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与俱增的监视镜头,让人忧心忡忡

2016年,二月时分的凌晨两点,在深圳南山区的宜家后方,大批由中外混合组成的Techno舞客挤进隧道,来自香港的DJ Frankie Lam正放送能量满满的音乐。突然音乐中止,明亮的灯光照得群众都看不见,尖叫、疑惑与慌乱在人们中散开,有人大叫「快跑」,但是出口已被封锁。

穿着防暴装备的中国安全人员冲进了现场。当有人试图逃跑时,他们抓住并列队走向隧道的一侧。来自中国,英国,美国,韩国,加拿大的舞客被推倒在地,像俘虏一样面朝下。只有当他们被推到等候的公共汽车上时,他们才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被带走进行药物测试。

三年后中国的夜店场景,表面上是蓬勃发展,许多的大型夜店,从北京到广州几乎是每天都开。「以前大家喜欢去唱K,但这近五到十年,人们喜欢去夜店」,Mixmag中国编辑Don说。

中国年轻人喜欢EDM,大型夜店是笔大生意。「店家花大钱在执照上,人们花钱在VIP包厢上。在中国香槟不是一瓶一瓶卖,是一组一组在卖。」场景成长迅速。

这些不能代表整个中国的派对场景,在城市角落里也有许多支持音乐胜过香槟与桌边服务的店。

同时深圳突袭的状况变得越来越普遍。

布莱恩是来自纽西兰的科学教授,在上海生活了四年,每周至少去夜店或派对三次。他说话缓慢而谨慎,小心地选择他的用字,但他对这个场景的热情是显而易见的,他说这听起来像是鸦片战争——中国的逆袭,许多专家表示从芬太尼(类鸦片的止痛剂)到MDMA,大量的娱乐药物都是由中国工厂出口到世界,但是地下派对文化已经难以被药物驱动。「四年前风险是高,但是你还是拿的到东西」他说,「但是现在几乎都消失了」。

「我不觉得这是特别针对派对文化,这只是大趋势下的一个面向而已」布莱恩相信这只是权威主义兴起的结果,中国共产党主席——习近平在过去两年内加强了监管与审查。

该党希望保持对中国内部人口,以及对外作为超级经济大国的形象控制,在线上或线下的世界,态度一致。在社群软体如微信,谈及「敏感」字词,超过两百万人的工作团队立马就会将其标注——他们知道你的周末计画,你想要去哪家夜店,以及他们有权给你实施药检。

「大多数我认识的人,对此都非常小心,因为他们想要留在中国」布莱恩说,「对外国人来说,一次你就出局了,而且是马上遣返。我听过有人即刻递解出境的,连回住所拿东西的机会都没有。」

过去这两年,派对中途被抄已渐成常态,突然就亮灯、音乐乍停,然后所有人就依序带往实施药检。有位在当年深圳隧道趴被逮的老美,说道:「为确保采到的尿液是我的,他们就看着我尿」

对老外来说是如此,而中国当地人则是短期入监。英国外交部网站指出,游客可能在任何时间都会被要求药检,不论你是否持有药物。「对当地人这事更糟,一次呈现阳性反应,官方定期、随机的要求测试,警察可能突然出现在家门,然后要求复试。如果想要展开国内旅游,他们会在机场就要求药检,这让移动变得很困难」布莱恩说。

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也是效果卓著。基于个人行为会影响到旅行自由、水电帐单甚至是网路速度。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人如凯尔,仍然在为场景努力,这似乎也让行业内的人更团结,客人们也逐渐习惯。

另一个问题是逐渐收紧的网路管制,这让在中国墙内与墙外的连结困难,不论是接收新的音乐,或是让世界听到他们的声音。

来源:Mixmag ,作者:JEMMA POLANSKI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