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左小祖咒,最先想到的就是他唱歌跑调,然后就是他一直都是这么屌屌哒,最后就是他是一个超级有钱的老板,但是很少人去关注这位歌手所要反应的时代问题,他也不需要去做解释,总有一天人们会明白,原来,左小祖咒一直就是这么有思想内涵。哈哈哈。这个时代越来越浮夸,就像微博里面流转的一个段子一样,英格兰公投是否独立,马云路演成功晋升首富,王菲重拾旧爱,于是有人感慨: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在这个偶像泛滥的年代,在这个人人都可以自设媒体的年代,还有多少能够经得住时间的历练而能够得以存在,这样的东西必定是具备一定的思想性,且能够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于是,左小祖咒的专辑《我们需要一个歌手》就这样出来了,这张唱片的封面上,以油画的形式表现的万众欢呼的场面,那立于中心的不是歌手,而一群猪头。这大概也是这张专辑的批判精神和讽刺意义最为直接的表现吧。

 

左小祖咒新专辑 我们需要一个歌手
左小祖咒新专辑 我们需要一个歌手

 

对于思想者而言,流行音乐不过是一个载体,它与文字、影像等等一样,都不过是一个表达方式,最为重要的还是其根源性的思考。但即便是这个形式,因为这些载体的丰富性,而造就万千各异的世界。具体到歌手而言、具体到创作者而言,有些善于把握住情感面,有些适合弘大的主题,而一些适合表现思想的深度性。相较于文字影像而言,流行音乐的在表现信仰、批判、环境、人际关系这些概念的时候,往往会有受制于本身的体量,很难在极短的篇幅里面说清楚本该以长篇小说的体量来表达的内容。摇滚北京音乐网。好在音乐会留有空间,留有思考,留有足够想像的余地。

 

左小祖咒几乎成为内地此类音乐的标志性的人物了,在诸多摇滚歌手开始迈向商业、迈向综艺、迈向娱乐之后,我们能够听到的问及内心的作品真的越来越少,很多人开始怀念当年的“魔岩三杰”,甚至开始缅怀后来的鲍家街。在这个时代变数太多,容不下一步一个脚印的去慢慢地积累,即便是你有这个心气,也会被这个时代强拖着往前走。文字越写越短,140个字的体量也显得越来越阔绰。很多歌,按了一个开始,就很想快进,因为实在是听不下去。长寿电视剧集越来越少,很多带状播出的也改成块状播出,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听,当也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做了。

 

这几年他在音乐上与他人的合作慢慢回溯到自己的作品里面,与陈升的合作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家在北极村》当中的那一首《加格答奇的夜车》,迷漫着伤感的味道。这张专辑当中,你还会听到的合作包括与陈珊妮合作的《太平洋的风》,与黄耀明合作的《最荒唐》,与陈升合作的《照个相》以及《我爱这土地》。如果你希望在这张专辑里面期待流畅的旋律,期待可能在KTV里面重温,那么大可不必了,关掉浏览器去听小苹果就好了。当然,如果你希望像他一样以诚恳的态度,为这个匆促的、缺乏思考的时代献上祭礼,那么不妨耐下性子来,静心听一听。

 

以上部分文字来自:网易娱乐,欢迎关注我们捌零摇滚微信号:balingrock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