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在华语乐坛,很少出现民谣与摇滚并重的歌手了。早几年,有许巍,有郑钧,不过,最近几年,现在这样的歌手已经寥寥。

十年之内,有个王建房。

这个土生土长的西安音乐人,自从2007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我要活》以来,一直在民谣与摇滚这条双轨中前行,多数人对他的印象来自于那首根据《What are word》改编而来的《在人间》,只是,如今这首歌因为版权争议被下架,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人记住了王建房这个名字。

王建房与王喂马一样,是有着浓郁乡愁的人,这种乡愁,不是一种悲苦,而是对家长的承载与记得,从而在作品中有意无意的呈现出来,比如王建房那首非常出名的《灞桥》。灞桥,位于西安市城东,是一座颇有影响的古桥,王建房用一口西北嗓唱出《灞桥》,就让人觉得他站在灞桥之上,成为灞桥的一部分。

这种摇滚,是许巍的延续。

二十多年前 ,许巍梦想仗剑走天涯,这种梦想影响了一代人,当然也包括王建房,不过,相对于芸芸众生,王建房与许巍的关系要更亲密,这种亲密,甚至渐渐成为了一种承接关系,王建房与许巍一样,都出生于西安,是陕西人,而且他们的声线中都有少年的热血感,这种热血感是以民谣的词、摇滚的编曲内核呈现。

更难得的是,两人还能互相欣赏,也可以说成许巍大哥对后辈的提携,在提携与欣赏之下,产生了合作,早在2015年,两人在东方卫视的跨年演出时合作了《曾经的你》;到了2017年,王建房又与许巍举行《巅峰之夜》演唱会。

这种摇滚,是对生活的思考,对世界的追寻。

在《摇滚先生》的第一句,没有太多传统摇滚式的前奏造势,倒是王建房的声音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这个世界,鲜花盛开,脚下的路,是生命的苦”,短短四句,颇具哲理,开始时对世界的理解,很像多年前朴树在《生如夏花》中描述的世界: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不过,王建房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剥去了遗憾的伤感色彩,而是以禅意的“苦”切入,有一些众生皆苦的普渡意味,但是这种普渡不是无为,而是对待世间磨难的一种态度。

这种摇滚,是王建房的自我认知与自我表达。

在吉他solo的铺垫下,王建房高声唱,“我是自由的,摇滚先生”,这是王建房的式“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因为本质与内核都是自由的。王建房对自我的认知就是唱摇滚的人,所以把这种认知表达为:摇滚先生,那种一无所有也要往前走的摇滚先生。

喜欢王建房,希望这个灞桥之上的摇滚先生。

文章来自腾讯音乐,作者330music,原标题:王建房,灞桥之上的摇滚先生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