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出了一本书,名字叫做《你妈逼——一个现实主义者的理想世界》。除去序言《我为什么写作》,整篇都是“XXXXXXX”。我认真的阅读了每句话每个字,感受很多,并且把序言摘抄在本上。

从07年接触李志的音乐到现在,已经4年了。这些年看过很多场李志的现场,他的每一张CD也都买了,他的歌对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音乐,他的现场是我生活中难以奢求的狂欢节,我相信喜欢李志音乐的人心里都会有这种不言而喻的感受。

逼哥说他活着的意义在于“永不停止的表达,首先要喜欢,其次得擅长;喜欢的只有唱歌和写作”。关于写作,我一直以来认为好的写作理应是清楚、真诚、深刻的表达。这需要扎实的基本功,李志早年在月亮组的文章,《艺术人生——我们要和李逼的亲密接触》,就能看出他文章扎实的基本功。新书的序言相比较于之前的很多文章,更加体现出行文流畅,内容真实,情感真诚,是耐读的好文章。

逼哥说他“一边写一边删,一边删一边写,矛盾是这十年的常态,由此而来的是痛苦、孤独、厌倦自己……除了下不了决心的自杀,一切皆在其中。”相比较而言,我的生命维度尚没有一个完整的十年可供回忆,倘若无病呻吟强说愁,似乎也能找到个10年中断断续续还在坚持的东西,比如足球,10年过去了,我还在踢球,只是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了。我不知道等到自己30岁的时候,回首过去的十年,写作对我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会像逼哥那样矛盾吗?除去写作之外,还有什么是我生命中存在的重要的东西?

这本书100块,贵吗?当然很贵!作为一个零收入的穷学生,100块钱,能够买好多个肉夹馍和鸡蛋灌饼。但我从来不觉得买这样一本书不值。豆瓣组上有一些人买了书觉得自己被耍了,很不爽。近一年来,李志豆瓣小组的人越来越多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八卦话题也渐多了,我不喜欢那些人总是在讨论各种无聊的话题,闲聊归闲聊,但总有些傻逼会较真儿,就像总有些傻逼从来不花钱买CD一样,后来我也渐渐释然了,因为想明白了这里是中国。

本来我想把这些年听李志每一首音乐的感受,好好的写成一篇文章,但总没法把那些零散杂乱的段落拼成一篇像样的文章。我没法很好的游离于写作和处理具体事务之间,在我的主要状态是去处理一些具体事情时,文字方面很难有什么新的突破,而最近就在和学校后勤处进行一场持久战。所以那篇没写完的长长的文章,还要等以后再写出来吧。

昨晚上从郑州回北京的火车上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树姑娘发来短信说代表李志希望了解一下对这本书的相关看法,我想,就像前边说的那样,我们有一种不言而喻的理解就够了……

许巍告诉我,无论哪一年多么艰难,在我们心中永远不变的是理想和爱。
李志告诉我,无论现实多么的操蛋,还是让我们优雅的说一句“你妈逼!”

我有一个梦想,等将来哥们真正强大了,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某个城市的某个Live house,为李志安排一场演出。亲爱的,你觉得这多久能够实现呢?

BY_豆瓣读书

————————————

附录:

《你妈逼,一个现实主义者的理想世界》序:《我為什麼寫作》,作者:李志

一九九九年六月的某天我從校長辦公室蓋完最後一個章出來,站在馬路邊不知所去。我清楚的記得那天天氣特别不錯,四牌樓還没有改造,梧桐和小店交相輝映。接着感覺到一陣寒意,這種寒意來自於人生終於與這個社會的任何集體都脱離了關系之後的不知所措。當然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我擁有了一直所向往的自由,再也不需要對自己之外的任何東西負責。還有就是後悔,後悔没有想清楚接下來該幹什麼就這麼輕易地離開學校。剩下的是緊張,刺激……等等一切你能想象的類似的詞語。只是我没有像電影裏那樣大哭一場或者買一瓶白酒憂傷地坐在街頭——尽管那是我最矯情的年紀。

對我而言,活着的意義在於永不停止地表達,接下來的問題是用什麼工具。首先要喜歡,其次得擅長。可能花了一個星期,也可能是兩天,我做出了目前大家都看到的決定。理由如下:

喜歡的只有唱歌和寫作。

相比而言,我在文字上更没有天賦。同時網絡開始盛行,似乎可以看到文學的下場必然是:妖魔鬼怪,恶心恶心。

尽快如此,在寫歌、唱歌之餘,這十幾年裏我還是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學習寫作,這幾百萬雜亂無章的文字絕大部分已經永遠不會被人看見了,為此我感到很欣慰,因為它們的消失多少没有讓世界變得更加肮脏。就像從來没有對自己的一首歌滿意過一樣,我也從來没有覺得我的某篇文章有價值。但又不能停止表達,不能停止自己的愛。一邊寫一邊刪,一邊刪一别寫,矛盾是這十幾年的常態。由此而來的是痛苦、孤独、厭倦自己……除了下不了決心的自殺,一切皆在其中。你笑了嗎?

有很多人很多出版社很多次建議我認真寫點東西,出本像樣的玩意,還有什麼專欄、詩會、采訪等等。任由對方如何苦口婆心,如何比較分析,如何闡述他高尚的動機,我總是微微一笑,搪而塞之,不同的心情編不同的理由。實際上呢,實際上就是那天晚上對老遲說的:對我而言,寫作是嚴肅的事情,出書是嚴肅的事情。我玷污了音樂,不能再繼續作孽,否則來世還得做男人!嚴肅是一個現實主義者的隱性基因,嚴肅是一個傳統農民的生活態度。我生來如此,現世不能、也不想更改。

是的,世界已經變了,這十年變的更開闊更自由更多的可能性,可是,它也變得更恶心更令人發指更匪夷所思,無聊的笑。我那純潔的理想世界只能留在心裏,越來越少的瞬間能懷念它,傷心它。是的,這個世界也没什麼變化,只不過是更多的出口擺在面前,“人”從來就没有變過。對我自己而言,說來說去也只是幾種方式的重复,一點新鮮的玩意都没有。又或者我在沿着一條曲線看着圓的內部世界嗎?王愛書先生說:觀點都寫在臉上。

這本書是一個總結,是我對整個世界的表達。一百個你之中有幾個明白不重要,可是這麼一些就說明我在說謊了,不是嗎。那麼,還是說一句你媽逼吧。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1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