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漂浮于现实生活之上的画卷,评论吴虹飞&幸福大街《胭脂》

这两年,网络上很流行一句话,“再不XXXOOO就老了”。

老了就老了呗,老了就死,死完进入下一个轮回,生命原本的规律,忧伤个毛球线。这话还被个一直标榜先锋的文艺女中年用过,她叫吴虹飞,2003年发了张EP专辑,叫《再不相爱就老了》。

我真鄙视她用这样的歌名。封面设计更有点变态,充斥着粉红兔子角色扮演之类的怪异感受,视觉中心是个穿兔子装的女孩,瞪着乌黑的眼睛回望,像过早凋谢的洛丽塔。

那首《再不相爱就老了》更是甜腻到要死,像不愿屈服岁月的大龄女中年,人生还没落,娇娇的四处漏电(注意,不是放电)。我讨厌这种不符年纪的娇嗔,因为我很害怕人生特别用力的感觉。

当然,今天我们要说的却是她的另外一张专辑,《胭脂》,嗯,吐槽无止境,装逼有门道,关注摇滚北京音乐网。

一个漂浮于现实生活之上的画卷,评论吴虹飞&幸福大街《胭脂》

是的,今天我们想说的是她的上一张专辑《胭脂》。在一个女人最好的年纪中出版的。里面只有四首歌,做了200张,没厂牌,放在网上卖,给那些真正喜欢她的音乐和她的人。

这张专辑把我唱得很忧伤。

阿飞是个神经质女孩,很分裂,更多时候,她愿意把自己惯成个小孩子。做这张专辑时,她找前男友要10万美金作为分手费,说为发展乐队。当然没得到一毛钱。最后是王朔给了她2万块人民币,才得以将这张EP做出来。

《胭脂》和她多年前的那张摇滚唱片《幸福大街》很不同。那时的她,嗓音尖利,姿态暴戾,用近乎天真的童声和近乎祭礼的高音,撕扯张力。先锋,激进,锋利异常,孤独异常,不被兼容的自我。她站在台上,东躲西闪,敏捷地避开五、六个从台下飞来的可乐瓶子,坚持着把歌唱完,引发当晚最长的一次鼓掌。然后,就有许多女孩拥挤在酒吧里,在曲与曲的间隔歇斯底里朝她喊:阿飞,阿飞,我们爱你。

阿飞这个昵称,和她当年那个形象很相符。

而到了《胭脂》,她的情绪突然安静下来,声音甜美起来,像低到尘埃里的纤细藤蔓,开出娇艳的花朵。她借着民谣的身,粉墨登场,高唱的,仍然是爱情、死亡、南方、单纯,还有忧伤。

“和过往一样,我负责起名字。《胭脂》是没什么意义的,从来没这么随意和草率,就如同生活对待我。我依稀记得《胭脂》是一个很老的香港电影,里面有美丽得惊人的女人,有鬼。而我对美,和对这个世界的恐惧的记忆,也许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双重阿飞中的另一个她,就是这样没有逻辑,只随感性,脆弱孤单,率性而为,让人捉摸不定,让人为她着迷。

从《序曲》开始,忧伤的调子就被定下,虽然只是一段钢琴的简奏,却让人能感受到南方的潮湿和阴晦,让情绪低沉下来。

《乌兰》很好听,是这张EP里最好的歌。词是阿飞写的,她在说一个故事。乌兰是一个中亚国家的国王,那个国家歌舞升平,可是乌兰依然感到孤独。一个歌姬为他唱了一首歌,摇滚北京音乐网。“我这样渴望你,渴望着抚慰你,你的孤独,你的所有,我暖不暖的身体,你冷不冷的灵魂,我要你所有的王国,还有珠宝,呜,一场的恩宠,一场的虚荣。”

她真的把孤独写的很华丽,把华丽唱的很孤独。乌兰的宫殿,天火如昼,宫殿一片纸醉金迷,王子斜卧宝座,浇酒如注,让他迷离目光随移的是池中歌女,因为他的心过于寂寞,歌女为他献上一首密不示人的歌。一曲终了,他爱上歌女。

究竟用什么可以治疗一个人的寂寞?只有另一个人的寂寞。

“你像一阵春风拂过了我的生命/却只留下一段伤心给我/让我无法寻觅你的影踪/我在这里等你/等成了一棵冬天的树/把对你的思念/开成了花朵/静静地守候着你经过/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想你/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等你/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有结局/我只能够把这一切放在心里。”

这样的歌词,难道不是诗?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只有自己知道的守望树,把思念开成花朵,静静守侯,守侯一个永不归来的身影。当我听到这首编曲简单配乐纯粹的《冬天的树》时,突然明白了阿飞的话:“我们想到用轻的、薄的东西,像薄薄的刀子,轻易的撕裂人心”。

《一个婚礼与一个葬礼》,像一部电影的名字,编曲也非常有电影画面感。“是否你相信这就是注定/那些花儿也许不在冬天开放/我依然不能坐在你的身旁/洗去脸上的胭脂为你歌唱/我们历经沧桑/这样错过了一生最好的时光……。”

对于歌曲,我一直更注重旋律,但我很着迷阿飞的词。她的歌里,词是精髓,旋律和声音是气息的补充,三位一体共同组成一幅小我画卷,一个漂浮于现实生活之上的,有关爱情、南方、死亡、忧伤的画卷。

文章部分来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部分来自:摇滚北京音乐网

qrcode_for_gh_763740a84dd7_258

欢迎关注捌零摇滚微信:balingrock,或是扫描上面二维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加载中...
  • Lianggar 4年前 (2014-09-16)

    终于有人写写阿飞了,歌词纠正,冬天的树应为:你像一阵春风拂过了我的生命,却只留下一段伤心给我;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应是:洗去脸上的胭脂为你歌唱/我们历经沧桑/这样样错过了一生最好的时光

    查看对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