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瓜乐队这张叫《返听》的专辑,让我想起我们摇滚北京音乐网之前发布的推乐队《取经》,虽然他们风格完全是两码事,但我还是想起了推乐队这首时长11分45秒的歌曲,因为后者是来自西游记,前者来自红楼梦。显然我用“来自”这个词语不准确,算是对经典致敬吗?推乐队的那首歌不必多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今天我们说的麻瓜乐队专辑《返听》是以19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对白采样为主干,将吉他等器乐演奏和电子音效,融入绵密悠长的氛围音乐框架内。音乐风格为后摇。

麻瓜乐队后摇专辑 返听
麻瓜乐队后摇专辑 返听

当我对后摇和氛围音乐的日趋模式化心生倦意之时,意外的听到了两张采样影视原声的专辑。不约而同的,窦唯+译乐队的《监听间》和麻瓜的《返听》两张唱片都选取了老电影/电视剧作为采样对象,译乐队以窦唯心仪的间谍题材译制片入手,麻瓜乐队则选择了87版电视剧《红楼梦》。

作为48v前吉他手刘洋创立的麻瓜乐队的第二张唱片,《返听》在整体上展现出一种冷静散淡的氛围,暌别三十年的电视剧对白在今天听来,新鲜大于怀旧。

专辑由一首长达42分钟的无间断乐曲一贯而成。作品的开篇展现出强大的催眠力量,舒缓的旋律铺陈中,渐起的钟声、人声吟唱和吉他拨弦,仿佛看不见的手拿着钟摆在你眼前摇晃,一个古老的梦境渐渐展开。

整张专辑的吉他演奏克制而精确,用极简的方式勾勒出清朗的音景段落。散落其间的,是细密复杂而难以名状的电子音效和细碎噪音,这些不断出现的细节轻微到难以察觉却引人入胜。如果抽离了对白采样,这依然是一张制作精良的后摇/氛围唱片。

开篇之后,宝玉、黛玉、湘云、妙玉等人物纷纷登场。电视剧人声采样的加入,为这部音乐作品构建起多维度的聆听角度和意象结构。首先是采样的人声和语调,那些在今天的日常中已经消失的抑扬顿挫,类似戏剧独白的日常对话,是80年代国产影视剧所特有的审美类型,浮夸刻板却催人泪下,87版《红楼梦》是这一领域无法逾越的巅峰。其次是语义的维度,人物间只言片语的对话、激烈的争辩以及寒塘渡鹤影的诗情,都在唤醒隐藏在听者记忆深处的剧情和场景,陈晓旭扮演的林黛玉和头戴金冠的贾宝玉,到今天还栩栩如生的保存在我的大脑硬盘中,这的确令人惊奇。如果说还有第三个维度的话,那是《红楼梦》小说原作自身所携带的厚重意境。

在编曲者的手中,多层次的聆听信息和意象信息相互交错、反馈,被打磨提纯,最终美妙地融合交织在一起,仿佛从魔瓶中幻化出的场面:来自历史、童年和当下的记忆和声音碎片从不同的方向涌来,让人产生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触。在反复的聆听之后,这些多重共振的层次感终于在脑海中被构建并清晰地呈现出来,如同在黑暗中剥洋葱的过程。

后摇/氛围音乐作为最具概念化和实验性的音乐类型,一直在拓展着流行音乐的边界。录制于2015年的《muggle ll-howl》对艾伦金斯伯格朗诵的《嚎叫》的采样,麻瓜的实验已经初现端倪。到了今年5月的这张新专辑,编曲和采样更加复杂也更加悦耳。对我来说,听着这张专辑在河边骑行,已经成了一种充满快感的听觉游戏。

以上文章来自搜狐音乐,原作者宋晖。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