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摇滚死了,死的却是听众

86年崔健是开始,94年魔岩三杰和黑豹是巅峰,那时的摇滚无所不能,一张唱片能破二三十万的销量,是白金唱片(中国标准)的五六倍。那时的青年都有一件海魂衫,那时的孩子都喜欢在雪地上撒点野,叫嚣着证明自己一无所有但却并不孤独,因为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摇滚乐小众化是当今中国摇滚的硬伤。不妥协是特色 ,却也是硬伤的开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并不是每个时代都属于“因特纳雄内尔”所以94年红磡的绽放之后便逐渐凋零,直至埋入地下。

当我年少时认为地下音乐这个词很酷时,却没发现它的没落与无奈。 我无法想象台上无比牛叉的他们接受完铁托的膜拜后在现实生活中过着怎样苦逼的生活。他们走多少穴,跑多少个场才能比得上一个三线明星一场的收入?
我们亲眼见证了《老鼠爱大米》上春晚 ,而时至今日你都不能在地方台见过一只真正优秀的地下乐队。大众能接受《爱情买卖》这样恶俗的歌曲,却无法接受那些能穿透你的心肝脾肺肾直至灵魂深处的摇滚乐。为什么,因为你的骨子里透着妥协与奴性。你们安于现状,害怕改变。

你们把摇滚乐定义为吵闹吼叫,却没曾想过愤怒无法用安静甜美表达 。也许奴性早已把愤怒从你们的骨子里格式化了。你们只会妥协,更可笑的是,你们认为愤怒伤身,你们在意愤怒时眉心的皱纹,却抛弃了自己的权利。没有愤怒,哪来的新中国。

我们开始谦逊的走进你们,我们愿意放低姿态去融合你们,而你们早已舍弃我们。你们讨厌我们的叛逆和不羁。当逃跑计划的毛川出现在某选秀节目的舞台上的时候,我迷惘了。一个拥有万千乐迷的乐队主唱 要谦卑的站在台上等待所谓评委的肯定。很多人说毛川 走远了,入世了,妥协了。我却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才是不妥协,尽管过程坎坷,却坚定去为中国摇滚正名了。我们可以很谦逊,我们可以放低姿态,我们也可以传输那些积极而美好的音乐,就如毛川所唱《夜空中最亮的星》 。心酸之余,略感欣慰。

也许你认为似乎摇滚渐渐进入了一个可以接受公正对待的时代 ,你错了。当你看到张楚和何勇上综艺节目时的无措时,你才发现,属于摇滚的舞台 不在这里。我们没有英俊的脸孔,没有完美的声线,没有讨喜的语言和虚荣的嘴脸。我们只有对待音乐的执着态度和不妥协的骨气。综艺节目是一个外国帅哥把一首事先录好的对你人生没半点意义的歌曲来台上对一遍口型,然后卖笑卖萌卖节操,最后收钱走人。而我们现场真诚的唱着那些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值得每个人思考的歌曲时,你嫌我们声音不好,我只能呵呵。

同样是边缘艺术,为什么梵高的画你可以虚伪的说你看懂了,而《梵高先生》你却听不懂?我承认摇滚有他压抑和粗糙的地方,曾经听崔健的《蓝色骨头》专辑的歌时,连续四五首后就头晕了。可你把梵高的画摆一起看一会,你也会吐的。这就是不公平待遇,我可以说你们崇洋媚外?

提到崔健,我想起一些网上的评论,否定了崔健与beyond以外的所有中国摇滚。我就特别想知道你是听过崔健的歌还是听过崔健摇滚教父的名号。就像很多人崇拜乔丹却没看过他哪怕一场比赛录像的人。还有说到beyond,香港没有摇滚只有beyond是早成定论的。我只想说你会哼哼两句《真的爱你》,你以为你就了解beyond了?我告诉你,农民伯伯都会哼哼,只是他根本不知道摇滚,你最多和他一个水平。不懂就不要贬低别人是基本道德!还有beyond也来自地下!你现在贬低的就是最初的beyond!

多的不说了 ,说了也无法改变什么 。我只是一个会听一点摇滚的青年,但只因为这一点我却可以时常热泪盈眶,为自己渴望自由的心寻找一个不妥协的 理由。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1. 不爱说话sb楼主!光看魔岩3杰的巅峰了,他们的作品如何?现在呢?你长痔疮了吧!X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