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乐队在天朝的脑残粉特别多,但摇滚北京音乐网到现在却没有一篇文章是写他们的,实在是惭愧,那么今天就好好的来写一写这支当代中国独立摇滚乐中最享有声誉的乐队之一的乐队,他们在1999年成军之后,于2001年签约京文唱片,随后发行首张专辑《这是个问题》,并凭借这张专辑在2001年获得华语流行音乐传媒大奖最佳乐队提名。

2006年痛仰独立发行EP《不》,同年2月开始了全国50个城市“在路上”巡演。两年之后他们将巡演时所得到的素材及灵感进行整合创作,发行新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2014年8月再次发行专辑《愿爱无忧》。

痛仰乐队
痛仰乐队

痛仰签约摩登天空。痛仰在音乐节上抛头露面的次数非常多,经常作为压轴乐队表演。可能很多人对痛仰的标志性印象是《再见杰克》及《公路之歌》两首曲目,在音乐节上合唱人数最多、气氛最好的也是这两首歌。

实际上,从和声及整个音乐的编曲来看,这两首歌相对简单,《公路之歌》全曲只有三个和弦,C调的4级、5级和6级,在编曲配器和演奏上,歌曲最让人注意到的部分,就是吉他手田然和宋捷所使用的碎拨及效果器所制造的延时效果,有点U2吉他手The Eage的味道。

《公路之歌》的歌词出自主唱高虎之手。高虎的歌词大多比较通俗,主题明显,《公路之歌》的副歌部分“一直往南方开”很直接的点题,给人一种“走向远方”的感觉。但这首歌在听感上还是比较“流行”,并不是纯粹的摇滚乐。

痛仰自从发行了《不要停止我的音乐》,风格已经慢慢转变,他们在这张专辑中加入了一些雷鬼和Funk的元素,在《再见杰克》这首歌里,能明显感觉到吉他的节奏由雷鬼和Funk来回进行切换。同时,痛仰的音乐变得越来越“静”,比如《安阳》,从这首歌中可以明显看出他们已经不再玩当年那种比较“躁”的东西了。

痛仰从成立到发行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这个过程中,一直以说唱金属、硬核金属著称,与今天的风格有很大区别,无论从音乐本身还是歌词上,都更接近纯粹的摇滚乐。在第一张专辑《这是个问题》及EP《不》当中,听者可以非常直接的感受到金属乐最标志性的吉他Riff和底鼓双踩,再通过贝司强力的低音和高虎“嘶吼”的唱法,算得上是中国版的Rage against the meachine。

同时,他们的歌词也略带煽动性,例如“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愤怒》中,高虎更直接地唱出“我要选择批判的意义,我要选择反抗的意义,我要选择愤怒的意义,因为我的自由是被发了芽的”。

这样的歌词并不像诗歌那般朦胧,也没有在文字上做很多游戏,但听到这些词之后可以直接感受到歌曲所表达的情绪,也点燃了很多摇滚乐迷心中的那团火。

相对万青在编曲配器上的复杂,痛仰的音乐简单很多。实际上,万青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和痛仰的《公路之歌》所使用的和声进行是一摸一样的,节奏也一样,但层次感有明显区别。痛仰的音乐大部分只使用吉他、贝司、鼓等最基本的摇滚乐器,歌词也通俗直接,而摇滚乐原本就是简单直接的音乐。

在“艺术”和“情绪”之间,痛仰表达的更多是“情绪”。今天的痛仰已经成了很多乐迷心中的一份情怀,是音乐节上挥舞大旗的年轻人心中一面精神旗帜。在这点上,痛仰做得很好,尤其对于那些老乐迷,他们可以不在乎音乐部分,只需要一只底鼓的节奏就可以疯起来。

当我们回到音乐本身,痛仰也不是没有缺点。没有人怀疑主唱声音的张力,但他的音域相对其他摇滚乐队主唱还是有些偏窄,他的演唱大多集中在中音区,演出时也基本没有唱过高音。

也没有人怀疑过乐队其他乐手的功力,既然他们已经转型,就可以慢慢的腿掉当初简单直接的感觉,在音乐的编制上加入更多部分。痛仰虽然在圈中有一定地位,但编曲和配器还是稍微有点简单,几首经典曲目的旋律线条与和声部分太过和谐,少了一点深度和完整感。

文章来自音乐财经网,欢迎关注我们微信:balingrock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