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音乐作品疗愈抚平心灵,评论吴彤2020年专辑《極》

吴彤,就是之前是轮回乐队的那个吴彤,后来“被”乐队开除了。为什么我要给被字打个引号,其实这件事很值得玩味,但今天我们不是要说吴彤和轮回乐队的事情。而是要来说说吴彤的新专辑《極》。

两届格莱美奖获得者、跨界音乐家吴彤携全新专辑《極(POLE)》正式回归,新专辑共收录8首全新音乐作品,均为吴彤本人全词曲创作并担纲制作。

新专辑融合对当下的思考,探求更高远的精神境界。希望大家在聆听的时候也能通过音乐作品疗愈、抚平心灵。

本次新专辑的封面来源于艺术家江贤二先生创作的画作《对永恒的冥想》(Meditation on Eternity)。书法“極”字则出自于知名画家童振刚先生之手。

暌违4年,回归音乐。

——《極(Pole)》专辑全面全释义——

《極》(Pole)

今年3月,当我们录制这首作品的时候,新冠疫情正在迅速蔓延。我们不得不蛰居在家,集中的排练、录音显然难以实现。然而互联网帮了我们,赵卫在南京完成了编曲和吉他部分,John在巴黎录鼓、Ben在纽约录了贝斯、我则是在北京的录音棚里和付鹏最后完成了这首作品。

不得不说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簇生了这种出乎意料的合作方式。“祸兮福所伏”,正如制作这首作品的过程。那就是当我们被物理距离局限的时候,心里的距离并没有阻碍。只要你愿意,或许换一种方式可以拥抱更大的世界。

“極”字的英文翻译可以是“Pole”电极,也可以是“Extreme”极端。创作这首作品是希望尝试用现代流行的音乐语言,挑战和丰富笙这件古老乐器的表现力。这样说来“Extreme”应该更合适。

然而在制作期间,疫情所带给我们的焦虑与困窘,使全世界不得不认真思考未来的样子,以及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是封闭还是交流?是单边还是多元?而这首作品所包含的多元化音乐,以及所呈现的跨界曲风,似乎提醒着“Pole”作为一个思考的契机,在这个特别时期的重要性。无论答案是什么,就算是这首小作品的一个大梦想吧。

《如影》(Ternion Shadow)

这首作品是为张艺谋导演执导的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第一季而创作的,并于2017年6月16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演。现场由三个笙演奏者和八十架无人机共同合作完成。

笙的音色清越升扬,有生长之意。此曲描述了事物从萌发、成长到盛放的过程。

《承云》(Inherit the Clouds)

这首作品是为张艺谋导演执导的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第三季而创作的,并于2019年9月13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演。现场由一个笙演奏者、一个DJ、一个现代舞团和矩阵灯装置共同合作完成。

承云,相传为黄帝时期的乐曲,今已佚。笙,古称云和。此曲有穿破云雾,达到更高的精神世界之意。

《檐头雨》(Rain Falling from the Roof)

中国北宋(公元960-公元1127)时期有个禅僧通过雨落屋檐而开悟的故事。一雨日,禅僧请教归省禅师何谓佛法根本要义,归省禅师随即指向正从屋檐滴落的雨滴,困扰很久的禅僧忽然从中体悟到了答案。

当即做偈道:“檐头水滴,分明沥沥;打破乾坤,当下心息。”也是一个雨后,我读到这个故事,不同的是,我们这个世界正在共同经历着新冠肺炎的考验。我仿佛也听到了那样的雨声,提醒着我们,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是相互关联的,没有谁可以孤立。

《光明想》(Vairocana)

此曲是受美国国立博物馆委约,为馆藏的大日如来(毗卢遮那佛)像而作。在创作和演奏上得到了我的朋友-印度鼓演奏家Sandeep Das的很多帮助。作品完成于2018年,目前在博物馆的观众收听指南中亦可听到此曲的删节版。

《大道行》(Great Way)

古笙与电音,哲学与音乐,是“道”,也是隐喻。它始终陪伴着我们,在这成住坏空,周行不殆的斑斓世界奋勇前行。

《G弦上的咏叹调》(Air on the G String)

在中国的音乐历史中,笙这件可以演奏和声的古老乐器,一直蕴含着神性的色彩与中和之美。而巴赫的这首作品中,不但充满了虔诚的信仰,同时有着如同建筑一般缜密的思考和稳定的流动感。我带着崇敬的心情改编了这首作品,过程中如同经历了一场关于美的发掘和探索。

《莲花处处生》(The Lotus Blossoms)

这张专辑最后完成的就是这首歌,虽然不是器乐作品,但我依旧希望收录其中。因为一段时间以来,人们面对生命的无常,似乎能做的只有自律、自省和祝愿。我相信愿力,相信真诚的祝福一定会温暖彼此,改变未来。

文章来源专辑介绍。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