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errible Silence,是疯医乐队2011年的一张专辑,也是乐队的首张专辑,此专辑收录了12首曲目,采用同期录音的方式,由杨海崧担任制作人。专辑中《Red》与昼夜售冰乐队的王子衡进行合作。这里放了试听,嗯,手机访问也可以试听,摇滚北京音乐网就是这么屌的哇。其实我本人并不怎么喜欢天朝搞摇滚的用外国人的名字取名字,汉字多漂亮,是吧。要想装逼,可以全部用繁体字撒,为啥非要用外国人的文字呢,不过疯医这专辑还不错,至少下面这篇点评写的很好,我们来看看。文章来自音乐时空。
The Terrible Silence
疯医乐队的吉他就像是一把匕首,它可以捅、刺、扎、刮,甚至劈等各种玩法,对象是钢铁、塑料、海水、电、人肉等等。匕首的特点是短而快。吉他演奏中那种穿越心跳的速度将黑暗里的危险感变得更加逼真,将渣变成幻觉。
  
这是《The Terrible Silence》的迷人之处。当然,匕首没办法拯救全人类,不过对于那些共同身处黑暗里的年轻人来说,这款黑暗治愈系的疗程效果不错。
  
它的窒息快感首先在于音乐的绵密。它可以是有厚度的,就像扎到了钢铁,用一种紧凑的刮扎法,发出在工厂里做工的声音。或者一种绵密度接近噪音的声质,在《G.B.Y》他们将听众带入秘密地狱,银灰色的月光在阴冷的空间里变得稀薄,而这种噪音声质就像是成群蝙蝠霎时一同从岩壁飞出,在地狱里起舞。对绵密度爱好的一个极端结果是,他们置入一种接近空气的刺声,如此低、如此锋利、如此动听,在可怕的寂静和轰炸的音墙里忽隐忽现。
  
绵密的结构来自大量的重复。古老年代的金属乐手们对于速度和技术近乎变态的嗜好,在疯医这里得到了传承。他们将不同的音色以压迫性的速度重复,产生致幻,进入黑暗,然后又在黑暗里通过不同乐器的互相错位和互相攻击,将重复分裂,变成快感。
  
一个瑕疵是他们对自己还不够确定。在音乐人小站上,乐队放上了正式专辑数首歌的DEMO。DEMO有更多的花哨,在花哨中去渲染。这兴许是他们对作品戏剧化的一个倾向。相比来说,正式版简洁,一种简洁之后的直接。他们将整体声场置后,保持与观众的距离感。这一技法的漂亮之处在于,放弃做修饰性的加法工作,而通过声音在空间的远近关系来推进情绪。
  
在追求直接的冲击力上,专辑唯一一首中文歌《雨水穿过铁路》颇具代表性,那股一味要爆发,要进入到高潮的少年心气,在唱腔上,英文唱法可能有大量聆听经验的基础,中文演唱则是一种开发。看起来那股子虐气有些笨拙,就好比一个人在恨,然后一味地用恨来喊。
  
反过来,在作品的戏剧化方面,疯医有大量的前辈可以致敬。《G.B.Y》的地狱狂欢,演唱就像在面对银灰色的空气,而不是面对观众,那种冷漠感被如此准确地置放到舞台上。但你似乎又能听出来Bauhaus的,或者某某乐队的气息。戏剧化是美妙的,但它的前提在于,怎么将那些自己师承的老混蛋们彻底打倒。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