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些东西与音乐夹杂在一起,与祖咒悲天悯人的嘶唱在时间里涌来时,它的感染力与震撼会自行地发散,形成一个巨大的让人号呼而不自禁的场,让你不能动弹,陷入颓丧。在这短短的4分56秒里,是从未有人唱起隐痛和悲伤和极具现实意义的批判和悲悯。在这样的感同身受里,颜峻的所谓“从《一无所有》以来,中国摇滚乐最重要的一首歌”才让人信服。这篇文章摇滚北京音乐网极力推荐,绝对是只有技术宅才能搞得出来的好东西。只有对中国摇滚真正的了解才能写出这样一篇深刻的解读。

NO乐队
《苦鬼》是NO乐队(左小祖咒词曲、吉他、演唱)1999年年底发布的专辑《庙会之旅》第3首。很多人说这是一首非常好的歌。可他们的理由却往往是泛泛的。我试图在本文中,对这首歌的一些方面作出一些诠释,以证明这首歌是怎样经得起推敲的,并且对于它的称赞并非以讹传讹。

沉郁的键盘、叹着气的多情的失真吉他和稳固的鼓声衬着左小诅咒嘶哑、干燥的,与血和泥土搅拌在一起的深情的喉管,是这首歌的听觉感受。祖咒对于国内音乐人声的颠覆性影响是广为赞美或咒骂的,在此自然不必赘言。而作为诗人的左小祖咒和作为歌唱者的祖咒在这首歌(以及其他几乎他所有的优秀作品中)同时出现,赋予了他的歌声远比那些泛泛的称赞理由多得多的意义。因此,在聆听的过程中,关注他的歌词(或谓之诗歌)并加以分析性的细读是不可或缺的。

NO乐队《苦鬼》歌词如下:

最近我一直在解释自己的把戏 对一个姑娘
今天她对我说:“再见,可爱的小伙子”。
我就这样陷入颓丧——她很深地进入我的无知
她轻易地把我赶进了襁褓里

仿佛又对我说:“兄弟,你姐姐今天会回来得早,
她答应如果在五点前接不着客,就在工厂里偷块铁,
趁供销社没有打烊之前卖掉它,
给你带回一瓶乐百氏”。

每一个亿万民众失业的年代
我们学会解释自己的把戏
领导们总说:“人多,锅小,我们挺好!
有的国家还在战火里纷飞咧”。
你叨着烟投降 跺着脚地想着窍门
人民被迫投降 人民越级上访
你叨着烟投降 跺着脚地想着窍门
人民麻烦地上访 人民被迫投降
我投降在襁褓里 在出神地望着你

诗的第一段显然是一个失恋的,我被抛弃的故事。“最近我一直在解释自己的把戏”,这里的“把戏”是对姑娘的某种谄媚、掩饰自己的无知的伎俩。可是在某天,我被这个让我费尽心机的姑娘甩了。这使我陷入颓丧,那是因为,“她很深地进入我的无知”。这种无知,是我试图隐藏在内心深处,试图不让她知道的,或许连我自己也不敢直面的东西——是我幼稚、无知的、处于襁褓状态的,与我表现出来的成年外表脱节的人格内核,是我总用“把戏”来掩饰的我的某些见不得人的地方,而这被她轻易地识破并不屑地玩弄了(“再见,可爱的小伙子”)摇滚北京音乐网,这让我感觉,自己似乎还是个幼稚、天真的孩子,自己无知、无助、弱小而被蔑视,我所伪装的成熟在她的面前崩溃,仿佛自己回到了襁褓之中。(“她轻易地把我赶进了襁褓里”。)而这即将引出我深埋着的记忆。

第二段,是我不堪回首的童年记忆。这是“爱”我的的姐姐,那个或许姿色平庸的妓女,答应我假如在五点前接不到客,就去工厂偷块铁,买乐百氏给我喝。刀刻般痛苦的回忆,失去父母,而姐姐以卖身和偷窃将我拉扯大。同时,这似乎也是另一种“把戏”的隐喻:姐姐觉得,弟弟也应该过上好的日子,喝他爱喝的乐百氏。可姐姐做到这点的方式,却不是依靠卖身,就是依靠偷窃。这是姐姐既对她的弟弟,也对她自己而做的悲惨的“把戏”。

第三段,诗人的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现实:我们身处的这样一个“亿万民众失业的年代”。可这却不是全部,因为,在“每一个”这样的年代中,领导们总会说,“我们挺好!”、“有些国家还在战火里纷飞咧”,通过欺骗和愚蠢的比较,来掩盖并冠冕堂皇地解释、粉饰他们对人民玩的卑劣的“把戏”。卑劣至极的把戏!而“你”不得不叼着烟,投降,跺脚,想“窍门”;如同姐姐一样悲惨命运的“人民”则不得不投降,越级上访,“麻烦地上访”,最终仍然投降。对于这个国家荒诞而残暴的真实暗面,我们身处于其中可却时时被蒙蔽,作徒劳的挣扎并必然地投降。这是多么让人心寒然而无比真实的,人民被迫向国家机器投降的现实。

而我,则投降在襁褓里,向自己的无知与无助投降,向这个社会投降。我出神地望着“你”,是羡慕“你”找到了窍门,还是麻木、或是不屑、或者悲悯地看着“你”的跺脚?或许,这更是一种感同身受。

在这首诗中,引起注意的,有“把戏”和“襁褓”的多重含义,失恋故事到童年回忆的蒙太奇切换,以及童年回忆到现实批判和悲悯的经得起推敲的过渡。这些都使整首诗保持了一种张力和黏稠而又松散的关系。“襁褓”既有无助、无奈的心理状态,又是童年的某种象征。而第一第二段之间的蒙太奇切换,使失恋与童年形成相互重叠的影像;末尾又回到“投降在襁褓里”的我的张望,而使三段文字有了某些共同的东西——感情失意,不堪回首的童年回忆,让人绝望的社会现实,没有任何东西是让人能够得到丝毫安慰的——这,就是这首歌的标题,苦鬼。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