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已然,只为自己歌唱的纯粹的歌者

赵已然是一个地下音乐圈里的传奇。从十多年前的三里屯的河酒吧、五道口的开心乐园、黄亭子的声场、亚运村的无名高地、女人街的新豪运……到近些年的星光现场、愚公移山、麻雀瓦舍……经常去这些地下摇滚的演出场所转悠的人,总能看到一个头发凌乱、满脸沧桑、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的老家伙,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但是走到哪都有人请他喝酒,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是你一定知道江湖上有个称谓专属于他:“赵老大”。

 

赵已然是被朋友们逼上舞台的。因为他一直只为自己和朋友唱歌,而不喜欢把唱歌当成一个赚钱和扬名的职业。在公众舞台上唱歌,在聚光灯下唱歌,对于别人是工作,是赚钱糊口的职业需要。但是赵老大太真实了,他始终学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不管何时何地,只要琴声歌声一起,他那张看起来永远严肃不起来的老脸就霎时间凝结了一层数九严霜,悲伤霎时间就从骨头里泛到脸上来,忧郁的琴声和歌声会暴露他的苦难经历和内心的一切。在赵已然的歌唱生涯中,几乎没有一首歌是唱完整的,尤其是那首《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唱到一半,就哽咽得只剩琴声,没人抗议,因为在琴声里能听到他内心的呜咽。大家懂得,大家不忍问,不忍说。歌手分很多种,有的人用技巧去唱歌,有的人是用心唱歌,而赵已然,则是用生命在唱歌。他的歌声里凝结的是他不掺假的独一无二的人生。

 

赵已然被称为地下音乐圈里学历最高的。这话不是戏言,也没有水分。生于1963年的赵已然,陕西师范大学化学系本科毕业,本该按照家人意愿去做一名化学教师的,但是天性酷爱自由的赵已然工作不到半年就开始了持续至今的流浪生涯。就像他专辑里自己说的,他是“一个被放逐的人被自己放逐的人,被自由放逐的人,被梦想放逐的人,被爱情放逐的人。”你会听到全国各地的歌迷们各种版本的对于他的传说。这些年,他身无分文地走遍了中国,是为了寻找,还是为了极致的人生体验,或者纯粹为了出逃,没人知道,只是会听到关于他的越来越多的传说。

 

之所以把专辑名称定位《活在1988》,正如他自己在专辑封套上的说明:“我停在了那个地方,那个纯真年代,那个没有毒品,没有妓女的火红年代,并迟迟不愿离开。”其实,那时候未必没有毒品和妓女,所谓纯真年代,是赵已然主观视角里的世界。他停留在那个时代,因为那个时代里有他纯真的梦想,他一直是怀抱着梦想卑微地蹭饭蹭酒蹭住,四处流浪,落魄时像条狗一样。“对我而言,我的第一生命是自由。我可以放弃一切,但决不放弃自由。这自由给了我苦难,给了我危险,也给了我尊严。”

 

他选择了卑微颓废的生活方式和生活面孔,他可以任由自己的形象邋遢落魄,但他从没有亵渎过音乐,他用他对音乐的恭敬和饱含人生况味的歌唱震撼了听者的心灵,并因此而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和生命的尊严。“我的骄傲是:我因为天性,没有去写垃圾,也没有去唱垃圾,并且一直与垃圾为敌。”是的,赵已然是一个纯粹的歌者,只为自己歌唱的纯粹的歌者,用生命去唱歌的歌者。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