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ife Awaits的歌声里,表露着对于生活的感慨,对于人生的叹息

“直击灵魂的声音”,“看你能撑几秒再爱上他们”……这些评论来自于乐迷们对一支北京后核乐队的评价,他们就是Life Awaits。

Life Awaits(往生)成立于2015年,以泛滥到令人窒息的情绪化创作而被众多乐迷冠以“雅核”标签。此间的情绪是易碎的、肆意蔓延的,同时也是完整的、五味杂陈的,远远超越了很多人定式化认为的摇滚乐的愤怒。

2017年6月的首张专辑《浪涛》(Waves)以极富冲击力的心声、国际化的编曲与唱腔、在各大音乐节展现的现场实力征服了大批听众,短期内即成为炙手可热的国内核团。同年,Life Awaits与许魏洲合作的一首《黑暗边缘》,则勇敢地跨界出击,提升了主流乐迷圈对于地下音乐的认知度。

作为硬核朋克的一种子风格,后核(post hardcore,后硬核)保留了硬核朋克的攻击性,同时更为强调深层次的创造性表达。他们通过旋律与氛围的建构释放音乐张力,而非“利用简短、尖锐与疯狂的爆发力来处理个人面临的问题”。

后核的开创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BLACK FLAG、MINUTEMEN等乐队。90年代,FUGAZI等乐队为其发展做出了努力。2004年,MY CHEMICAL ROMANCE的第二张专辑《Three Cheers for Sweet Revenge》(为甜蜜复仇干上三杯)备受好评,从而让后核进入主流视野。

这种音乐表露的脆弱、孤寂、空虚、困惑,引发着年轻人群的共鸣。所有青春年少的挫折,破碎梦境的无助,对于生活的感慨,对于人生的叹息,在Life Awaits的歌声里都表露无遗。

有诸如“We Are Vulnerable, Eager and Selfish.”的内省,也有“If only I could dream again, I would dream of you.”这样的希冀。

“透过歌声,我们认识到自己是弱小的,是易碎的,是‘人’。”主唱白羽说:“我有种感觉,好像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是抑郁的……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丧文化以及像草东之类的乐队会这么受欢迎。大家都需要一个情感发泄口,诸如此类的音乐在今天看来,也许就是最合适的工具。因为每个人都有被“操”的时候……”

Life Awaits曾将收入分成捐给孤儿院,也许地下音乐在“黑暗边缘”游走的刻板印象是时候被改变了,他们都和我们一样,是情绪化的人,脆弱的人,也是敏感的人,有爱的人。

以上文章节选自腾讯音乐人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