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0日,南京江宁大学城的最高处,方山,这座看上去没什么人烟小土坡在那天午间突然聚集了从未有过的人潮。这里面有大学城几个学校近千名学生,乘着一辆辆大小不一的车从南京各处赶来背着吉他贝斯鼓的奇怪青年,以及带着刚刚咿呀学语的孩子来度过又一个周末的一个个普通家庭……青年抑制不住的荷尔蒙,从蒿草根部腾腾直上的初夏气息,有点不明所以的孩童的欢笑在这座小山上混合起来。午后,方山艺术营里简陋的舞台上响起了粗糙的电吉他的声响,把这座从来安静的山立刻吵醒了起来——这里正在发生的是南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本土户外摇滚音乐节,江南制噪音乐节。

那个时候参加这个音乐节的南京本土乐队大概有16支,其中carcarcars,V-day,红色蔓延等现在大多或多或少有了点名气。南京这个城市从来就太安静,不太适合诞生一些振臂一呼的摇滚乐队。V-day等南京本土摇滚乐队也都一直处在半温不火的状态缓慢发展着。他们从来没有放弃,但也没有脱光了一切一头扎进摇滚乐这个不复循环之地。或许就像南京这个城市一样,缓慢、慵懒,才是南京摇滚乐真正的气质。
肆囍乐队属于后辈,他们在2013年末才成立。

乐队的四个成员也大都不是南京人,而是像曾经的我一样从别的城市跑到南京,从此就被这个城市独有的气息深深吸引。在音乐上他们实在是太不同于那些南京摇滚的“前辈”了——美女主唱小新毫不含糊的英文发音,充满时代感和科技感的编曲,变化多端韵味十足的新英伦摇滚曲风,时不时搀和进来的电子音乐元素……这一切都彰显了这支年轻乐队在音乐上无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在我第一次接触肆囍的音乐时,完全不敢相信这是一支南京的摇滚乐队。以我在南京生活四年的经验,南京的摇滚乐莫不是疏懒、忧愁,即使在爆发中也充满了莫名的静默和哀伤,而这也完全符合南京这个城市的气质。肆囍的音乐却开辟了南京摇滚的另一种感觉。活力、时尚、摩登、复杂,最重要的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欢乐。

肆囍,你可以理解为四个“囍”,也可以认为是八个“喜”,不管有多少,肆囍都已经在自己的音乐中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通过他们四个快乐的形象,乐观昂扬的态度,音乐曲风的变化,甚至包括肆囍乐队本身令人惊喜的诞生——给听到他们音乐的人们传达一种情怀,一种在喧闹、忧愁中尚能保持欢喜之情的情怀。在我们刚接触肆囍时,他们才是刚刚有了两首原创歌曲《Walk On》和《Trouble》的新人,在虎牌啤酒乐队龙虎榜的南京站,肆囍以这首《Walk On》收获了好评满满。“春天的感觉”,这是一位乐迷对这首歌简单的评价。

而肆囍新发的一首《Lost》,我也是已经奉为挚爱之作。肆囍乐队如是阐述这首《Lost》——世界的循环,人类的进化,丛林鸟啼,和谐抗争,最后都会回到平和。在跳跃的bassline,充满funk利落感的吉他旋律和女主唱饱满性感的吟唱中,这首歌带着肆囍一贯的欢乐乐感讲述着一个个循环往复,最终都回归平静和不争的爱恨情仇。

肆囍洗刷了南京摇滚20多年来的哀伤和困顿,赋予了这个城市的呼吸一股清凉和欢笑。我想这是所有曾经沉迷于南京这个城市,并到现在一直热爱着南京摇滚乐的人们的一件乐事。2013年之前的江南制噪音乐节,台上的乐队杂乱,唱着一首首让人瞠目结舌的歌,就像舞台下方山上的杂草一样无序但又疯狂地生长着,如今这些草里终于长出了一颗闪烁着阳光色彩的绿草。

一年之后的2014年,第二届江南制噪音乐节将在11月初再次把宁静了一年的方山吵醒,这次它带来了中国摇滚乐里不少出色并业已成名的摇滚乐队,同时它也少不了再一次让自己的孩子,南京摇滚站上主舞台。这一次肆囍这个最年轻的孩子一定会给所有热爱南京和南京摇滚的人们一个惊喜。循环往复,最后我们还是回到这个大学城一角安静的山坡上,吵闹和杂乱会被成熟和有序取代,但始终不变的,就是我们和肆囍一样对这里和这里音乐的热爱,还有音乐响起时我们的欢笑和喜乐。

文章来源:看见音乐(2014.10.29),原标题:万物循环,欢囍如一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