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西北的另类摇滚,评论苏阳乐队

今天在我们捌零摇滚的微信平台上转载了红色妹妹的一篇文章,是推送了苏阳乐队的一首歌,《凤凰》,该微信内容是这样写的:

 

这首歌是一个故事,通过查阅百度百科,我知道唱这首歌的人原来是浙江的,后来生活在了宁夏,于是他根据宁夏花了创作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这首歌就算是其中的一首,之前和万晓利在798开演唱会的时候唱过,还出了一个现场专辑,我还买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听这个人的第一首歌不是这个歌,作为装逼的我肯定要全部听啊,之后最喜欢的又是另外一首歌,有一天我向朋友推荐了这首歌和那首歌,他觉得一般般,后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联系我说这首歌唱的太好了,虽然我说另外一首也好,但是他说就这首好,其实我也承认这首歌好,不然就不会向别人推荐了。

 

据我所知,之前这个乐队有个乐手是西安某个县上的人,也许是周至也许是户县,后来,这个乐手去世了,年仅45岁,然后这个乐队有个客串的唢呐手也相当牛逼,貌似是吴氏管弦乐第多少代传人,而且家里几个弟兄全是吹唢呐的,因此这个唢呐手还参加了北京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开幕式特写还上了当天的新闻联播及焦点访谈,这个唢呐手的名字叫吴泽昆。

 

那么,今天我们摇滚北京音乐网就来说说这支叫苏阳的乐队。

苏阳乐队

在当下苏阳可以说是目前中国最优秀的民族摇滚音乐家。苏阳将西北民间音乐“花儿”,传统曲艺形式秦腔等与当代音乐进行嫁接、改良和解构,并通过西方现代音乐的理论和手法创造出一种全新的音乐语言。他的音乐对当下中国社会转型期给予了莫大的关注,是中国当代音乐领域内极具鉴赏性和保存价值的艺术品。

 

苏阳的音乐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西北版的另类摇滚,以煤油炉式的、以红辣椒式的分散与跳跃性手法,结合西北民歌宏大与苍茫的音律杂交的母语摇滚。人们可以在任何时期,以任何的动作、心态去倾听这样深厚的,包含着激动的音乐。在更高的层面面,这种尝试的意 义在于一个中国音乐家对全球化和多元文化的理解和探索。而对苏阳来说,10年的艰辛与磨难化做十首通达古今,音盖江河的诗唱。

 

不以种族的名义,不以地域的名义,不以文化的名义,不以立场的名义,仅仅以音乐的名义,用音乐标准去检验音乐品质,苏阳和他的《贤良》等待着你的检验。伪装的人会很快死去,赤子会不朽,并一直被人们所铭记。

 

然而在今天,我们可以有自己的语言吗?可以有自己的习惯吗?能发出离人群最近的歌声吗?能在生活中歌唱吗?能让眼泪和笑都在歌唱里更直接吗?能尝试让血液回到身体里来吗?通过喉咙,可以有自己身体发出的歌唱吗?希望能听我们掩盖的笨拙的表达下的声音,有关逐渐被公路和楼宇吞噬的土地,有关简单卑戝的像蚂蚁一样奔波惶恐繁衍生息的人群,有关我们血液发出的哭和笑,有关变了形的家乡的消息,有关生活的细节,更多,但不仅如此。

 

以上内容部分来自红色妹妹的微信公众平台,部分来自大旗摇滚。更多资讯关注我们的微信:balingrock

qrcode_for_gh_763740a84dd7_258

暂无评论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