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朱小龙,我首先想到的是幸福大街的吴虹飞。几乎整个摇滚圈的人都知道吴虹飞喜欢朱小龙。现在,当我们再说起朱小龙的时候,却是因为舌头乐队参加一档选秀节目,而朱小龙缺席了。当乐迷发现了作为舌头主创之一、主音吉他手的朱小龙竟在这次表演中缺席,不禁疑惑。然而现如今当我们再说起朱小龙时,必须要在舌头乐队吉他手前面加一个前字,是的,朱小龙现在已经不在舌头乐队了。

 

浅论朱小龙在舌头乐队及摇滚圈的地位
浅论朱小龙在舌头乐队及摇滚圈的地位

从1996年正式加入舌头乐队以来,朱小龙个人强健的吉他演奏艺术,更是成为舌头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他曾经为崔健弹过吉他,为左小祖咒录过唱片。甚至当时还有传闻,现场的一些外国女乐迷,常常会被他在演奏时跳起来反拨吉他的瞬间所吸引。

 

1999年首张《小鸡出壳》以赤裸裸的态度表示对社会的不满鞭策、随后更推出《看你的了》,舌头一直在以鞭策者、思考者的身份,活跃在摇滚圈里面。

 

2004年朱小龙离队了,据说他当时离开舌头之后,一直漂洋过海,四处云游。

 

直至2007年舌头乐队的暂时休整之时,他与法国女友一起去了法国,亲身领略了法国音乐,在一次采访之中,他说“在法国音乐给人带来快乐和思考。”

 

2013年他从法国回来,舌头乐队重组,他们一起在丽江录制专辑《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

 

乐评人张晓舟曾经在2013年舌头乐队重组之际,撰写了一篇名为《舌头乐队为什么如此令人怀念》的文章,其中他就用了“摇滚吉他英雄”、“二两拔千斤”、“灵魂出窍”等形容朱小龙的吉他技术在舌头乐队中的重要位置:

 

“比如朱小龙具备典型的摇滚吉他英雄的特质,但他那些貌似简单的旋律动机和音色有时候更令人难忘,他十几年前曾经也是左小祖咒的吉他手,假如没有那段二两拨千斤的悲怆的吉他solo,《苦鬼》(点此查看评论) 这首歌几乎就不成立;现在在舌头新版的《喀什的天空》(原来是吴吞个人作品)中,他中间的一段吉他solo完全呼应了“当一条河干涸的时候,它会停在喀什的天空”的意境。舌头从来不只是死磕,而是灵魂出窍。”

 

朱小龙身上的魅力是多重的,一方面来自他演奏吉他时“灵魂出窍”的艺术气质,而另一方面来自他本人对于生活淡然处之的随和与谦虚。

 

这种魅力,自然而然会吸引许多女性,其中包括了对他爱慕接近二十年的吴虹飞。

 

舌头乐队作为圈内“零差评”的摇滚乐队之一,现今对于他们的专访以及相关的评论,最早去撰写以及写得最为精致的,应该就是吴虹飞了——吴虹飞与朱小龙之间的关系,实在是一段在圈内流传甚久的故事。

 

在舌头发布朱小龙离队的微博之后,也有许多乐迷表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阿飞。《谁是舌头》里面详尽地记载了在吴虹飞笔下,上世纪舌头乐队从树村到现场的故事,侧面也隐隐约约表现出她对朱小龙的爱慕。

 

据闻,当时吴虹飞之所以组建“幸福大街”、唱歌玩摇滚,都是因为朱小龙本人。摇滚北京音乐网。吴虹飞与幸福大街推出的首张专辑《小龙房间的鱼》,以及吴虹飞的小说《小龙房间的鱼》,里面所提到所有的“小龙”,指的就是朱小龙。

 

“后来她迷上一个叫小龙的吉他手,于是她也拿起吉他,组建了一支乐队,‘幸福大街’第一张专辑中的歌好多都是为他写的,但是现在他已经和一个法国女人云游四方,我也只能从一个朋友口中才能打探到他的消息。”—《小龙房间的鱼》

 

2014年,吴虹飞以“再不相爱我们就老了”,发出一条长微博,里面详尽而细腻地描写出她与小龙的相识、为小龙所做的事情:

 

“过了10年我才知道他根本不爱我,好像一个失重的人,在排练和演出中,所发出的力,每一次都打向虚空,一个一个的踉跄。我有一个幻想中的倾述对象,原来这么多年只是自说自话。”

 

吴虹飞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也许她在与小龙惜别,也许是在与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如今离队的朱小龙,与法国女友以及他们的儿子定居在昆明里面,其乐融融,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而这位作为舌头乐队不可或缺、“灵魂出窍”的吉他手,变得更为成熟,或者说“沧桑”。

 

但与其追忆,不如去创造,舌头乐队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专辑的后期制作,春天到临之时,是我们拭目以待他们依然如故的生猛与力量。代替朱小龙的李剑鸿与马木尔同样是中国当代十分优秀的音乐家,他们或许能为舌头带来新鲜的血液。

 

“我一直都相信中国的摇滚乐一直都存在着,而且也在进步着。虽然中间有很多变异,但是现在我感觉我们又回到了相对正确的路上,我也相信曾经被现实所拖累的摇滚音乐人和喜欢摇滚乐的人心中的摇滚之火永远不会熄灭。”

——朱小龙,前舌头乐队吉他手

 

以上部分文字来自大象音乐空间,摇滚北京音乐网整理,欢迎关注微信:balingrock

qrcode_for_gh_763740a84dd7_258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