是在赶往演出的路上”。虽然在纷至沓来的商业合作和邀约中,民谣歌手想保持“我手写我心”的纯粹,似乎不那么容易了;虽然很多民谣歌手在早期尚未加入音乐工业生产体系之前,大都是玩票性质。不过既然把音乐当做一门终身的职业,就该明白所有的音乐都是在商业的包装下,才变成产品被送到观众手里。又想成名又怕吃苦的无病呻吟和矫揉造作,并没有展现民谣真正的独立精神,无非是小资情调下的伪情怀。

事实上,赵雷的火,其实揭示了民谣转化成资本的路径:一条由演唱会+商业演出+出唱片+付费歌曲分成+签约演艺公司或音乐播放平台的民谣歌手生财之路就这么形成了。原创音乐人的路确实很难走,但若想一路走下去,就要在理想和商业中学会平衡。名声与财富其实都算不上魔鬼,它们顶多是个放大镜,或者说照妖镜。

以上部分内容节选天津网 天津茶馆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