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鸦组队三年就交出处女作,和一般乐队相比无疑快上许多。主唱立身为乐团创作首脑,脑袋会迸出「现代竹林七贤」这种想法,可见其思维结构非一般人等可以类比,创作能量应不能等闲视之。加上多位队员已经在乐团团里打滚多时,具足经验的累积,首张专辑《寓言式的深黑色风景》便这么水到渠成推出了。

昏鸦乐队首张专辑《寓言式的深黑色风景》

乍听这个团可能多少感到邪门:晦暗阴沉的氛围、离奇跳脱的词句,除了一般摇滚乐的基本三件式,还有少见的小提琴、手风琴、中阮、铁琴,异国幻觉似缠非绕,说是外道异徒也不為过。再看看简介,团名来自中国经典的〈天净沙〉,精神指标是「竹林七贤」……所有原本不相干的东西现在通通沾亲带故的凑合起来,就第一印象来说,其实是混乱的。

通常这样的乱局需要一点消化,也需要一点狗血或芭乐以资安抚。不巧的是,主唱扁平、保守的唱腔实在讲不上讨喜,声音表情少,情感无法衍生出层次,更遑论要挑起摇滚乐的激情与躁动。虽然还不至于像左小祖咒那般瞎唱,但进步空间大得刺眼,只能能正视,不能忽略。对那些复杂又费心的歌词来说,这方面的表现倒是辜负了。昏鸦将来能否能再上一层楼,vocal是一个明显又迫近的着力点。

《寓言式的深黑色风景》围绕着「黑夜、死亡、地下」三组关键字展开,是台湾近来难得一见的异色概念专辑。可能是受到竹林七贤的感召,昏鸦的音乐带着颓废自毁的气质,尤其歌词和编曲搭配得好,天上一句地下一句的浪掷那些奇异又魔幻的想像,隐约中还飘着血腥的气味。如此黑色但不黑暗的姿态,汇聚形成昏鸦专属的一种风流。

专辑里头多数是情歌,在阴沉的表象底下流动着情意,在黑夜的笼罩底下透露着热度。尤其奇爱三部曲呈现出昏鸦执迷不悟的爱情观,有着宁愿坠落深远湖底也不愿放下的执迷,进而相约地狱,爱你爱到吃下你。这种求不得的悲伤、爱别离的苦难,在在反映了痴男怨女甘心守着爱欲的沾染,放弃超生的可能。

《寓言式的深黑色风景》没有那种一鸣惊人的压倒性魅力,但这支乐队仍然值得注意,毕竟他们才初初面世。特别是他们拥有分外少见的风琴手,在任何时候,这种乐器的天生气质就是能把唱场面搞得如置异地、似梦生香。配合着歌词来考虑,风琴手小英绝对是昏鸦不能放手的一块宝,少了这个人才,竹林七贤就只能从玄祕的意境掉到怪奇的意境了。

既然乐队自比竹林七贤,对文字功力想必有相当把握。确实,昏鸦或许是近来台湾最饱读诗书、最舞文弄墨的乐队,通常这种组合只由中国出产,现在台湾也冒出一个有模有样的组合了。

昏鸦的歌词讲究炫丽,相当文艺腔,带着一股令人熟悉的气味,不禁要想起当年曾经驾驭我们感官的那些华丽文字。如今昏鸦的创作带来失而复得的错觉,也让我们再次因為柳暗花明而欣喜。

昏鸦让人怀念起以前的Echo。你可以说这是上天的安排、生命的循环,时光荏苒,灵光总是又消逝又诞生。当然世上没有两组不同的人马会结成相同的乐队,昏鸦也不会愿意作為一个替代品受人心猿意马,但人心就是这样,记忆中的缺口总要找个什么来补上。

回荡的声响如果选择在光明中沉睡,或许昏鸦会在黑暗中唤醒我们所有人。

 

文章来自无解音乐 文 / 艾思

 

亲爱的密室杀人事件

宇宙只有我和你

午夜暗桥探戈探戈

我就是迷恋着你即使你已沉入湖底

打包我的心当午餐吧宝贝

黑海之舞

敦北地底洞窟勘查实录

透明的夜

寓言式的深黑色风景

[file]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