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视觉系遭遇摇滚,评论周劲松《我用真心照明月》

周劲松,是谁,长啥样?我不晓得。摇滚歌曲是用来听,不是用来看的,就好像我看了痛仰乐队长啥样以后,再也不想听他们的歌了。这篇既然是说周劲松,那么我就搜索了一下关于这个人的资料,驯兽师。哇咔咔,好屌好牛逼。曾经单行道乐队的主唱。估计是个非主流,他老是把名字改来改去,媒体报道这个人的时候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最开始叫黑犸,或许这个人觉得名字不够屌,就改名叫上猇,可上猇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水军IT新闻网站,于是还是干脆叫这个人叫周劲松吧。

 

周劲松,我以为是个男的,在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搜索了一下,看到了这个人的照片,我以为是这名字像男人的女人。再后来,我不敢确定这个人是男是女。故作聪明的我又随手找了几篇关于这个人的文章来看,希望在文章里能看到“他”或是“她”这样能代替名字的代名词,而让我失望的是,报道周劲松这个人的文章里面都没有这个代名词,估计媒体也不知道这个人是男是女吧。

 

直到我看到一篇文章,说周劲松是中国视觉系摇滚第一人,在这篇文章里我看到了“他”这个词语,于是,我就敢确定周劲松是个男人。卧槽,我就是一个强迫症么。这个像花一样的男人,那么唱的歌就应该诗情画意,比如这首名叫《我用真心照明月》的单曲。

周劲松

红烛、流觞、残月……周劲松用后现代式的笔触陈列出了碎片化的时代场景。这不是焦虑的都市,不是繁忙的乡村,周劲松带你走进大时代边缘的桃花源境,尽管明月照向沟渠,但他悠然自得,窃笑痴狂。

 

当所有人都活跃在时代中心的名利场,周劲松却用尖锐的姿态扩大着自己的精神版图。拒绝与大时代同流合污,真正颠覆主流价值是他音乐创作上的一贯追求。当视觉系遭遇摇滚,嘶吼的不只是华丽造型的鬼魅魍魉,更是诡异声线背后的绮丽诡谲。

 

从轻叹、哀鸣到疾呼“我用真心照明月”,周劲松在歌曲中通过来回往复的盘问与审视完成了自我救赎。当归属感飘忽不定、当心灵慰藉无人给予,急于前往时代中心舞台的人们是否应该放缓脚步,重新找寻人生坐标。

 

曾经魂牵梦绕的美好事物,睁开眼烟消云散,与变革相比 ,盲从永远是跟风者的温床,但突破才是时代勇士应该完成的使命:悠悠骨笛、翩翩魅影、扬扬高音,周劲松用幽人隐士的风度写就了一曲时代孤歌。但当他细细独吟,你一定会轻声合唱,因为你知道他启发了你去思考。

 

收敛了一切标签,几十年前那个哼唱着《姥姥》的摇滚老炮再次出发。不管曾经的寂寞漂泊多么潇洒,不管曾经的达人问鼎多么风光,这一次周劲松重新上路,用自己的特立独行坚持音乐的本真,坚持无言的立场——我用真心照明月。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