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接触山人乐队的时间是比较晚的,2014年的时候我开始做“不再听摇滚”系列的时候接触到他们,顿时被他们美妙的声音给打动了,然后那段时间就一直听他们的歌,再后来,我看到关于他们的一支公益短片,是偏远地区支教,教当地孩子音乐,顿时就被这乐队给吸引了,今天让我们来谈谈这支叫山人的乐队。



山人乐队

山人乐队,他们来自云南,取这样一个名字不言而喻。有山的质朴山的真诚但没有山的伟岸山的孤傲,甚至不算典型意义上的摇滚乐队,但这并不重要。

他们知道自己做不了时髦的音乐,所以一直将耳朵贴近民间,山人自有妙计,他们的音乐一如他们的性格:质朴内敛,灵性轻扬还携有一丝狡黠。没有钢筋水泥人情凉薄没有痴男怨女,只有云贵高原山人最简单的冲动最质朴的憧憬和最本能的困惑,还有对身后山的眷恋。生活是艰苦的,但他们的音乐和做音乐的态度是简单甚至本能的。乐队唱游于北京和昆明之间,参加过第二届北京迷笛音乐节,丽江雪山音乐节,第七届MIDI音乐节等数

回到高原,回到民间,回到音乐。请清洗一下你的耳朵,朝着山人歌唱的方向,在高原无污染的天空下看“大白飞机擦天擦天地飞过”,看“孟富贵和贾美丽”“日子过在刀尖上”,透过满天繁星看“彝家山寨”清朗的“红月亮”山人的音乐,把恐惧及卑微放大,把小人物的生活状态通过显微镜直接拍在你面前,不管不顾。

属于现实批判主义阵营里的一份子。他们的音乐代表着城市的底层发出声音:外来务工者、失业者、怀揣着远大理想却只能为一顿饭折腰者,捕鼠能手,总是逮不到耗子的“笨蛋”等等。多半是质疑,叹气与悲凉。摇滚北京音乐网。对于煽情或愤怒采用得过且过的迂回手段,各种滋味都想尝试,但也因此失掉了表达的重点,都想聊,但时间有限,因为语速快,信息量大,对于观众而言是一种考验。在音乐上,这种因为企图兼顾而失掉重点的硬伤则更为突出。

山人乐队的同名专辑中的音乐风格呈现出一种杂食性,跟全世界的根源艺术一样,是源于祭祀仪式或农耕社会休闲活动而延伸出的艺术形式,飞掉的旋律,忘我的节奏,及其对神的崇拜。

以上部分内容来自 互联网,具体出处不详。山人乐队的公益短篇已推送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欢迎关注:balingrock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