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张浅潜,我想起很早以前有人对她的评论是这样的:我能想到的可以和窦唯比肩的歌手,只有张浅潜。这评价可是相当的高了。她细腻、母性、细碎、柔顺、张狂,却忘了她所可以操控的唯有彻底的偏执,用她的话来说,摇滚乐是一种向自由靠拢的力量。她的声音感性细嫩却带有不可摧折的力量,流畅感人。不加修饰,自然中带着叛逆、轻吟中附着强大的力量。在中国民谣的女歌手中谁都可以忽略,但就不能忘却张浅潜,不管别人是怎么看待她,但她才是真实的自己,下面摇滚北京音乐网为大家带来一篇张浅潜的音乐笔记,大家一起来感受一下,这个女人。

 

张浅潜
张浅潜

我是1989年接触到“摇滚”这个词,那时候人们对流行音乐的认识和了解仅限于《爱你一次没个够》,《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等等,王杰和张洪量的歌大行其道,港台歌手在我们眼中就像遥远天边的一个梦。我刚分配到歌剧团,算是正式开始了工作,在我的心目中,工作意味着事业,而投入到具体事务里,做出一番成绩,是我的理想。我刚19岁,青春活力,无数幻想,不想每天喝着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开始我的音乐生活。我希望过一种热火朝天,赶紧十足的生活,能在其中表现出自己的能力,被人欣赏,这可能就是我当时全部的愿望。

在这个充斥着众多垃圾和混子的时代,只有女性的智慧才能照亮人们的双眼。

从小学习古典音乐,当时只觉得枯燥,到了接触摇滚乐,由于感情和观念的同时趋驱使,竟然能自由地表达创作感觉,这真是不可思议。如果把解放,自由的音乐形式当做我的爱人和生活方式,以及诉说衷肠的革命样板大戏,那么深厚的古典情结在我心中的位置相当于我最爱的情人。这主要是把摇滚乐比作最好的性爱,古典音乐则是最好的精神之爱。

其实我知道没有摇滚,也没有朋克,只有音乐。好的音乐是不分国籍和形式的。有很多乐队,也许他们玩的是死亡,金属,是朋克,种类繁多,可在我的眼里,音乐就是音乐,没有那么多的说法。它就像我们爱一个人,是不用太多说话的,因此给他们分类,成了乐评人没事干和给自己混饭吃的最腻味的事。按我的意思,音乐只要有真情实感和创新意识,它就有资格打动所有听者。

然而音乐本身就像空气一样洁净,就像我们的心灵是天真而充实的,不能要求音乐能带给我们什么。正因为我这么看待自己的生活和精神世界,所以才会不在乎形式的包装。

在我看来,实物必须在你给它定义之前,就找到给予它存在的有利法则,比如摇滚乐,这是一种向自由靠拢的力量,你选择了这种力量和以自由为标志趋向的音乐,意味着你将生活在一大群具有所谓艺术品位和男权思想严重的乐评人和摇滚人士中间。在这个充斥着众多垃圾和混子的时代,只有女性的智慧才能照亮人们的双眼,新的时代里谁也挡不住我们大无畏女流氓们,通过歌唱表现女性的思想和力量。

无所畏惧大概就是新进朋克的旗帜,主要精神状态于此,生活态度也在此。这一时髦物的出现不仅表现出自由独立的思想状态。还在生活上以任性自我的个性为主。对比和他们年龄一样的大学生的天地却在书上,距离现实生活较远。而朋克在天地的路上,是直接与现实对抗的,不仅如此,还充满革命乌托邦的理想情怀。

该文来自互联网,具体出处不详,由摇滚北京音乐网整理。欢迎关注我们微信:balingrock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