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中国摇滚的朋友多知道窒息乐队,毕竟成立于1997年的窒息乐队,现在是中国金属圈中最资深的乐队之一。乐队成员的气质长发,和他们独特的演出方式、音乐风格,虽然会给普通大众带来距离感,但也正是金属迷们的最爱。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很多时候会有那种窒息的感觉。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比如十几年前,我们几个待业青年一起搞了一支乐队,还靠乐队活了下来,这其实是挺神奇一事儿。”寇征宇说起乐队名字时跟我们说。

浅说中国金属乐队窒息乐队
浅说中国金属乐队窒息乐队

窒息乐队最初的所有成员都是发小,他们也对音乐几乎一无所知,但几个人在接触了金属乐之后,便深深爱上了这种特殊、新潮的音乐风格。回想起当年,寇征宇说:“我们当时就想做一些另类的事,别人喜欢听的音乐我们偏不听,听就听一些别人认为难听的。”

所以玩音乐对于最初的窒息来说是一个特别自然、特别简单的过程。“我们是一支比较傻的乐队,从开始组建到现在,一直都认为靠音乐能吃上饭,但傻也有傻的好处,最后还是靠音乐吃上饭了,到现在一眨眼快20年过去了。”寇征宇笑着说。

窒息刚刚成立的那五年,大家只靠在一些小型场地演出为生,收入很少。寇征宇表示,直到2010年,他们才真正开始赚钱。

中间的不易没人知晓,他们自己甚至也想要放弃过,但好在一直坚持了下来。所以,尽管乐队现在可以在迷笛、草莓等大音乐节上演出了,但他们对于小舞台的演出机会也很珍惜,无论在何时都对演出保持认真态度。

寇征宇说,虽然参加迷笛、草莓这类音乐节的演出是很多音乐人期盼的,但对他们这种乐队来说,实际获得的收入很低。反而是一些听起来不太靠谱的演出机会,收入还挺高的。

比如房地产开发商邀请的演出,很多乐队一听是这种情况,可能就拒绝了,但寇征宇却并不这么认为。“主办方能找到我们,说明他们是做过功课的,能请我们去,至少他们自己是喜欢的。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又多了一个推广的机会。如果主办方希望我们呈现出一场真正的摇滚乐演出,那我们就该去,而且应该好好演。”寇征宇表示。

有一次,窒息应邀参加在大连的一个百事可乐活动,到了现场他们才发现,演出场地是在一条步行街上,根本就不符合他们的演出风格。可是窒息乐队还是做了非常认真的演出,“观众们可能听不懂,甚至觉得吵,但是他们很好奇,心里可能会想,几个傻老爷们在台上头发甩来甩去的,比耍猴好看。”寇征宇和我们开玩笑说。

虽然观众可能听不懂他们的音乐,但能看到窒息认真的演出态度,很多人都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演出结束之后,观众都抢着跟乐队成员合影留念。

2010年后,全国各种各样的音乐节开始涌现。更多人认为音乐节是一个可以赚钱的事,很多资金就开始涌进来。包括一些二三线城市的旅游景点,当地政府也希望通过音乐节活跃旅游市场。随着演出的逐渐增多,也有更多的人开始认识窒息。寇征宇说:“20年前,玩摇滚的音乐人都特别穷,我们几乎一无所有,但现在确实有一些音乐人变成了富翁,市场也成就了一些音乐人。”

但也不是每场演出都能赚钱,寇征宇告诉我们,曾经在上海一个LiveHouse的小型演出,仅仅卖出去6张票。其他的乐队面对这种情况可能直接就放弃演出了,但窒息还是坚持演完。而且,那场演出本来计划表演12首歌,但最后他们却表演了14首。

谈到那次的演出,寇征宇说:“有一些小的场地,观众少,设备差确实多多少少会影响演出质量和我们的心情。但无论在哪演出,真正享受其中的时候也只有我们4个人知道,即便观众的反响不是那么热烈,但只要上了台,我们就不是特别关心台下有多少人了。其实演出还是要做给自己。”

浅说中国金属乐队窒息乐队
浅说中国金属乐队窒息乐队

330,从酒吧聚会到音乐节

尽管重金属在国内还属于小众音乐,但由窒息牵头主办的330金属音乐节已经办了13年。2002年,寇征宇一个负责酒吧演出的朋友有事去了外地,他找到寇征宇能帮忙找几个乐队在酒吧演出,演出日期刚好是寇征宇的生日3月30日,他也就一口答应了。

当天,寇征宇找来几支乐队,在酒吧举办了一场类似聚会性质的演出,很多素未谋面的人成为了朋友,他也深受感动,于是决定为北京摇滚圈的乐迷们做点什么。

第二年,寇征宇组织的330聚会再次在酒吧举办,他还特地找了一个烤串的大哥,买了10箱啤酒,招待前来看演出的乐迷。后来,330的酒吧乐队聚会就变成了每年都举办的330金属音乐节。

寇征宇说:“330金属音乐节从十周年开始,每年我们都提供免费的热狗。所以我们一直号称是中国第一个管饭的音乐节。我们敢叫‘音乐节’,就是因为我们注重更多的细节。”

2014年,对于330金属音乐节是具有里程碑的一年,观众达到了1400人,完全超出所有人的预计。之前的几届,最高的时候才卖出500多张票。寇征宇表示,那一年很多因素都凑到一块了。媒体平台传播信息的速度要比以前更快,波及的范围也更广。电视媒体也总在讲摇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摇滚,想近距离接触摇滚。再加上那一年的演出阵容也非常好,他们请来了全国最顶尖的几支乐队。

但2014年的成功并未带来2015年更大的突破,结局反而完全相反。最大的原因就是参加音乐节的人太多,相关部门要求观众重新进入会场,致使很多观众被滞留场外。为了安全考虑,最后还是叫停了那天的演出。

寇征宇说:“之后我们把所有票都退了,相当于2014年挣的钱全部都用来弥补了2015年的损失。”但这次的事情令寇征宇感动的是,很多乐迷在收到退款之后就直接上淘宝买了330的周边产品,以此来支持他们。虽然演出叫停,但是乐迷们没有对他们抱怨,大家保持着良好的秩序从会场疏散。寇征宇也深受感动,甚至在台上落泪了。

最近,窒息又在筹备今年的330金属音乐节。为了吸取去年的教训,寇征宇表示,今年的音乐节会限制观众的数量,而且演出现场开设了两个舞台,阵容会更加丰富。

虽然330是寇征宇的生日,但他从未觉得这是一个生日礼物。“它更像是一个考卷,演出越做越大,压力也就越来越大。每年11月我们就会开始筹备第二年3月的音乐节。”寇征宇说。

浅说中国金属乐队窒息乐队
浅说中国金属乐队窒息乐队

全球顶尖金属音乐节——瓦肯音乐节的圆梦路

不过,对于窒息来说,参加瓦肯音乐节对他们来说,绝对称得上是来自上天的礼物。窒息乐队是登上过全球最顶级金属音乐节瓦肯音乐节(Wacken Open Air Festival)的中国乐队之一。但难以想象,他们曾经“拒绝”过来自瓦肯的邀请。

2009年,窒息乐队受邀参加直通瓦肯音乐节中国区Metal Battle的比赛,比赛期间,来自瓦肯的主办方发现了他们,并邀请窒息参加这个全球最顶尖的音乐节。但需要每个人自费1.5万元,迫于压力,窒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

当时,不了解中国音乐人境况的主办方根本无法理解,一支做了十几年的职业乐队,竟然没有这点积蓄。他们甚至一度怀疑窒息并不真正了解瓦肯音乐节的实力。

寇征宇当时也非常焦急,不停地向主办方解释,他们非常明白收到瓦肯邀请意味着什么,绝不是对主办方的不尊重,是他们实在没钱。可无论寇征宇怎么解释,主办方最后还是特别不理解地就走了。

2012年,来自德国的主办方对窒息依旧念念不忘,再次发出邀请,这一次,乐队借助迷笛学校等各种渠道筹集资金,终于登上了Party Stage的舞台。

演出当天下起了特大暴雨,参加音乐节的观众很少,但是在那一年,窒息的3首作品被收集到2012年瓦肯音乐节官方出版的DVD中,而DVD的其他作品都来自世界级的顶级音乐人。寇征宇说:“风雨中总会收获一些惊喜。”

文章来自音乐财经网,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微信搜索公众号:捌零摇滚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