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三个唱民谣的姑娘:花粥,陈粒,程璧。三个都是不同的风格,因为她们太有名气,所以很多人都把她们放到一起来讲,有人对这三个女孩子总结出了这样的话:花粥流氓,陈粒神经,程璧文青。简直是很精辟啊有没有。我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听中国女民谣的,嗯?女民谣是什么鬼,但是今天,我们不是要说这三个人,而是另外不被人们所熟悉的两个人:夏铜子和孙大肆。没听过她们吗,那我们就来好好的说一说。

 

昨晚接连听了孙大肆《有喜鹊的地方就没有乌鸦》和夏铜子《桔梗花》两张专辑,不能说有多么的惊艳,但的确感受到了两位对待作品的真诚,认真的人最可爱啦。而且发现两位风格迥然不同的女声民谣同属一个叫做瓦兹妙赞的厂牌,竟也有着奇妙的和谐。

中国民谣 夏铜子
中国民谣 夏铜子

即使已经看了很多眼,夏铜子新EP《桔梗花》的封面始终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这得是一个多未经世事的梦幻少女才会眨着星星眼说喜欢的图片呢。然后“桔梗”这个意象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是日本动漫《犬夜叉》的女主角,一定程度上是矫情的代名词。综合以上两点,喜欢在中国民谣里听到柴米油盐的我,对夏铜子的歌是有一定抵触情绪的。

 

点开《桔梗花》试听,竟然让我想起了日本的岛歌小王子中孝介,他的歌曾经抚平我高三时的焦躁情绪,这一下我终于卸下了心防。的确,生活本来就很复杂了,如果能在听歌的时候,跟着不沾染杂质的通透女声,吟唱那些单纯美好到让你觉得说出来都会羞涩的词句,短暂漂浮到湛蓝的海面之上,为什么要抗拒呢?

 

旅行团乐队主唱孔阳说的多好:

 

夏铜子三字,和她的音乐一样,我听到了夏天的晴,一颗旅行着的心,青涩期的疑惑,和对美好事物的期许;音符出现的地方,再悲伤都能不药自愈,就像铜一样谓之绿色,对生态环境不造成污染。

 

跟童话里的小公主夏铜子相比,孙大肆可就接地气儿多了。新专辑封面和简介都是如此简单易懂。

中国民谣 孙大肆
中国民谣 孙大肆

“没想到自己会写这样简单平静的歌,就像结束了在北方颠沛的六年之后的生活。这本应该是一张的数字DEMO,却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变成了一张实体的专辑。生命也许就是这样,不必为昨天伤心,也无需为明天担心,要记得有喜鹊的地方就没有乌鸦。”

 

专辑的第一首歌叫《琅琊山没有五壮士》,应该写的是大肆的家乡安徽滁州,歌里有欧阳修《醉翁亭记》的念白。这是最易触动人思乡情绪的小城之歌,大肆平实有力的声音娓娓道来尤为合适。安静的小城里没有“琅琊山五壮士”的悲壮上演,多的是与世无争和小富即安,出外闯荡的年轻人把这里当做踏实的心灵寄托,而又有多少人留在这里埋葬了年少的冲动和梦想?

 

大肆就像是一个老朋友,把很多人共有的心事谱上曲,张口就唱给你听,一不小心被戳中也说不清楚原因。

 

这两个姑娘很不一样,但都在尽心做着自己的音乐,向这偌大的世界展现自己的气质,我觉得这就特别好。我希望她们都越来越好。

 

以上部分文字来自:看见音乐 文/陆小维,欢迎关注我们微信:balingrock

300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