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支乐队,2015年成立,到现在,在音乐网站里面都显示他们有四张专辑,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更厉害的是这四张专辑总共4首歌,共计16.85分钟。这就是仙童乐队,成立于山东威海。是的,那些音乐网站特么都说的是专辑,不是什么EP不是什么单曲不是什么Demo,真是蛋疼,我不是要吐槽那些音乐网站,而是要吐槽仙童乐队,哦不是,我是说要给大家看一篇关于仙童乐队的文章,如下:

后摇乐队 - 仙童乐队
后摇乐队 – 仙童乐队

去年雾霾最严重那会,董恕写了几首歌,后来觉得待不下去,从北京去了威海。在威海,他和吉他手姜楚,鼓手孙野,贝斯牛意浓共同组了一个后摇乐队仙童。仙童最初的几首歌就组成了这张 EP——《Pollution cloud》(污云之梦)。

我问他去了威海没有演出看,身边也没多少听独立音乐的人,会不会不习惯?

他说的确不习惯,慢慢适应就好。后来又补充说:其实听歌的也有。

之所以会问这种问题,因为我就是威海人,上大学前一直都在这个小城里生活。它舒适、安逸,却也离那些青年文化相距甚远。

后来当我和别人谈起青少年时期的音乐启蒙,他们谈着中学听披头士、混迹于音乐现场,我很难开口说我高中还在听周杰伦、西城什么的。后来我上了大学,才开始听独立音乐,知道了什么是 livehouse,感觉自己错过了太多东西。

所以在看到有这样一支优秀的后摇乐队出现在威海时,内心相当激动。(后来还发现一个成员和我高中是一届的)

仙童这个名字最初是董恕想到的,他经常做歌到后半夜,盘着腿坐在椅子上的时候,累了就会揉一揉脸把手自然的合在一起,他觉得想象中的仙童就是那种遗世独立、一身仙气的孩子那种样子,讨论了一下觉得不错,就用了。

乐队四个成员最喜欢的音乐类型都不是后摇,董恕喜欢电子,孙野喜欢金属,姜楚喜欢 Muse,牛意浓喜欢李志。我问他们为什么组了一支后摇乐队,

董恕:感觉这个城市就挺后摇。选择做这种音乐和我们性格也有很大关系,我们也只是想找到一种适合我们的表达方式,即不想受别人影响,也不想随大流。

姜楚 :就像是我喜欢喝雪碧,虽然没有酒量,但是烈酒不能没有。我接触后摇比较晚一点,但是接触了就爱上了。

威海人际关系和生活环境都很单纯,他们音乐编曲和相对简单明了。他们说后摇是一种冷暴力,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从听感上来讲更像是从安静到情感的迸发。

仙童目前的几首歌虽然不是在威海写的,但我似乎听到了那个城市的气息。我想象着一个清冷的早上,在幸福门下,在万福图上,三五个人安静地在等待日出。在音乐高潮迸发的那一瞬,火红的太阳蹦出海平面。我也想象坐着熟悉的公交车,耳机外隐约透进熟悉的乡音和报站,耳机里的后摇既格格不入又无比契合。

关于之后的计划,他们想着先出一张 EP 再考虑巡演的事儿。

威海现在有了一个专业的 livehouse(梦工厂 livehouse),也是这两年才开业的,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排期不多,因为威海的地理位置比较偏,不太好接演出。仙童成员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平时就利用闲暇时间在这个场地里排练。

谈到这些,乐队说现在氛围还是一般,大环境还得慢慢培养。

可我还是感到异常欣喜,能够看到这样的独立音乐场景在这片土地上成长。

现在耳边听着他们的歌,特别想回去看一场他们的演出,结束后坐在海边的烧烤摊吃到天亮。

文章来自看见音乐,文/太空人,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平台,搜索:捌零摇滚。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