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们更新过两篇万能青年旅店乐队(以下简称“万青”)的文章,一篇是《听超现实主义土鳖的心跳,听万能青年旅店的白日梦》,另外一篇是《解析万能青年旅店乐队为什么就牛逼了》,按照道理来说前面已经解析了万青,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但上面文章只是从万青的词曲去分析,而下面这篇文章就又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万青乐队。文章有点长,如果没有耐心看下去的话,标题正好概括了这篇文章:通俗但耐人寻味。如果你非要看个仔细,那么先放一首歌,慢慢看。

通俗但耐人寻味,万青乐队就这样打动了我们
通俗但耐人寻味,万青乐队就这样打动了我们


万青乐队是近几年中国独立摇滚乐中比较有特点的一支乐队。这支乐队并不年轻,他们在90年代就已经成军。在2006年通过网络发行不插电单曲《不万能的喜剧》之后,才慢慢出现在公众面前。

随后,他们不断去Live house和音乐节演出,并在2010年发表同名专辑《万能青年旅店》。这张专辑一出,立刻得到很多知名人士的认可,台湾作家马世芳评价道,万青一出,整个独立摇滚的参考标准都要往上调整,而陈奕迅、窦唯及很多知名音乐人也都对万青做出过极好的评价。

万青凭着这张专辑一举夺得第十一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摇滚乐队”“最佳摇滚新人”“最佳摇滚专辑”等奖项,并在颁奖典礼上表演了他们的经典歌曲《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这首歌也拿了“最佳摇滚歌曲”奖项。

有人曾评价万青,说这个乐队凭这张专辑就足以名垂青史。实际上,万青得到如此高的评价并不是浪得虚名。在中国独立摇滚界,万青的音乐从曲到词,从编曲到配器都有很高的水平。从和声连接上看,万青运用得非常巧妙,比如《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这首歌,它的前半段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使用了D调的3级、6级、4级、1级的进行,第二部分使用了3级、6级、2级和5级的进行,副歌部分使用了4级、5级、3级和5级的进行。

间奏部分又分为两段,第一段使用了2级、4级、1级和5级的进行,第二段使用了2级、5级、3级、6级、4级、1级和5级的进行,最后的结尾部分又使用了1级、4级、2级、5级的进行。这首歌并没有使用大小和弦相互替代,但使用了一些扩展音。

这种歌曲的段落及和声连接方式在独立摇滚乃至整个国内乐坛中并不常见。从作词来看,万青乐队的歌词大多出自贝司手姬赓,他的歌词有一个特点,经常用非常通俗的语言讲述一些并不通俗的故事,比如“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早已成为很多独立摇滚乐迷心中的经典,这句歌词的意境比较朦胧,非常具有意识形态,是比较耐人寻味的。

在编曲和配器上,万青做得很用心,即便像《十万嬉皮》这样比较简单的三拍子,如果细心听你会发现,这首歌正拍部分底鼓的第二下分别打在后半拍的第一个十六分音符和后半拍的第二个十六分音符上,来回交替。

这个很简单的细节足以说明万青在编曲上的用心程度。除此之外,万青的音乐在编制配器上有两个标志性特点,就是史立演奏的小号及主唱董亚千演奏的吉他。我们听到《秦皇岛》前奏部分小号所制造的史诗般的宏伟效果,也可以在《狗尿馆》或《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的尾奏部分听见董亚千演奏电吉他时,所制造的老派摇滚乐感觉。他喜欢疯狂的使用摇把和布鲁斯音阶,既有Jimi page英式的诙谐,又有Joe Perry般的狂野。

万青有一点做得很好,他们编曲配器时的声部非常多,但彼此不冲突且有层次感。总之,万青的音乐非常有特点,在当今中国独立摇滚圈中可以算是标志性乐队。

但万青也不是没有缺点,万青是一支摇滚乐队,但主唱董亚千的声音不太符合摇滚特质,反而更偏向民谣,比较单薄,唯一能听见的摇滚乐“嘶吼”是《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中“一万匹脱缰的马”那个“万”字的尾音上。

当然,这也是他的特点,可能除了董亚千本人之外,换另一个人唱他们的歌就不一定有那种“叙事感”,比如张悬曾在演出时翻唱过《秦皇岛》一曲,但张悬唱的并不完美,她把这首歌原本的美感强行加上阴暗的色彩,让人有“强扭的瓜不甜”之感。

在音乐上,万青通常喜欢在歌曲中加很多过渡,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笔者曾在音乐节现场观看万青演出时,很多观众对于《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过长的尾奏有些不耐烦。

除此之外,如果大家细心听过《万能青年旅店》这张专辑,就会发现里面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失误,主唱将《秦皇岛》结尾处“骄傲的灭亡”的“亡”字拖长音,且连续将这个音升高上行再降下来时,那个音明显没有唱准。但这些并不能影响万青成为当代中国独立摇滚的一面旗帜。

以上文章来自音乐财经网,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捌零摇滚。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