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oma是一支活跃在京城的由外国人组成的乐队。风格包含数学摇滚,迷幻摇滚 , 前卫摇滚和后摇多种元素融合而成,在音乐上有着大胆和新奇的复杂编曲,不规则节拍,非典型和弦编配,时而舒缓优美的旋律,时而病态扭曲爆发,让人有着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支乐队2007年在北京成立时成员包括意大利贝斯手Nicola Mazzei和瑞典鼓手Linda Westman以及来自内蒙古的主唱、吉他手唱巍子。三人在11年以CD-R的介质独立发行过一张EP,《Welcome To Flatland》。虽然在演唱与演奏方面带有民族音乐特色,在曲式、编排方面对前卫摇滚、后摇有所借鉴,但总体来讲,EP仍落在金属乐的风格范围内。

随后,主唱巍子因个人原因离队,鼓手Linda则前往伦敦求学,乐队陷入搁置状态。2013年Linda回京后,她和Nicola决定顶着老乐队的名字玩些新东西。于是经朋友介绍,从台北跑来北京玩音乐的华裔新西兰人Tim Zhang作为吉他手加入乐队。三个人没有人愿意唱歌,他们便索性放弃了需要主唱的想法。

如今看来,这样的改变成就了后来的Nakoma。三人抱持着对声音的开放观念,在吉他、贝斯、鼓老三件的配置基础上,玩出了一些难以被分门别类的摇滚乐。

整体上,乐队延续了Linda与Nicola打下的前卫音乐框架基础,但Tim个人对于朋克和布鲁斯音乐的爱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乐队的声音质地——源于Black Flag的肮脏音色和演奏中压抑不住的冲劲,让Tim的演奏颇具特点;一些非常情绪化的乐句以精简又凶狠地方式倾泻而出,在撑起旋律主线的同时又有节奏吉他的风格,很好地呼应了多变的节奏部。

鼓手Linda,作为节奏变化的驱动者,在每首歌曲中展现出细腻、曲折律动。这与传统重型音乐、朋克音乐在节奏上的直铺平叙有很大不同。在《Fray》等快歌中,她的鼓点设计一气呵成,节拍的强悍与精准令人屏气凝息;在《Frequency Yard》《Vintage Horror – B》这些缓拍例子中,她又收放自如又毫无炫技之感,用设计十分精巧的繁复变化组合推动着乐曲整体氛围的步步攀升。

在这些基础上,贝斯手Nicola和两名队友的无间配合,是这张只使用老三件的器乐专辑丰满的关键。以最后一轨《Solaris》为例,无论是乐曲开头,以高把位点弦技巧演奏出旋律鲜亮的回复段,引出动机;副歌中围绕动机展开,用切分突出节奏改变后的律动;还是副歌后的桥段中,使用“freeze”延音效果对整体歌曲气氛的的烘托;Nicola的贝斯演奏在帮衬和声或是粘合节奏的过程中,一边保持着独到的旋律性,一边又通过合理运用技法与效果,让乐队的声音更富有层次。

Nakoma在音乐结构上、氛围上、音色上、演奏技巧上,横跨朋克、前卫、金属、后摇的调和,构成了这张专辑最为有趣的一点——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混沌”状态。在构想上,它没有,甚至排斥先入为主的概念;在色彩上,它不涉及黑与白,也不涉及任何关于色彩的想象;它的凶狠与直白无关情感;它脱胎于混乱和不确定,从中塑成了自己的纯粹。

2015年6月这张专辑独立发行后,三位成员在同年底举行过一次7城全国巡演。平平的票房并没能让更多人感受到这张专辑的独特魅力。

再之后,由于自己的人生选择,三人分道扬镳,Nakoma再度停止活动。这个没签约过厂牌、由外国人在北京组成的另类乐队,有过这样一张没受到太多关注、无法被归类的全长专辑;也在被贴上“国际艺人”的标签后演过几次国内音乐节。像许多乐队一样,他们的相遇基于无法说清道明的缘分;

他们充满不确定的声音是队员间互相频率交错中巧合的产物;而他们组成的乐队也似乎顺应了生活中不确定性的左右,在没被大多数发现的情况下便消失不见。只是,作为恰好在一切发生时见证这些巧合的乐迷,我格外庆幸现在还能再一遍遍播放这张唱片。

文章来自无解音乐,作者:Ivan Hrozny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