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千回百转的南音,听不全词的时候喜欢荒腔走板地跟着哼,找来完整歌词合着看后,更是喜欢。当年曾坐在车后,在那个冬天的闲散的神情里一遍一遍听着这首歌。偶然仰首,一帘风雪收进心里。

我知它是有禅意的。它从从容容在唱,子在彼,莫追忆。那种莫名的感受,无法和任何人交流,好似我们都经历过的一些日后难以言述的年月。当然可以细细解释逐句推敲,可那都无法得到那个答案,莫可名状。既然时间构筑起当下的世界,便注定了它的不可逆。

终究我更愿意抱着既往不恋的态度看待过去的快乐和愚蠢,更多也是因为前方的莫可名状的生活一直在给予我莫大的慰藉和激励。

我周遭喜欢这曲的人实在不多。今日独自在家,能单曲循环着并不容易。其实这曲实在不应景在这个都市里。就像喜欢喝茶练字,仿佛也不适合这个咖啡店满街的世道一样。就像节制感情,在这个社交昌茂的世界很格格不入一样。时间在科技之后变得短促,我们长时间用各式各样的软件交谈,却再没谈过心。前几天一朋友在微博上说没有可以倾述的对象,我回复说,可以买本日记本一诉衷肠,也不辜负妳满身的文采。这时代里,更多的是普通人连好好诠释自己的日常,都显得力不从心。文字曾是遁天隐地的好地处,如今我们只爱看段子。

白水与鸟痴 花拾叁樓主人
白水与鸟痴 花拾叁樓主人

窗外的北京阴郁不堪,这倒才是它寻常的姿态。好在不必上班,一觉睡到了中午,细细数来今年应该是第五次睡到这么晚。对自己越来越松懈也是用好好爱惜自己不要苛求这个堂而皇之的幌子罢了。不够努力。从未想过二十岁的头几年是现在这般光景,我独立生活在千里之外,每日像吸尘器一样去上班,坐在写字楼挣着薪水,夜里想起未来仍旧一片迷茫。上一次哭,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好,害怕纵容和不努力害了自己拖累别人。
曾经我以为我能一直都清楚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也那么相信自己有能力和自由去争取想要的生活。然而,就算我十分清醒就算我一派骄傲,但还是要重新审视,我没办法再努力一点到底是在懒什么。

天气转凉,身边要好的朋友远近相依。想想十几岁时我们传过的小纸条,少女时期的温柔思绪,历历在目。一同畅想过的以后如今被走在脚下,我们还在彼此的生活里,扎根VIP宝座。走过繁花似锦的绚烂校园,走过容易失去联系下落不明的荒凉的河岸,并肩到如今,我们都不再是当年的小姑娘,为工作前程忙的没时间遐想,做着这个年纪应做的事,吃着这个年纪逃不脱的苦。

这世上,唯有她们不利用我的嘴硬心软,总愿意迁就我不愿麻烦繁琐,安慰我关键时刻失手的沮丧,理解我一如我理解她们。当说起自己的打算,说自己的矛盾,在痴醉的红尘每一步,我们都是彼此的灯塔,给予醍醐灌顶的光明一倾。

在这个满布碎片的城市,一切都可以充当一个开始。少时我很自我,很关注自己的感受,后来看的多了,知道大多数人都是如此。生活不可能让任何一个人时刻光鲜每天如愿,当你懂得多换几个角度看的更全面,当你的世界更广阔,自己能够做到更加的豁达磊落,我想苦闷和不满意永远不会消失,但一切也在变好这应该是事实。

青春如此短暂,太在意,只能尽余生去叹老。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悲喜总会消散,若此地迷雾毒浓,用勇气做翅脱离它奔向清风就是。为什么不,我们值得最好的一切。

以上文章来自豆瓣,文/微霄。原标题:痴醉彼岸难分明。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