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乐队,一支在摇滚里蕴藏着时尚的乐队

知道艳乐队,还是高中那会儿,现在再提及这支乐队,感觉时间流逝得飞快,感叹着自己老了,伴随着中国摇滚乐老了,艳乐队并不是那么出名,就算刚出道发布了牛逼哄哄的同名专辑《艳》,也没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几乎没有出现在任何媒体前面,如果提起这支乐队,很多摇滚客们可能会想,咦又多了一支新乐队,然而艳乐队并不是一个新乐队,认为它是新乐队的,要不就是新乐迷,要不就是对中国摇滚乐还爱得不够深沉、不够仔细。

 

评论:艳乐队,一支在摇滚里蕴藏着时尚的乐队

评论:艳乐队,一支在摇滚里蕴藏着时尚的乐队

艳乐队组建于2002年,并在签约“天中文化”后,于次年发行了首张同名专辑《艳》。不得不说,艳乐队并没有出道在一个摇滚乐最好的年代,在那个年代,“魔岩三杰”早就成了传奇,“中国火”已经只剩余烬,就连“北京新声”也都开始变得迟暮,而当时国内最大的独立唱片公司“摩登天空”,还因为入不敷出,差点没能当成草莓之父。

 

另一个方面,艳乐队的音乐和气质,也多少和当时那个还比较传统、保守的中国摇滚环境,有些格格不入。“艳”乐队的名字:艳,恐怕就是让老一辈的摇滚工作者和摇滚歌手,最不待见的一种颜色。在他们眼里,摇滚乐应该是属于《一块红布》式的红色,因为红色代表热烈、激情、奔放、战斗,甚至革命。摇滚北京音乐网。而摇滚乐如果充满的是艳丽,那就一定是娘娘腔。

 

艳乐队还真的有点“娘”,因为乐队拥有的是国内摇滚乐队不多见的女主唱。说到早期中国摇滚乐的女主唱,很多人还能够记得“呼吸”乐队的蔚华、“眼镜蛇”乐队的王晓芳,当然更多记得的还是“指南针”乐队的罗琦。除了王晓芳的阴柔路线之外,名场在外的蔚华和罗琦,凭借的就是高亢的大嗓门,在很多滚迷间形成良好的口碑。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女主唱就应该是这样的,披着长发的她们,理应成为女崔健或母黑豹。

 

艳乐队的主唱唐平,同样有着不亚于罗琦的高亢声线,甚至在人声的厚度和宽度上,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让唐平演绎硬摇滚的作品来,几乎就是天作地合。但唐平更具特点的,恰恰是她歌声表现上的纵深度,除了能带来不亚于优秀摇滚男主唱的那种硬度之外,在《飞沙》和《我爱的人》这样的作品里,她还常常能用略带沙哑的声线,演绎出妩媚、柔美的质感。

 

这或许也就是艳乐队取名的出处,将硬与软两种气质组合贯通,从而让音乐有了一种真正多元、包容的美感。尤其是对于中国的摇滚乐来讲,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真的不应该是摇滚乐的本质。在摇滚乐里爱恨缠绵、悲痛交加,来点时尚、来点温婉,和《你让我疯狂》的情绪一起并肩,没什么不好的!摇滚北京音乐网。艳乐队确实也是这么一支在摇滚里蕴藏着时尚的乐队,早在2003年发行首张专辑里,乐队的成员甚至就将自己的音乐定义为流行摇滚。在一提起流行成分,就感觉侮辱了摇滚乐的中国摇滚乐坛,艳乐队的此举,不啻于大逆不道。

 

艳乐队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爱上蝴蝶》里的搓碟,《飞沙》的英式情结,《艳》的民谣,《病毒》里电子元素和新金属的混搭,《桃花劫》里的山歌小调,都让“艳”乐队在表面的硬摇滚质感之下,有了多元化的包容度。不仅艳丽丰满,而且悦耳动听。

 

更值得一提的是,艳乐队的艳,还体现在乐队成员的构成上。除了主唱唐平之外,鼓手王澜和贝司李九君(李剑),都是13年前一起创建乐队的元老。王澜曾经是“瘦人”乐队和“超载”乐队的鼓手,也是“中国摇滚乐势力”窦唯乐队的鼓手。李九君则曾经是许巍、郑钧和汪峰等歌手乐队的成员,也是“中国好声音”的现场乐手之一。

 

这两位乐手的特点,就是有自己独特的乐器风格语言,而不仅仅只是照谱弹和弦的工匠。如果你仔细听艳乐队的作品,就会发现这两位乐手在低音和节奏部分,对于音乐的塑造能力,用丰富多变都不足以形容,甚至会给人一种非常魔性的感觉。而另一位来自“大地”乐团的吉他手刘迦宁,则接替了早期“瘦人”乐队前吉他手符宁的班,其在吉他音色的创新,以及即兴Solo的营造,也都有着许多奇思妙想。

 

以上部分文字来自网易娱乐,文/爱地人,部分来自摇滚北京音乐网。关注我们捌零摇滚微信:balingrock

300

 

暂无评论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