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07年的快男姚政是不是第一个专注摇滚三十年的选秀歌手,反正在我对此产生兴趣之后,的确觉得他是第一个在选秀舞台为摇滚乐点灯的英雄。2009年,沈黎晖大胆带着摩登的乐队和《超级女声》合作,旅行团与江映蓉直接拿下了冠军,让乐迷大呼过瘾。曾轶可凭着真诚的原创精神,此后成了经常与摇滚圈打交道的流行人。我也记得那一年超女的伴奏乐队里,赫然出现了陈磊龙隆这样的名字。2010年,快男陈翔的一张雕塑脸竟然也能发出《镜子中》《茶底世界》的声音,虽然假弹的确有违摇滚乐的价值观。我最好奇的是他竟然从某种途径听到了这些歌。

 

然后是10年之后,国摇开始怒放了:反复被挖的崔健,当起导师的郑钧汪峰,录了《天天向上》的张楚何勇gala,《豪门盛宴》的逃跑扭机,《我是歌手》的音乐总监梁翘柏,《中国梦之声》的毛川。还有左立的《董小姐》

 

“6月29日晚,酒吧歌手左立在‘快男’长沙赛区用这样一首《董小姐》唱哭了陶晶莹,也唱哭了电视前不少观众。翌日,左立的《董小姐》迅速跻身微博热门排行第二位,仅次于郭敬明。
但包括它的原唱、民谣歌手宋冬野在内,可能不会有人料到,这首翻唱的《董小姐》会在网络引起大批文艺青年的围攻,他们觉得左立糟蹋了《董小姐》和“宋胖子”,更有人感叹,自己偷偷藏着的那个最珍贵的东西,终于免不了“烂大街”。在此之前,虽然《董小姐》在豆瓣音乐排行榜播放量就已达到几十万次,他还在武汉草莓音乐节民谣舞台主唱压轴,但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然而,在文艺青年们的眼里,宋冬野和《董小姐》,俨然是别人不能触碰的禁地。所以,网络上对左立一片谩骂和不爽,而著名乐评人丁太升一针见血,‘对于一些文艺青年来讲,他们所挚爱的宋冬野、万青等人的歌曲被选秀歌手给唱了,那难受不亚于自己对象的贞操被别人给摸了个够一般。’”

 

那句“他们所挚爱的宋冬野、万青等人的歌曲被选秀歌手给唱了,那难受不亚于自己对象的贞操被别人给摸了个够一般。”真是太到位了。

 

综艺节目,谈资和舆论。中国摇滚乐就这么一头撞了上去,不知道后果,因为一切都太新鲜了,没有前辈走过这条充满眼色的路。反正趋势就在那儿了,任何一种小众文化都必将是相对的和变动的。一切曾经压抑的、失落的都在兴起,比如电竞和舞台剧。相比之下摇滚民谣这些小众音乐可能——只是可能——会比其它文化会走得顺,他有可以见缝插针的平台,迎上了正在进步的技术手段,还有卧底在各种媒体的兄弟姐妹。

 

摇滚乐是野马,也许中国电视没有草原,但是有草坪,可以让那些逛公园的人忽然发现比屏幕上更有趣的东西。何况网络这么发达,年轻人总会拐弯抹角接触到这些音乐的,一点也不神奇。或许他们从此会张开耳朵,拿起吉他,走进livehouse,看到新的世界。要说中国摇滚更普及有什么意义,没意义,它本来就只属于每一个人,而从不属于人群。起码在中国,没人指望更多人喜欢上摇滚乐就能带来一些领域革命,但是未来怎样谁也不知道,就算只是能让乐队活的好一点点也是收获。那些说要“重塑国人音乐信仰”的综艺节目,到底什么目的,不清楚,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有一些理想主义者正参与其中,并且凭借文化本身的潜力拿到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商业不是坏事,流行也不是问题,中国摇滚已经沉寂了太久,如果他现在想站起来,谁也压不住的。

 

BY_ 中国摇滚吧,湛蓝爱沫屿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2 条评论

  1. 对于一些文艺青年来讲,他们所挚爱的宋冬野、万青等人的歌曲被选秀歌手给唱了,那难受不亚于自己对象的贞操被别人给摸了个够一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