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篇文章的标题很长,长得一看标题就知道这篇文章讲的什么了,于是估计也没多大的耐心看下去。这是一个无奈的年代,我们应该感到悲哀还是应感到可喜可贺。中国摇滚,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直以来就是一个梦想,梦想这个东西很私人,虽然很希望梦想能让更多人知道,但真的到了这天,又觉得惘然所失,觉得大伙玷污了自己的梦想。多少年来,中国摇滚与选秀节目各种交织混合,现在,满大街都通过选秀节目唱起来中国摇滚,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下面这篇文章告诉你,告诉你心里的自己的想法。

 

 20130819

(视频内容为2013快男主题曲,翻唱《追梦赤子心》)

 

2013快男的舞台让民谣和摇滚成了这个夏天的音乐主角。一时间,曾经大众陌生的名字都变得炙手可热起来。摇滚在选秀活动中悄然掀起,成了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而早前在乐坛刮过短短一阵民谣风,也让人不由联想到是否摇滚乐是否将重蹈覆辙?

 

除了民谣 今年选秀特别衷情摇滚

“梦之声”里JAMES唱起《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快男”耿琦唱起《十万嬉皮》、就连刚出炉的快男主题曲《追梦赤子心》都选择翻唱国内新兴摇滚乐队Gala的一首老歌 ,这首歌全面上线后瞬时之间升到了音乐排行榜首位,截至8月13日下午,该主题曲单在qq音乐上的点击率已经达到5824429次。这种热度似乎更甚,各大音乐网站微博贴吧似乎都被曾经人们忽视的新兴摇滚乐队占据。

提起摇滚乐,人们脑海第一时间冒出来的的是愤怒与反叛,这与迎合大众心理的选秀舞台背道而驰。然而今年的《快乐男声》却选择了一首摇滚歌曲作为主题曲。六年前当Gala乐队主唱苏朵动笔写下《追梦赤子心》时,他自己可能用脚后跟也不会想到,这首歌竟被天娱高层一眼相中。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励志的歌词,朗朗上口的旋律,《追梦赤子心》所表达的拼搏精神和《快乐男声》的气场不谋而合。虽然快男版的《追梦赤子心》KEY(专业术语,即音调)降了不少,但歌词中的永不服输的摇滚精神没有改变。尽管不少歌迷认为快男把这首歌唱跑偏了,但在苏朵看来,被翻唱也是一种肯定,毕竟在梦想面前人人平等,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同。

唱AC/DC的人总会被淘汰

但是选秀毕竟是场秀,唱什么歌儿不重要,话题性最重要,毕竟电视台是靠收视率吃饭的。乐评人科尔沁夫担任过多档选秀节目评委,在他看来:“摇滚乐有力量感,有激情,接地气,挺适合选秀节目的,但选歌的权利在导演手中,唱任何一首歌都要经过他们同意,他们要考虑这首歌是否适合这个比赛。不伦是摇滚还是民谣,都仅仅是个标签、是个噱头,仅仅为了适应节目需要。”

对此,一直钟爱摇滚的网友zarl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虽然大家都在讨论摇滚盛世是否来了,其实不然。上台唱AC/DC(澳大利亚最著名的摇滚乐队)的人总会被淘汰,而唱着汪峰 之类的总会被夸奖很有摇滚精神,这样的摇滚还是原来的摇滚吗?”

乐评人楚大侠也爆料,今年的快男耿琦原本在十强争夺赛上想唱原创的摇滚歌曲——《自由万岁》,迫于节目组的压力才唱了《十万嬉皮》,结果有失水准,与十强擦身而过。

就算早前热播的《我是歌手》,一些摇滚老歌取得不错的成绩,但也是因为这些老歌耳熟能详。话题比歌曲要重要,真正决定比赛结果的不会是一首歌,而是整个人的气质。比如“梦之声”里的JAMES虽然翻唱得一塌糊涂,但他长得帅啊。

或者说,他们站错了舞台

时间再往倒退几年,在李宇春风光无限的那年,长沙有个叫黄景的女孩子,穿着黑皮裙,戴着镶有钉饰的手套唱摇滚;06年超女比赛,来自长沙的高美娜也是狂热的摇滚分子,她偏爱超载,唱了九片棱角的《回忆》,何勇)的《钟鼓楼》,还有枪花的《Knocking on the heavens door》;杭州的郝菲尔唱过张楚的“姐姐,咱们回家”。还有巩贺、艾梦萌以及崇拜许巍的许飞。曾参加过快男今年又再战《好声音》的姚政 ,当年因为把何勇和扭曲的机器的作品作为表演曲目而引起圈里一片哗然,当时的评委郑钧甚至还因为他而和杨二公开对立。

但似乎这些摇滚青年的命都不太好,或者说,他们站错了舞台。黄景、高美娜的名字早已消失,郝菲尔也退出主流舞台,许飞把演唱会的地点也搬到了LIVE HOUSE,姚政则在严重失眠症后,选择当“回锅肉”,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选秀中去。

拿今年的《快乐男声》举例,人气很旺的摇滚小子耿琦就止步于全国十强。为什么摇滚歌手在选秀舞台上如此水土不服,乐评人杨樾认为这与天娱公司的整体气质不无关系:“天娱偏娱乐不重视音乐,在江湖上,天娱算不上是音乐公司,是娱乐公司,对小众摇滚不感兴趣,与老板龙丹妮的个人喜好有关,她不知道怎么运作这些人,说白了就是,她不知道怎么拿他们赚钱。就像风华秋实,他们有黑豹有汪峰,即将签郑钧,但你让他们操办快男,他们同样不知道怎么做。天娱吸引了这些摇滚歌手,但只是做做样子,证明他们的舞台百花齐放,证明他们不仅仅有“洗剪吹”这类歌手,但最后他们还是会签“洗剪吹”。

只能说,在当今这个时代摇滚毕竟是小众的音乐,在直面全国的舞台上还是难以与流行音乐相抗衡。

除了《追梦赤子心》 还有更多摇滚好歌

摇滚乐是个大宝藏,除了Gala等被选秀节目青睐的摇滚乐队外,其实你还能听到更多的好声音。最近你不光可以看到黑豹发行新专辑,也能在豆瓣音乐首页看到P.K.14的踪迹,而流行天后张惠妹更是发微博大赞万能青年旅店,一时之间似乎所有人都在讨论着内地的摇滚音乐,每个人都在Rock。

 

P.K.14

P.K.14,The Public Kingdom For Teens。从南京到北京,从《上楼就别往左拐》到《1984》,他们不光是完成了一次地域的变迁,也完成音乐革命。这支乐队曾是南京最为出名的乐队之一,也是乐迷公认的中国最好的后朋克乐队之一。他们没有刻意的迎合市场,也不盲从于流行话题,始终坚持在自己的世界里创作出与这个复杂的时代有那么点格格不入的音乐。但不管是曾经的《我会在南京的路上等你》还是现在的《手拿鲜花的疯女人》,他们总在阴郁的灰暗里透露出一点亮色来。

低苦艾

不是所有的独立摇滚都是拧巴的,也不是所有的小众音乐都是晦涩的,来自兰州的低苦艾好听的不像是一直我们所以为的乐队。这只乐队从创立之初就与当时的乐队不太一样,没有单一的风格,唯一的印记是“民族”。他们一直很好的把摇滚乐的精髓与民族性的东西完全结合起来,2011年发行的《兰州 兰州》更是一张巅峰之作,也让他们再2012年斩获多项大奖。他们的音乐好听又不失鲜明的特色——流畅的旋律,极具西北特色的编曲是他们的标志,却又不仅于此。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绝对是一支被低估的乐队。

Mr.Graceless

惊艳是对Mr.Graceless唯一的形容。这支2008年秋天成军的乐队迄今只发行过一张专辑,可这张专辑就足以让人听到他们的才华,同时也听得出他们深受六七十年代的摇滚乐影响至深。他们的音乐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像传统意义的摇滚乐,但其实他们却有着摇滚乐队最核心的价值观,让他们在好听的同时有着不那么肤浅的内容,而且他们呈现了这些年内地摇滚乐队中少有的温暖和幽默。虽然作品不多,但他们的精品的确不少——英伦范儿的《Singing Sunday》,让人微醺的《Lovely Face》都值得一听再听。

逃跑计划

或许很多人对Escape Plan还有点陌生,但Perdel却会勾起熟悉的感觉。逃跑计划作为这两年新兴乐队的代表其实并没有那么“新”,2004年建团的他们其实有着相当资历,只不过直到2007年他们才正式成军,2011年底才发行了首张专辑。他们的音乐深受英伦潮流的影响,作品更年轻化,简单清爽的风格不但跳脱了大众对北方摇滚刻板的印象,也更符合当下乐迷的口味,因为青春中带点忧伤的格调在这个时代最容易引起共鸣。

 

BY_腾讯娱乐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2 条评论

  1. 这篇日志非常支持,我也非常看不惯那种人,台上台下的都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