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2014不再听摇滚二月篇》的时候,选了一首南无的歌,恰是过年,回家拿着手机一直在放着,结果被老妈听着了,于是把我大骂一顿,我看着她那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表情,垂头丧气的走开了。随后几天,我躺在床上想这事的时候,觉得当时应该给老妈放一首舌头乐队的《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当然这事想归想,还真不能实施,要不然大过年的老妈拿着棍子把我赶出家门那且不是连春晚都看不成了,这样还怎么建设和谐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了。

咳咳,好像又偏题,那还是说南无乐队吧,他们是干什么的,唱歌的?好像不是耶,他们好像是在中国搞文艺工作的,装逼有门道吐槽无止境摇滚北京音乐网。哈哈,

南无乐队2007年成立,他们汲取中国文化的根基营养,寻求中西音乐多元的表达手段,创造出富有中国美学韵味和青年幽默特色的杂交再生品种,这种风格被乐队称之为“南无文艺”。

南无乐队的作品表达了新一代中国年轻人对于自身与社会生活的深度思考,真诚自然的吟唱那些潜伏于市井的小故事、大道理,以与时俱进的音乐方式和现场表现获得了不同领域观众的接受、理解、共鸣。乐队遵循思考之独立、艺术之跨界的“南无文艺”大路线,力求将南无的能量涉及音乐、表演、写作、设计等领域。

南无乐队

Made in life

地铁站涌出的年轻人,每天像河水一样多,以后,永远,也并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物,房租,包子,电话费,感冒药,送给小丽的花,是人民的孩子人生奋斗目标里最不大尾巴狼也最迫切的部分。南无就在这条河里,既不比你浅,也不比你深。你跟南无,轻易就能成为“咱们”,这是件叫人轻松的事。

Made in china

Livehouse涌出的年轻人,也逐渐像河水一样多,哭泣的胖妞,你以为你的偶像哥会望向你的痴情吗?请原谅他们吧,摇滚乐太难表演了!为了能把它演好,那些小洋人牌酸菌有时候都忘了自己并不是列侬科本席德。对于艺术和技术,反对拿来者和拿来忘本者同罪,保护民族根基文化避免文化趋同这个全世界首脑们都在开会的问题多么时尚,把“土摇”扁在嘴上的小时髦们却仍然只对一个个山寨汉堡趋之若鹜。摇滚北京音乐网。

三成熟的牛扒吃的一些小时髦膨胀且消化不良,甚至不愿反刍自己母亲的乳香······不限制胃口的花样,和不阻挡胃口的回归一样重要。此时,你正在跟南无用这个国家最普通的话说着人话,谈谈你们熟悉的青年民生,这之间的幽默甭管冷热Chinese们都懂,就算上豆瓣矫情一下也大可不必非得文艺,不装26个字母里的第2个,这是件叫人轻松的事。

Made in南无

艺术家涌出的个性,向来像河水一样多,南无六个人,闷在自个儿家的时候都是艺术家,凑一块就只是一支乐队,互相懂事儿似乎是一支乐队长命的最低保线。 “南无是什么风格”这问题和“南无最满意哪首歌”一样难解一样没劲,希望你从南无首张专辑的双CD里和专辑封面上寻找个体感受。

身为南无的第一个孩子,拼合了他六个老子的各种基因但比他的六个老子都有样儿,不奇怪,有句中国真理叫有容乃大,南无音乐亦是此道。他们在创作五首佛教歌曲时意识和手段的双革命,宣告了南无乐队也在对现世和肉身之外另一股力量的探索。南无只是一个名字,南无不是佛陀的布道者,他们谨以音乐和赤热单纯尚在的青春,向信仰所关于的一切行礼。总要坚信些什么吧,尤其是对爱,这也是花花世界里一件叫人轻松的事。

文章来自南无乐队豆瓣小站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