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宝乐队《十丈铜嘴》:让草原神秘的民间故事在金属音乐不断徘徊冲撞

在说九宝乐队的专辑《十丈铜嘴》之前,我们先来说说这支中国摇滚乐队,我这样说,肯定会有不少人会跳出来对我骂道:特么的金属不是摇滚。无所谓了,你们开心就好。说正题,九宝是一支纯粹的蒙古民族金属乐队,乐队在2011年由几个蒙古族摇滚青年在北京组建。乐队成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有很大的群众基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一成立,就不停的演出啊演出啊,再加上他们那种蒙古神秘的金属乐,得到了更多摇滚乐群体的肯定。

蒙古金属乐队九宝乐队

蒙古金属乐队九宝乐队

很少有一支乐队可以像九宝一样,将现代蒙古人逐渐遗忘的传统:草原的神学力量通过音乐展示出来,他们的首张专辑《十丈铜嘴》堪称是横空出世,此前他们的持续坚持也令最后的音乐有了更为稳固和坚持的基础。乐迷感到耳目一新,《十丈铜嘴》的成功得益于九宝主唱阿斯汗从小在牧区听到的草原神话,他将草原神学用自己的方式进行重新演绎和解构。

 

草原上的古老史诗和英雄神话,一直作为口头文学与音乐表演为共生,并且是作为游牧民族讲述自己民族故事为出口的一种方式。许多年来,众多国内外的学者对于游牧神学的影响和成因都做了许多研究。然而,作为更加现代和年轻的蒙古人,鲜少有蒙古乐队将这种民间玄学传统作为支撑自己音乐主题和主线来展现,一些蒙古金属乐队更愿意看重游牧文化催生之下的“金戈铁马”将隶属于北亚草原环境和文化孕育之下的雄性力量作为外部展示,连同九宝和颠覆M在内的蒙古金属乐队都不无例外的继承了这一特点。

 

与别的乐队不同的是,九宝在展示北亚金属下的游牧力量之余,把视角和展示的力量集中在更为原始和根源性的游牧神学上,这一关注点,使得他们和其他金属乐队迅速区别开,并很快得到了众多乐迷的拥戴。在外界仅仅熟知江格尔英雄史诗之余,九宝用自己的方式让大家关注到草原文化下的其他史诗故事,比如《莽格斯寓言》、《十丈铜嘴》讲述的恶魔角色,其他的歌曲也仍然将这种愤怒的草原母体作为音乐主线。

 

把九宝乐队的现有歌曲全部听完之后,听众的感官会被其中激昂的金属鼓点和充当色彩叠加的古筝与马头琴制造的氛围所引诱,草原大地气息浓郁,英雄的力量和神话的讲述将乐队的整体气质烘托成了草原志怪金属乐。一个独一无二的乐队。阿斯汗赋予九宝的“兽之灵气”,以蛮荒式的勇猛和年轻化古老冲击着耳膜,生猛不加掩饰,同时又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细腻和谦虚包裹在里面。

 

在游牧文化中,文字出现的时间要晚于口头相传的史诗故事,草原人愿意用口头方式记忆历史和故事,并把它作为历代相传的重要文化,沿袭古老这一传统在如今也成了蒙古乐队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在过去,说书人作为“被神选中的人”将英雄故事和史诗神话在草原上进行传播,让听众在故事中领略史诗精神。而草原神学作为九宝乐队的音乐主题,试图将蒙古人崇敬又惧畏的神灵重新带回到人们的想象里,他们是现代与民谣金属的说书人。

 

九宝乐队专辑 十丈铜嘴

九宝乐队专辑 十丈铜嘴

《十丈铜嘴》是一首异常残忍的歌曲,它是由血腥、杀戮、逃亡和谎言统一组成的故事。这个故事是阿斯汗的姥姥最早讲述给他的妈妈,他的妈妈又讲给了阿斯汗。与传统大众熟知的民间故事不同,这则故事流传性并不广泛。《十丈铜嘴》是属于厄鲁特部的奇幻故事,和阿斯汗家乡巴尔虎部的美好结局的草原神话故事不同,厄鲁特部的民间故事往往带着黑暗的结局。

《十丈铜嘴》的完整故事:
“草原上生活这一家牧户:父母与两个孩子,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不幸的是有一天,姐姐突然被妖怪附身成为了举止怪异的人,每天吃家里的牲畜。爸爸经常在她放羊的时候能远远看到姐姐吃羊,明白姐姐已经变成为了妖怪,就和老伴儿商量,我们两口子够呛可以跑得动,一定要让孩子赶紧跑吧。于是和弟弟说,你的姐姐变成了妖怪,家里有两匹马,你要骑着它们一只跑,一直跑到两匹马再也跑不动为止,到时候你就会遇见一家人,就在那户人家歇着吧。

 

年轻的弟弟赶紧骑着马跑,果然两匹马都跑不动的时候看见了一户人家,这家人是一对老夫妇,膝下无子,就对弟弟说,多可怜的孩子啊,当我们的儿子吧。弟弟住下之后格外思念父母,很想前往家里一探究竟,也许姐姐又变回了人?也许父母也都在?这么想的时候,老夫妇看出了他的心思,也同意他回去看看。临走时给了他三样东西:一面镜子、一把梳子和一个钗子。告诉他如果有危险就可以用它们。”

 

“弟弟骑马回去,远远地就看见父母的尸体高高的悬挂在蒙古包的外面,伤心欲绝的他正要落泪,突然听见姐姐清脆又甜美的声音,啊,亲爱的弟弟回来了。一惊之下他回头看见成了妖怪的姐姐正在蒙古包的门口,身形由于贪吃变得肥硕,长长的头发垂到了地上,形状可怖。他急忙跑向马匹跳上去骑马狂奔,谁料到,妖怪姐姐此刻冲了出来,在后面边追边用手抓马尾巴,眼看着就要抓住的时候,弟弟猛然想起老夫妇给的三样东西,就掏出了镜子向后一扔,镜子落地之后立刻变成了符文困住了姐姐,一心想吃弟弟的姐姐挣脱之后又迅速追赶,弟弟接着又抛出了梳子。梳子落地之后变成了矮小的灌木丛,将身体肥硕的姐姐挤在了灌木丛里,长长的头发也被灌木丛紧紧缠绕,姐姐在里面又气又急,但依然挣脱了出来。

 

弟弟的手里只有一把钗子了,只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钗子上面。钗子落地之后立刻变成了一个高耸入云的巨树,弟弟赶紧下马爬了上去,此时的妖怪姐姐已经从灌木丛里挣脱了出来,见状后立刻化身为十丈铜嘴,开始啃食巨树,每一下都让巨树往下沉,眼见着巨树就要被啃完,弟弟危在旦夕。此刻突然从前面跑出了两条蒙古狗,正是老夫妇养的蒙古狗,老夫妇担心弟弟遇到不测,也担心三样法宝无法制服妖怪,就派了两条狗跟了上来。这两条狗一条叫哈萨尔,一条叫巴萨尔。两条勇猛的蒙古狗见到十丈铜嘴迅速扑了上去,将妖怪姐姐不断撕咬,弟弟获救了。从此之后,弟弟和老夫妇一直平静的生活着。”

蒙古金属乐队 九宝乐队

蒙古金属乐队 九宝乐队

这个故事充满了一切可称为残忍和冷酷的元素,画面感极强,跌宕起伏的情节、不断压迫情绪和精神的追杀……阿斯汗写《十丈铜嘴》的时候并没有写整个故事,也没有截取其中一段,而是用主人公弟弟的心理活动作为整首歌的主线,他是如何害怕的?为什么害怕?又如何伤心?这种心理描写让这首歌的歌曲充满了许多值得玩味的空间和想象。

 

想象,是九宝乐队音乐中呈现的一个巨大空间。在密集金属乐的冲击之下,属于草原神秘的民间故事在音乐的空间里不断徘徊冲撞,令现代的听者感到有别于其他金属乐的感官体验。来自于民间传说的力量凝聚着黑暗、诡异、神秘、对抗,一种人和未知搏斗的胆怯和坚持,一种对神灵崇拜下的谦卑和勇敢。九宝将草原志怪下的神秘、奇幻、野蛮、残忍式的黑童话融在一起。他们的音乐力量恰恰通过金属乐包含的暴戾和压迫,用草原神学的金属状态,阐述面对草原的神秘其实就是面对世界的不可知。犹如蒙古人面对迷一样的神灵时,复杂又小心翼翼的心理。

 

而这正是我们面对世界的状态。

以上部分文字来自豆瓣 ,欢迎关注我们微信:balingrock

300

暂无评论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