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广州的摇滚乐队,沼泽乐队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我们摇滚北京音乐网之前也写过一篇关于他们的文章:浅析沼泽乐队的后摇滚之路。今天就为大家他们其中一张专辑的评论。这是一篇很老的文章,因为我们要评论的是沼泽乐队一张很老的专辑《远》。大家一起来感受一下。好吧,其实也不老,是2013年的专辑。

沼泽乐队专辑 远
沼泽乐队专辑 远

较之前两张专辑,“远”是一张相对好消化的专辑。经过了两张专辑的摸索:从对古琴的突破性融合,到尝试大密度的古琴摇滚合奏;这次沼泽在回归,尝试在音乐上做减法——用简练的话语,讲一个故事:犹如一部公路电影,在梦想的旅途里,在现实的远行里,有欢笑有泪水,只要有努力,每一次回望都是满目风景。

这一次,古琴音色一再修正,与乐队演奏进一步糅合。没有瞩目的创新,没有滔滔的气势,甚至没有了作为“中国后摇”乐队代表之一所应有的Post Rock标准编曲方式。整张专辑的章节段落来得简洁流畅。体现在旋律上:作品更简单直接,重拾沼泽建团之初的英式风格;体现在配器上:这次没有“1911”的大堆头大制作,没有了大篇章的合奏;音色纹理清晰,清亮而悠扬。回归到听觉的原点,“远”简洁而不简单,于细微处见精致,起承转结间隐然透露出点点Prog Rock气质。这一点实在让我惊艳不已。

沼泽一直强调“远”是一张概念很完整的专辑,从开场曲《离》,到完场曲《灰鹱望海》正好是一个圆,是一次关于梦想的远行。但我觉得这有点矫情——人生路若走得足够远,还看不够离别和重逢吗?一路冷暖自知,一路的壮丽与哀伤,还会奢望别人感同身受吗?就如这六首新作,有人觉得实验,有人觉得黑暗幻灭;而于我、于沼泽四子,相信也不尽然。起码就我而言,三首旧作改编都洗去了旧有的阴霾戾气,更多了一些了然于胸的自信,一些云淡风轻的出世。

《离》以一个简单的动机展开,没有沿用Post Rock的层进式铺排,用古琴、钟片琴和吉他反复拆解重组。衬以宽广空灵的电声效果,更像是电影配乐的铺陈手法,看来《入梦令》的触电对沼泽颇有触动。而同为开场曲,“沧浪星”的《摇篮星》深具中国古韵,围绕着“后摇中国化”的命题展开全张专辑。《离》抽取古琴的音色辅助,内里的运思已游离于摇滚大命题之外。有一刻甚至让我想起大友良英为电影《Blue》所作的配乐,两者都借助些许Post Rock的编排手法,以器乐演奏开拓出宽广的空间视觉,创造出电影配乐般的画面感。

《失梦客》来自于沼泽自己的旧作《失落的梦想》。抽取原作的动机,重新编曲配器而成。可以看做是《失落的梦想》的remix,但又远不止remix的概念。原作收录于“失落的梦想”同名现场专辑中,其时沼泽正向Post Rock风格过渡,作品曲风掺杂着他们最早的英伦风,又充满乐队中期的重型迷幻感。摇滚北京音乐网 。新作《失梦客》将原作的吉他段落清晰提炼出来,并充分放大。褪去迷幻和戾气之后更见洗练大气。无论是前段云淡风轻的独奏,还是后段与古琴合奏的急激铿锵,无不笃定自信。沼泽在这里脱离了Post Rock惯常的曲式,器乐演奏不再有大段的铺垫,也不再依赖海逊快节奏的爵士鼓来提供音乐的高能量。以整体演奏的高默契度作为基底,抹去音色上的多余枝节,突出吉他的音色与演绎。全作犹如一部畅快漓淋的公路电影,配合这秋高气爽的时节,让人精神一振。

至此,沼泽为自己的音乐打开了一个新的方向,跳出了Post Rock的形式感、古琴和中国古乐的标本化。当音乐世界再无这些牵绊,技术与手段、音色与模式,都只是音乐的元素之一而已。在足够的技术基础之上,心无杂念地演绎一个动机,随性使用各种元素,音乐方见纯粹与宽广。

于是,我们可以听到在《世界是块忧伤的石头》里,沼泽的琴音不再纯粹,海亮拉弓演奏、失真效果与和弦弹奏轮番上阵。阿来的贝斯新增的高音弦,带来更谐和的副旋。创新对于沼泽来说,已经不再是重点。这次众多的创新与变化不再如前作般凸显出来,不张扬,却在适当的位置上配上适合的手法,沼泽在减法里暗自做着不易察觉的加法,让作品更细腻、更完整。

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海亮和细辉的吉他。这次新专辑吉他演奏的比重大大增强(其实以前也不少,不过这次明显凸现出来了),《憧憬之船》与《变形记》两首翻玩作品甚至完全抽掉古琴。畅快淋漓的演奏自有另一番感觉。而细辉改装的内置ebow延音吉他更是为多首新作提供了广阔空灵的空间。

沼泽的“远”脱离了中国摇滚喜好“苦大仇深”的癖好,也不再强调古琴、中国传统文化等创新,也没有了上一张专辑的统一的概念性。专辑的六首作品在一种速度感中行进,欢愉与忧伤都不必承载。如人在旅途,即使已是微凉初秋,即使路遥未知归途,仍可饱览沿途的壮丽,感悟当下。

以上文章来自豆瓣,内容稍有修改和删减,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balingrock。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