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啊,2021年都快结束了,今年我还没更新过一篇文章,这就有点离谱了啊,这时间过得真快,又无所事事了一年。

新纪元音乐元素冶于一炉之完美混搭,点评戏班《就是这个调调》-摇滚北京音乐网

内地独立音乐界卧虎藏龙,精英遍布各隅。继曾檐大胆放手一博开创新世纪音乐风貌之后,来自上海的戏班乐团亦自创独树一帜的新纪元音乐宏观,大玩中西合拼,以更冒险的音乐态度宣战国际音乐舞台。

戏班以中国的传统乐器绛州鼓,三弦、箫、笛、锣、木鱼、铃、口弦等混搭西方的吉他、澳大利亚的原住民乐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印度风琴和非洲的手鼓,外加自然流露之人声,水桶和木块音效,将世界各类音乐精髓冶于一炉,完美混搭中西乐。

戏班之所以能如此多元性开拓新音乐命脉,其多元种族的团员背景居功不小。团员概括中国,法国和毛里求斯人,可谓黑白黄种人三强鼎立,混搭的文化传统亦注定了乐队无法定义之天马行空音乐风格。

丰沃的音乐内涵,精简的词汇让戏班的音乐深入简出,看似平凡实则非凡,看似炫耀夺目却又内敛具深度。

戏班自然奔放的音乐意识在《四季歌》里清晰可测,像“夏天到了,清凉的海边,光着屁股真舒服”如此直接外露的表白形式不只未让乐队风貌显得核突,相反的令人心坦惬意,会心一笑。

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数人玩》去得更尽更绝,音色独特的迪吉里杜管乐器对上三弦、锣、木鱼、手鼓再搭配超乎想像的口弦演歌,吟唱“臭小子来到大街上,躺在地上数人玩”时的潇洒不羁宛如济公上身般痴癫里暗藏真理,简直拍案叫绝。

《酒歌》在浓郁的印度异国风情味下亦隐藏着绕梁禅音,好比深不可测的佛曲,心未静,理不透。《把你埋在土里》是一厥哀伤挽歌,梵音袅袅,宛如置身西藏冥想禅定,为无常人生致上最后的哀悼,释放纠结心房之沉重枷锁。

《醉生梦死的鬼》里云南藏族姑娘拉姆的吟唱混搭地方戏曲基调在口弦弹弄间既神秘又草根,声音的张力霎时穿透时空,万​​物生灵顿悟苏醒,五行运转大地回春。

《拿出来》的音乐质感仿佛定格在一场神祭文典,众生起舞歌颂,肢体语言既狂野又具挑逗性,人神合一的文化传统原貌在最原始的音律间刺激着感官六腑。

几许东瀛演歌色彩的《追风筝》以说唱形式缓缓低吟呢喃,传统乐的人文精神摇身一变呈现万种风情的婀娜姿态。

《记脸忘名》是印度民族风味混搭地方戏曲,亦流露浓郁禅音,木鱼,箫,手鼓等乐器联手敲击彩绘各族文化精髓,兴味绕梁。

爽朗箫音引出世界音乐格局的《很简单》把玩轮廓分明的节奏拍子,戏班难以定义的音乐风格如行云流水般自由飘逸,既随性且豁达。

流传千古的中国民间传统乐在西方流行乐的猛烈冲击下日趋边缘化,戏班拿捏得体的将西方音乐的节奏律动感完美混搭地方戏曲民族乐章之人文精神,开创自成一格的新型音乐风貌,拉近新世代与历史音乐的距离。

听似混杂的大杂烩音乐飨宴却丝毫未有格格不入之感,反之呈现一股浑然天成的艺术境界,典雅细致。

戏班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独特调调为新纪元音乐掀开全新里程碑,亦印证了民俗音乐与流行乐融汇臻合的多种可能性,为东方音乐文化记录了历史性的一页。

文/月贝凡,文章来自Play Music音乐社群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