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然阿修罗,以前用的名字叫阿修罗乐队。啥时候改的名字,经过我不是那么仔细的搜索了一下,也没查到,但这都无关痛痒。他们成立于1998年,主唱及其核心人物名字叫泰然。而我个人觉得这支乐队叫泰然乐队应该更恰当。因为很多时候,人们都在说泰然怎么样了,而不是在说阿修罗乐队怎么样了,身为灵魂认为,估计是出于礼貌,就用了泰然阿修罗这个名字。

泰然阿修罗 Nice To Meet You
泰然阿修罗 Nice To Meet You

对于阿修罗乐队的认知,许多人也许还停留在当年张惠妹翻唱他们的那首《永远的快乐》,但很多人也许并不知,今日的泰然阿修罗的主唱泰然,已经和昨日的自己,进行了一次郑重其事的“告别”,转身又与今日的听众进行了一次郑重其事的“初见”。

当然,这种仪式感十足的告别与初见,便是这张《Nice To Meet You》的EP。这次告别虽然决绝,但并非撕裂,而是进化。

从New Metal到合成器,从地下摇滚到流行电音,正如他的名字一样,30而立的泰然的此次转型,正是在尝试与这个世界,进行更为泰然的化学反应。

变化从何处缘起,揣测一下,或许源于一个男人的结婚生子。当一个男人从“中二”走入“而立”,从制造叛逆到背负责任,想必必然要剔除许多纠结,于是,他不再纠结于与乐队同生共死的契约,于是,他开始以“泰然阿修罗”的名号单飞发展,于是,他掀起刘海,让人民群众得以一览他刘海之下,神秘莫测的额头风景,于是,他主动颠覆过往的音乐路线,开始“触电”。

从脏脏的地下乐队“进化”到妖气十足的电音骚年,也许,这样的改变,会让曾经阿修罗乐队的乐迷们有些错愕。但当《Nice To Meet You》整张专辑开始被循环播放,你会发现,当泰然从地下摇滚乐队的千人一面之中,跳脱而出,变幻成一位与电音共舞,霓虹满身的,站在潮流尖端的老男孩,从前熟悉或者不熟悉阿修罗乐队,执著与不执著一种曲风,都变得不太重要,毕竟,音乐好听,才是最重要的。

《Nice To Meet You》是一张看起来简单的EP,共收录五首歌,但其中蕴含的音乐层次却异常分明,前三首的快节奏作品,直接让听者跌入既复古又尖端的Disco舞池,拥有洗脑副歌的《Nice To Meet You》开宗明义,直指主题,这是一次相见,一次“仿若初遇见”的重聚,摇滚北京音乐网。这次见面,泰然已非曾经的泰然,是长大了,成熟了,懂得在电器音效中随性徜徉的男人;《吉米想要吉他》,用不断重复的简单旋律讲述一个有些“蠢萌”的故事,用音乐语言,描绘出漫画一般的荒诞画面,《God Is A DJ》更是让人“乐”而忘忧,脑补而出在夜店之中随歌起舞的疯狂景象。

但最后两首,气氛逐渐转冷,夜色弥漫的氛围逐渐升起,仿若短暂的热闹喧嚣之后,那些,漫长、恒久的孤寂和失落。

《黑色的花》是整张专辑之中旋律最为完整的一首歌,也是最为忧伤的一首歌,蔓延开来的空间感,任凭听众的想象力,轻易在其中遨游,《最后的歌》则是欢聚之后,漫长的别离,久违的90年代,逐渐人潮稀落的舞池,逝去的主打歌,那些回忆之中的景象,仿佛突然逼近眼前。

总得说来,这张EP的确从某种程度上,完全释放了泰然转型的目的和初衷,颠覆的造型,更亲和,更潮流的音乐风貌,想必会让许多路人,重新认识泰然的音乐潜能,但与此同时,这又是一张稍显意犹未尽的EP,总觉得,在内容上,可以更丰满,歌词与故事可以更为深挖。

不过,当下所呈现的一切,已妥妥当当地将“雷吼幸会”这声招呼打好了,想必下一步泰然要做的事,便是“再见惊艳”了吧。

文章来自凤凰音乐。内容稍有修改和删减,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balingrock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