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先生,一支广西成立、在成都成长、进驻北京的年轻摇滚乐队。他们一直在以一种更为轻松柔和,易于大众接受的表达方式传递他们的音乐与爱。与其用狭义的摇滚乐队去桎梏他们,不如说他们音乐的开放性和动听程度使得他们拥有了更广层面的受众群体。没错,他们是摇滚乐,但绝不仅仅是摇滚乐而已!

 

他们目前一共发布了两张专辑。同名专辑《海龟先生》,可以说这是一张拥有流行讨喜面孔和根源摇滚乐身躯的专辑,说它讨喜,是因为它远离了躁动蛮横的精神气质,有着朗朗上口的美妙旋律骨架,出身于亚热带的乐队,在充沛吸收阳光雨露之后,做出的音乐也呈现出迷人的多色光晕,原始三大件乐器配置,又保留了摇滚乐纯真直接的面貌。这张专辑总结了先生们多年的音乐道路,从最初的探索到现在的从容摇摆。

 

第二张专辑《where are you going》,夹着上张专辑的余味,里面差不多一半的歌还处在发泄和不想表达的分裂中国。这一半的状态,是对权威的失望和对责任的逃避,是疲于被类似“反抗”这种政治正确的摇滚主流题材劫持,是不可名状和无所谓的,另一半是思考与责任。

 

海龟先生一直在诉说着,摇滚的意义在于批判后的自我纠偏,下面这段话是海龟先生主唱李红旗的一段自述,审批未通过的传记自述。

haiguixiansheng

我们乐队跟摇滚呆了十年,发现它总是在质疑和沉溺,却无法解决问题。到现在很多摇滚者都还认为:权威真空,漠视契约暴力,吸毒,淫乱是很酷的事情。摇滚打着摇滚的幌子,却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在道德实践上更软弱。它把真实等同于高尚,当成堕落的借口。摇滚北京音乐网,它只要真实而不关心未来。

 

对于我们来说。摇滚的积极之处在于它打掉了我们对人性的期待,意识到人都是有限的,是需要被怜悯的。摇滚本质上是对人性失望、不相信人性的,正如圣经所说的人人有罪,没有一个义人。那么,除了“一起堕落”和“怀疑一切”,还有别的出路吗?关于善与恶的判断,有没有高于所有人的绝对标准呢?能否让这标准加入,使各自为阵,谁也不服,有限有死的我们真能确信何为善恶么?

 

类似这样的思考不断被连于基督的教会影响并更新,且指导了我们另一半的创作。至于“你要往哪里去?”这个问题本身,我们和每天都要讲它很多遍的出租车司机,一样陌生。

                                                                                                                                        ——李红旗

本文来自互联网好几个地方,由 摇滚北京音乐网 整理

欢迎关注我们捌零摇滚微信:balingrock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