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本站第二篇写关于幸福大街的文章,第一篇是关于他们的《胭脂》这张专辑的评论:一个漂浮于现实生活之上的画卷,评论吴虹飞&幸福大街《胭脂》。当然,之前我们做“不再听摇滚系列”的时候也选了他们的一首《蝴蝶》,作为一个资深的摇滚客装起逼来真是一套一套的。那么我们这么喜欢幸福大街,今天就来看看一篇专门写他们的文章,一起来感受一下。

 

关于幸福大街的印象是在上学时期开始关注的。是《我爱摇滚乐》杂志上面第一次看到关于这个乐队的报道。第一眼见到吴虹飞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人的眼神气质像及了三毛。

 

后来发现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学历并没有给我对这个人产生好感。反而让我以前认为的:高学历的人都是书呆子!的想法更加深刻。但是有一句话让我直接的必须以一种审视的态度来看待她。那就是她说的:清华应该为能出我这样的人而感到骄傲!

吴虹飞与幸福大街乐队
吴虹飞与幸福大街乐队

关于幸福大街的传说,是这样写的:这个世界上有个叫做幸福大街的地方。幸福大街自然是一条街。不过只有有机缘的人才进得去。能走到幸福大街的人,就会得到幸福。而住在幸福大街里的神仙,最偏爱没人疼的小孩。

 

它不是民谣,不是Pop,不是朋克,不是金属,不是死亡,不是哥特,不是说唱。

 

它任性、乖戾、凶猛、脆弱、矛盾重重,同时它必须和那些谦卑的工匠一样隐忍、细致和勇于负责。

 

乐队成立于1999年9月,在毫无鼓励的情况下,在莫须有的激情的支撑下,它孤独、无助,苟延残喘至今。幸福大街是对幸福生活的无限憧憬以及对伤春情结的无情打击。

 

当有一天你终于路过那条陌生的名叫幸福的街道,当你看到一个弱小的女性一本正经地一片片把自己剥成碎片的恐怖画面时,你看到——幸福大街。

 

幸福大街乐队很快崛起为北京新晋摇滚乐队中最令人瞩目的新锐力量。拿着高学历的女主唱吴虹飞,不幸成了以严谨治学为宗旨的清华大学的异类。在没听到她的歌声前,谁也料想不到外表娇柔的她居然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

 

乐队诗化的歌词,凄美的旋律,饱满的编配,仿佛都是对城市小布尔乔亚的一场反动。放弃形而上的观念和思想,他们捕捉最细微的情绪:任性、乖戾、凶猛、脆弱、矛盾重重,并且柔情万丈。

 

“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里满是孩子气的嘲讽,随意邋遢的唱腔,这是幸福大街的唯一黑色

幽默的歌曲。而”粮食”可能会在某一天让你感动的热泪盈眶。

 

关于阿飞的描述是这样的:自小随母亲移居汉地,生性顽劣,立志发明永动机,制造中子弹,建立社会主义强大帝国,全球开遍革命花。毛泽东年代后遗症,为狂热道德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理想主义者。

 

幸福大街的歌或许不入大神的法眼,可是你知道以中国摇滚界的现状来看,做出这种音乐已经很不容易了.

 

听过幸福大街的歌的人,摇滚北京音乐网,应该会有这种感觉:一个柔弱抑郁的女人,以一种异样的风格(它不像朋克,金属等)来表示愤怒和不满。有时又感觉这种演唱的方式似乎比西斯底里的嘶吼更有力量和态度!

 

你像一阵春风拂过了我的生命/却只留下一段伤心给我/让我无法寻觅你的影踪/我在这里等你/等成了一棵冬天的树/把对你的思念/开成了花朵/静静地守候着你经过/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想你/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等你/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有结局/我只能够把这一切放在心里。

 

以上文字 部分来自大旗摇滚,部分来自摇滚北京音乐网,欢迎关注我们微信:balingrock

300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