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也会成为流行,点评过去那支叫逃跑计划的乐队

逃跑计划乐队,五个小伙子组建的乐队,其火爆程度似乎都已经赶超了五月天。很多文艺青年听了他们的歌,直接就说:太感动了特么哭着听完他们的歌。而很多为了赶上时代潮流,也到处说,逃跑计划的歌很不错。嗯,他们的歌是不错,作为摇滚北京音乐网的站长是有凭有据的,因为我在我周围放他们的歌,我身边的人终于不会骂我听死人唱歌了。于是我就高兴了,我听了摇滚又不会被不听摇滚的人骂,由此可见,他们的确不错。

 

但是,我今天不是来讨论逃跑计划到底是错还是不错的,估计他们的脑残粉会把我骂死的,居然是脑残粉,那我们就来说说这支摇滚乐队的最初状态,算是科普,为你们装逼提供最优质的素材,摇滚北京就是这么牛逼。既然是最初的状态,那么下面两篇文章写在2009年,分别来自逃跑计划的好友胡宁扬和凤凰音乐。

逃跑计划

2006年我在校园乐队大赛上要了毛川的电话,让他在世界杯直播的时候,来我的节目里唱歌。当时还有另一个小孩儿张旭,他俩倒班儿每天写一首新歌,现场吉他弹唱。毛川唱起歌来很富感情,是打动我的一点。加上世界杯的跌宕赛况、大家的疲惫状况,有几次听他的歌鼻子倍儿酸。

 

他写的那首《上半场下半场》我现在还记得:“这段时间以来太疯狂,都忘了身边你的过往,只顾着自己欣赏,每次入睡都已天亮。突然咆哮,时常紧张,酒喝太多,饭也吃的匆忙。上半场,下半场,你一直陪在我身旁。亲爱的,请原谅,四年以内绝不会再这样,世界杯结束我就陪你逛商场,带你去游乐场,一起疯狂。”毛川那时第一次上直播节目,他说世界杯期间去西单,都被人认出来了。

 

最后一期节目是德国队获得第三名那天,他们唱的歌是我写的词,《说好了不哭》:“谁都不想结束夺冠的征途,可以跪下亲吻草地,还有芬芳的泥土。但英雄不轻易服输,允许你拥抱我的痛苦,不过兄弟请你答应我,说好了不哭。我们不哭,因为说好了不哭,四年之后的世界杯我们还一起欢度。我们不哭,因为说好了不哭,如果有泪水也是为了感谢这份祝福。”

 

那时毛川的乐队还叫孔雀,后来改成逃跑计划,他们的形象变得很英伦。有一次在南锣鼓巷的CD店里看见他们的EP,我特别骄傲,就好像有我的功劳似的。

 

08年毛川发给我他的新歌《08年我们结婚》,很好听。今年春节拍特别节目,我请他们过来唱这首歌,我说你得改改词,他说可以但不能改得太狠,他们是尊重艺术的人。我说我也是尊重艺术的人,不用改得太狠。凌晨一点,五个小伙子穿着单裤单褂,在零下的露天低温里,嘴里喷着白气像马一样又唱又跳,我穿着两件棉袄又心疼又狠心地让他们录了好几遍。“08年我们结婚,永远在一起看黄昏,在奥运开幕的早晨,永远凝固那青春。我们结婚,带你去千山万水,在金色沙滩找回失去的纯真。”

 

周末毛川请我去看了逃跑的专场,我发现他们的乐队越来越专业了。台下相当多的粉丝尖叫蹦跳,我坐在角落里,特别明白毛川的感受:只要爱,就有乐趣,就能坚守。

 

我支持他们,因为他们在认真地做音乐,还因为乐队成员都挺帅。

----------------------------------------------------------------------------------------------------------

“逃跑计划”最初叫做“过山车的逃跑计划”,被歌迷简称为逃跑计划。这个名字的意义反映了包括他们在内的许多人的心理状况,生活环境、理想、一切,简单地说,就是当你厌倦所处的环境的时候就想逃跑,就想走开。可是真的能够走开吗?又走不开!所以需要音乐来泄,他们也需要音乐来发泄。英文名称是Perdel,perfect delete,完美删除。

 

逃跑计划认为自己音乐最大的特点就是“实惠”,无论是什么风格的音乐,只要自己的方式能够打动听众、打动自己就是好音乐。他们更不希望能音乐风格来限制自己,认为限制自己就等于是限制别人了,就失去了音乐开放自由的意义。

 

逃跑计划认为现在的音乐环境处于良性循环之中,音乐氛围也会越来越好。一是,乐队越来越多很多,而且每种风格都可以找到,也许以后形容摇滚乐不再是地下的,摇滚会逐渐浮出水平,也会成为流行。另外,乐队、调音师等从业人员更加专注且专业,演出现场和音效设备有了长足的进步,包括乐队Manager的意识、海报都已经非常国际化了。而且,现在有非常专业的LIVE HOUSE,里面的设备都是世界级顶尖设备,在使用的过程中,对音色、对技术、对脑袋中的理念都是飞跃。最后,他们补充说,中国已经达到了这种必然,这样的艺术元素需要一点点蜕变。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