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地下婴儿,作为老一辈的摇滚客们都是知道的,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有没有听说过,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那首耳熟能详的:我要把我的热血和大便统统抛到这旗子上面。对,这就是地下婴儿在1998年发行的《觉醒》里面的一首歌,可谓影响深远,那个时候的摇滚客们张口就能唱出这首歌。典型的新朋克。

点评老牌的朋克乐队 地下婴儿
点评老牌的朋克乐队 地下婴儿

其实作为新朋克的代表人物,地下婴儿并不那么爆烈,但人家还有力气撕扯伤口,以《觉醒》的纯洁,以《种子》的无辜,高伟(高幸)揭开了一代自闭症患者的心灵。难怪有同龄者说听地下婴儿的歌,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地下婴儿作为国内第一支“Old Skool”风格的朋克乐队,其原始、粗糙的朋克之声和简单明快的音乐令众多年轻乐迷为之震撼。也因为他们的年轻,于是让和他们同样年轻的摇滚爱好者纷纷期待起来。可是在一片期待声中,地下婴儿忽然沉寂。

 

他们被看做是中国摇滚中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PUNK乐队,可是他们一直等到后起的新PUNK乐队都发表了专辑才推出首张唱片。很多时候摇滚客们都觉得他们特别猛。因为是同期录音,还保留着演出时才有的朴实和冲动。他们无论是在编排和弦以及设计RIFF,都是一把好手,我尤其喜欢《简单》和《种子》的音乐动机,每次听都会从心底喊一个“爽”字出来。地下婴儿的歌词在新势力中属于比较凝重的,他们关心个人生存的种种痛苦,用时而调侃时而沉重的语言刻画他们的内心世界,《觉醒》中流露出的感伤有点让人心寒,说不出是该醒来还是死去。摇滚北京音乐网。与其他几支乐队不同的是,地下婴儿实际上是一个家庭乐队,鼓手高洋是高幸的胞弟,而贝斯手不过是客座乐手而已。他们其实在开始走的路线和“花儿”、“麦田守望者”差不多,都是先搞GRUNGE,随后走PUNK路线。在后期的发展中,地下婴儿走得更纯粹,更无所顾忌,没有添加任何流行元素,而是执拗地将PUNK青年的姿态带到音乐中。从音乐而言,他们是最好的。

 

如果说曾经的”地下婴儿”,有着红与黑交融的绝望、苦闷、戾气和粗暴的话。那么,现在”地下婴儿”音乐的颜色则是在澄净的色彩中,又不乏一丝的光彩夺目。飘逸的吉它声加灵动的鼓点,甚至还让音乐氛围有了一种”山河水”式的泼墨写意,甚至禅意。

 

 

以上部分文字来自 互联网,部分文字 摇滚北京音乐网 原创。欢迎关注我们捌零摇滚微信:balingrock

300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