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爱民谣唱遍大江南北,当代独立音乐开启了民谣辉煌元年,时代新青年,不会哼唱几句都不好意说自己前卫进步青年,我们非常文艺,我们有情怀,我们有情调,就是喜欢去livehouse看现场呢

《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这个歌一听,就感觉回到了的大学时代。完全是在唱那个时候在上海谈恋爱的女生的心声嘛
通话中:啊!喂喂?男票吗!!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根本不用说地点啊……

当年,你要是在周五,或者周六误入肯德基人民广场店,你会觉得,怎么半个餐厅的女孩子都在补妆?【一点没有夸张】
进去的时候,大部分的电话内容是:我在吃炸鸡?你在哪里?

后来,姑娘们会被陆续前来的男朋友们带去windows,Pegasus,Babyface,Cs,新旺茶餐厅等等,或者其他地方【手动眨眼,10年前去的地方】

是的,那个时候,人们谈恋爱,人民广场肯德基,属于恋爱的地标,是等待你的地方。
所以,许多人时隔10年听到歌词,百感交集。

—小农人

《南方姑娘》

大学前身边几乎是清一色土生土长的北方妞儿,对于南方人的印象只是模糊地停留在“精明、会做生意”上,没什么深入地了解。这种认知是整体性的,不会单拎出来男人或者女人评判,如果说有,南方姑娘,在脑子里的感觉该是长发及腰,曼妙温婉,谈笑都是轻盈淡抹的,就像赵雷歌里唱的,“她在来去的街头留下影子,芳香在回眸人的心头,眨眼的时间芳香已飘散,影子已不见”。

外表虽如此,但总隐隐觉得,南方姑娘,多数不是简单角色。

后来上了大学,圈子的局限打破了,东西南北方姑娘的美也都领略了一番,身处中原的河北姑娘,好像是地缘的关系,较之极边地区的姑娘,也显得中庸,不怎么出挑了,那些边缘地方的姑娘,似乎特点也更鲜明一些。

大学里接触最多,或者说,让我以偏概全地对南方姑娘有概念的,是舍友兰子。

大一失恋喝酒买醉,嚎啕大哭,把宿舍折腾得鸡飞狗跳。

大二自己办社团,虽然最终散伙,却识得了三五个外系校友。

大三展开跨国恋,与学校留学生你侬我侬,终也劳燕分飞。

大四爱上走四方,背起背包,西藏、青海、敦煌、西安一路飘下来,没钱的时候搭车、露营都做过,成了名副其实的背包客。途中结识新男友,是书里写的那种居无定所、四海为家、放浪形骸的“在路上的人”。

毕业后,梦想去文莱支教,却无奈考试未过,倔强地选择第二年继续。

毕业两年,鲜有声息。据说和“路上”的男友在云南一路边工边玩,后又租了地方,开起了客栈……

那时候圈在象牙塔里,还在傻傻混日子的我,不太能理解她的风风火火,后来被惰性或是胆怯贻误了各种时机后才意识到,这种说风就是雨的冲动是多么可贵的品质!

其实我也不是个多么安分的人,但我的不老实是种温吞的躁动,而她,是那种遮掩不住的雷厉风行。

— 陆离queen

《不找了》

郭旭的这首Demo《不找了》用他带有磁性的烟嗓和真情实感的流露,感动了无数听众,也引起了那些在感情世界里如小鹿一样乱撞的人的共鸣,为他们展现了不一样的感情世界。有人说,一首歌曲就是一个故事,也是一段人生插曲,过往注定了覆水难收,未来更是触摸不及。当岁月尘封了所有的起起落落,唯余颓败苍凉的记忆直抵内心。冷雨掠过,滞留的尘埃掀起一抹寒流,浸入涣散的眼眸,暗淡了风景里所有清浅明朗的笑靥,伤了气数,碎了心门。而《不找了》了,正是如此意境。

—————————————————————————————————————

大顺说已经很久没喝过贡茶了,让我请他喝杯,我笑着说,穷到这个地步了?

后来才知道那时候的大顺真穷,车卖了,房子也卖了,那天我们站在广场前,秋末的深圳风很大,吹的广场中央的喷泉水雾乱飞,映衬着灯光我们显得落落。逼仄的街道人山人海,两侧都是服装首饰店,卖力的售货员站在塑胶凳子上拍着手掌吹着口哨叫卖,公交车靠站,鱼贯上下的人群匆匆忙忙,大顺望了一眼远处说,城市真好,所有孤独的人聚在一起,看起来那么热闹,每天路过的人谁也不认识谁,每个人的圈子就那么几个人组在一起却是一个千万人口的城市。

我说,以前遇见的人少,但没有人感觉孤独,现在走的越来越远,见到的楼越来越高,遇见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心却越来越孤独,有些话学会了放在心里,有些眼泪也只留给深夜。我记得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在很偏僻的一个地方,公交车很难等,不愿等的就坐黑摩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还会怀念刚刚开始的地方,楼越高仿佛孤独就越盛。

和大顺聊了很久,站在广场的中央,天空呈现着青灰色,远处钻出地面的地铁呼啸而过,车来车往,人来人走,那一次大顺只是路过深圳,等到夜里十点钟,送大顺去火车站,他买了去了云南的火车,硬座。

 

我问他需要钱吗?多的没有,两千还是有的。

大顺说不用。

后来在从朋友那里知道,大顺在大理流浪了半个月,靠别人接济,那时候真是如鲠在喉,总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有些人是咬紧牙也不愿意麻烦朋友的。

去年大顺生意好转,跑到深圳请我吃饭,去了豪华的大酒店,我说,那一年去大理为什么不要我借给你的钱。大顺哈哈笑起来说,不见,你在意这个干嘛,我是去体验生活,人啊,一辈子是要什么都经历了才算完整,掉到了谷底痛了才能奋力反弹。

酒店的空调开的很大,灯光明亮,落地窗前能看见整座城市的风景,穿着整洁的服务员站在门口,菜肴干净漂亮,大顺喝了点白酒,他酒量不好,和我一样,喝一点酒就满脸通红,大顺说,不见,有没有一个人是你想见却又不敢见的。

我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大顺说我有,把她的电话号码背的很熟很熟,所有的密码也都用她的电话号码拼凑,我以为那个号码是我和她永远不会变的联系,我努力,我奋斗,有成功,当然也有失败,当我想向她表白的时候,我拿起手机,颤抖地在屏幕上按下那一串数字的时候。

大顺缓了缓说,妈的,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大顺说那时候他泪流满面站在有她的那个城市街头,一个人走了很长的一条街,步步回头。

我看着大顺,大顺举杯笑了下说,那时候才知道人与人的联系原来那么脆弱,就像我和她,一个电话号码,这唯一的联系断了,也许就错过了。

我说,兜兜转转只要有心铁定还是可以找到的,现在这个社会,找一个人不难。

大顺说,不喜欢找,也找不到的,那年事业失败,来深圳,去云南,想一个人流浪,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啊,在奋斗啊,总觉得欠生命一点什么,所以那时候反正无所事事,就到处跑,坐最便宜的火车,住最便宜的酒店,吃最便宜的快餐,就想着能走远一点,能走彻底一点,把该见的老友都见见,谁知道下一次告别是不是永远,把向往的地方都走走,留下的脚印放在记忆里就不会有遗憾。后来到大理,感觉那真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有很白很白的云,很高很高的天空,以前认识她的时候就像两个人来一次,后来我就在那里呆了半个月,算是等她吧。

我说,她没来。

大顺说,没来,不是电视剧,没有那么让人激动落泪的情节。

那天从酒店出来,大顺说想去酒吧,我说太晚了下次再去,大顺说去吧去吧,反正没什么事。然后被他拖了两条街到一个很僻静的酒吧,人很少,可以说有些清冷,大顺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刚坐下来,酒吧的歌手唱了一首民谣,是郭旭的《不找了》,我忽然愣住了,大顺也愣住了。

我坐在角落\看霓虹闪烁\这个城市一如既往的寂寞\我知道\我的世界\已经没有你了\过了这么多年\也应该忘了。

时常会软弱/也总想洒脱/我那迟迟不来的爱情/你在哪儿啊/有时候/张开怀抱/你才知道自己/有多脆弱/开始习惯隐藏/不再乱想。

不找了找不到的/你还在想些什么/这世界已经疯了/你就别再自找折磨/别找了找不到的/上帝已如此忙碌/该来她总会来的/别找了。

一曲下来大顺泪流满面,苍凉的曲子把所有过往揉碎了放进记忆里,昏暗的舞台,一把吉他,一支话筒,就是一个人匆匆往往的脚印。大顺请那个歌手喝酒,两个人边吃边聊,时而抱头大哭时而杯酒交酌。

有些路一个人走过了就成了回忆,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是一生,有些号码烙进了记忆变成空号,有些眼泪倒流进心里也会开出花朵

—方不见

《董小姐》

看了很多答案,觉得不对,不是这样的感觉,并且受到了启发。当我开始猜想宋冬野是不是在说反话?然后我开始思考了具体歌词。对,他就是在说反话。

“董小姐,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 就算你和我一样 渴望着衰老”:董小姐你一定忘记了你的微笑,就算你和我一样渴望着青春。
解释:很明显的反语,引出下文的“嘴角向下”这样的苦脸,所有很明显董小姐早就忘记了微笑了。以此猜测,渴望的可不是“衰老”,而是衰老的相反。

“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就像安和桥下 清澈的水”:董小姐,你嘴角向上的时候才是真的美(因为你已经忘记了你的微笑),不然就会像安和桥下那臭水沟。
解释:嘴角向下,是悲伤脸,安和桥下的水真的清澈吗?为此我查了一下,有些小失望:

“董小姐,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嘴上一句带过 心里却一直重复”:董小姐,你知道我很单纯玩儿不过你,再复杂也只是个动物(不比你们心机人);嘴上说的再多心理却还是空空的不是吗。

“董小姐,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董小姐啊,(有你的)鼓楼,夜晚是多么漫长,我那最亲近的朋友啊(董小姐就是他说的陌生人?),你怎么不给我一支兰州呢。
解释:宋胖子自己说过“我不抽兰州”,所以真正喜欢兰州的只是董小姐吧。在北京买兰州,并不容易。在这里也有一种反讽的意味,给我一支我不感冒的香烟也好。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所以那些都是真的。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解释:这句话暴露了宋冬野反语的动机,他想说的就是,我知道那些事情都是真的,所以你才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单纯,而是真的经历丰富吧。

“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 董小姐”:这个可能是整个歌曲唯一没有反语的歌词了。这句歌词对于上句,应该是单纯的自己在复杂的董小姐面前被耍被骗(“骗”可能不准确,但是找不到更合适的替换词),招架不住她的那种“野”的无奈吧。当然,也可能表达的是,我配不上我本来爱的人,不能给她更好的生活,而在这里我只是想给董小姐你诉说一下我的绝望而已。

“董小姐,你熄灭了烟,说起从前,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 还有明天”:董小姐你作为“陌生人”熄灭了兰州,说起的你“没有故事”的从前,你说前半生都已经这样了,还哪有什么明天。

“董小姐,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在五月的早晨,终于丢失了睡眠”:董小姐啊,你知道我真的很想对你说再见。在五月的早晨,昏睡过去了。

“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 董小姐,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那都是真的,而你却在不厌其烦地安慰我这个无知的少年。
解释:’不是真的‘,和这里的点破’会是真的’,又一次暗示了通篇都在说反话。“无知的少年”和之前的“我也是复杂的动物”形成对比,这样的自嘲只是说我再复杂,在你这里,也是无知的少年。

“我想和你一样 不顾那些所以,跟我走吧 董小姐”:我怎么可能跟你一样,不顾及从前的故事?所以让我走吧,董小姐。

“躁起来吧 董小姐”:沉静下来吧,董小姐。

—Aslan

《南山南》

马頔:我写过一首歌,叫《南山南》,常有人听完后说它太悲伤,接着问起,这首歌里是不是有一个故事。我说,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它就已经和我无关了,你掉的眼泪,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独自在海上飘飘摇摇,当你看厌了沿途的风景,你一定会遇到它,并在它南面的海岸上短暂停靠,有一瞬间,你自以为是地认为会和它永远接壤,却想不到还有一天,你会再次起航。我忘了问一句:在南方的你,还好吗?

—马頔

奶奶。因为南山两个字。因为古老的歌。因为大雪纷飞。因为谷堆。因为墓碑。
我小的时候没有见过山。出了家门口向西步行不过百米,是一座桥,然后是麦田。平坦并且一望无边。无数次夕阳像腌了三个月发红的咸鸭蛋蛋黄一样,油润润地慢慢向河流田野晕染开,我都会想太阳落山后山里的夜晚是什么样。入暮了。吃晚饭推开碗筷就想出去玩。奶奶说:天黑了,南山的老狼要出来吃人了。

那时夜幕总是一片透亮浓密的黑和蓝,星星像随手撒的一大把碎钻。被晒了一天的屋顶微微发烫,铺上竹篾编的席子和褥子,晚风习习。奶奶一边给我扇扇子,一边继续讲:老狼变成卖货郎,拉着平车来到了村里,打开箱子,里面有好多红头绳花手绢针线和洋糖,一群小孩围着,二小家里穷,想吃又没有钱。老狼说,你跟我走吧,我家有可多可多的洋糖,你想吃多少吃多少。二小就跟老狼走了。老狼在前面拉着车,二小在后面坐着。二小问,卖货郎呀卖货郎呀,你裤子咋一直动呀。那是老狼的尾巴,它没地放只能放在裤筒里,老狼说,那是我拉车累的啊……

奶奶讲过的很多故事都忘记了。记起的更多是长大后慈爱关怀的细节。上次回家去老房子那边看了看,房间空空荡荡。想起一句诗: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真希望天堂无病,南山无悲。

—竹喧

《我要你》

电影《驴得水》的故事背景是1942年,经典歌曲《夜来香》也创作于1942年,如果说电影《驴得水》本身是在记录人性、表达荒诞、触动悲情,那么《我要你》则是以一股极具反差的文艺气息飘洒到每个人的内心。这种源自音乐本身的烂漫、向往、直接,与年代背景、故事剧情、价值观相互碰撞,不经意间注塑成一代人的信仰和迷惘。

许多人都表示爱上了三民小学的数学老师兼会计张一曼。

观众被她的随性不羁震撼,被她的可爱烂漫打动,为她的多才多艺折服,也为她的悲惨结局落泪。

且不说扮演张一曼的任素汐长了一张完全不像女主角的长脸,在一众小花小旦中实在算不上漂亮。

影片中张一曼的角色塑造,更是颠覆了人们对以往中国影视作品中女性形象的认知。

要说她最大的特点,恐怕就是:骚。

“骚”在中文语境里,通常是个贬义词,而且仅针对女性,到了张一曼这里,却变得暧昧,甚至有些梦幻了。

要知道,中国影视作品里的女性对性的态度往往是模糊的、娇羞的,即使面对心仪男性的“索求”,也总是欲拒还迎、半推半就。很少表现出女性享受性本身,因为那样太“淫荡”,不“矜持”。
但《驴得水》中的张一曼则一反常态,性欲旺盛、言行大胆,撩拨裴魁山、勾引铜匠都相当直白粗暴,差点连特派员都不放过。电影中的许多笑点都来自张一曼毫不掩饰的黄暴台词。

以往这样的女性角色,都被塑造成“淫妇”,比如偷汉子、杀亲夫的潘金莲,为什么同样是追求性自由,一个得到了观众的喜欢,另一个却要被世人唾弃践踏呢?

八成是因为张一曼虽然风流,却又单纯没心机,率真不做作,换句话说,“毫无婊气”。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驴得水》插曲《我要你》直截了当的歌词,就是张一曼的写照,唱完之后还不忘自夸,“我要是在上海,有周璇什么事儿啊”。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女性原本就是保守被动的一方,并且没有物质上或资源上的优势,即使主动要求,也常常把性当作一种赠品,随着爱和同情一起送出;又或者是一种交易的筹码,用来换取男人的感情、信息、帮助等等“资源”。

《驴得水》里的张一曼则不然,她享受的是纯粹的性,是性本身。

她和裴魁山“有一腿”,却并不要裴魁山的爱,也拒绝了可能有的更好的工作,面对裴奎山的表白,她只说“我没想到你会那么想”;

她“睡服”了铜匠,却也不想破坏铜匠的家庭,催促他快回到自己老婆身边去。

她和男人发生关系,只是因为她想要,她喜欢,除了性,她并不想从男人那里得到别的什么。

这简直太酷了不是么?

集博爱与薄情于一身,简直就像一个……男人。

难怪有人说,她是中国影视作品中女权形象的巅峰。

然而这就是问题——在一个由男权主导的社会,人们对于男女两性的性开放程度,总是持着双重标准,对于追求性自由的女性,民众总是带着恶意,而这恶意既来自男性,也来自其它女性。

李银河曾在随笔中说,“对男人的性活动,人们永远给予正面的评价,如果一个男人有很多性经验,那只能说明他有钱、有权、有闲、有魅力甚至是身体好;对于女人的性活动,人们却永远给予负面的评价,如果一个女人有很多性经验,则说明她轻贱、放荡、不知廉耻,人们会无情地将她唾弃”。

男性追求性的征服,被认为是一种荣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甚至是一种成功的象征。

而女性如果追求性的欢愉,却会被认为是一种耻辱,只有识大体、自我牺牲的女性才会为人称道。
无论如何,中国银幕上能出现张一曼这样的角色,并且得到观众的喜欢,至少证明了男女平权在中国取得的进展:一个像男人一样享受性本身的女人,没什么可耻,甚至还很可爱。

惟愿在这之后,我们的社会更包容,“骚”不再是仅针对女性的贬义词,不要让天真烂漫的张一曼们死于口诛笔伐;

而追求自由的张一曼们也变得更强韧,不屈服,为我们留下更多动人的歌。

—影视怪蜀黍

《成都》

其实,赵雷唱的不是《成都》

唱的是每个人在心底深处

小心翼翼守护着的故地与城池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小细节,其他的歌手唱歌的时候,场下的歌手都会评头论足说两句。唯独雷子上场的时候,所有台下的歌手都在安安静静的听,袁娅维和林忆莲靠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就放下了作为艺人的形象。那一刻我看到的不是两个女艺人坐在台上,而是两个二十岁姑娘,那神情分明是二十岁姑娘看自己心上人才有的。也许这就是民谣的魅力吧,简单的旋律,不太复杂的编曲,普通的的嗓音,不需要炫技,也不需要多余的动作,就那么简简单单的谈两下唱两句,就能把人拉到回忆中的某一刻。能让人吃到哭的,永远不是饭店里的大菜,而是外婆煮的粥,妈妈熬的汤,爸爸的蛋炒饭,心上人的一碗素面,简单却能直指人心。

—张凯

《春风十里》

有这样一首歌,它的名字听起来就很“芳香四溢”,它叫做《春风十里》。

我们都知道冯唐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其中就有这样一句“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鹿先森乐队将这首诗,很自然地揉进了自己的歌曲中,果然不出意料地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这首《春风十里》将人们的情绪代入到旋律中去,它让人们对号入座地联想到自己发生过的,或者是正在发生的故事。

背井离乡的人更是能够感同身受。这些背井离乡的人,他们每天都会徜徉在喧嚣的二环街区内,感受着城市里的车水马龙和灯红酒绿。

他们偶尔也会独自伫立在十字路口,不知道下一秒该何去何从。

还好有这样一个赛过春风的人值得去思念,只要一想到他(她),生活就会变得心安了一些,情绪也会变得明媚了一些。

不管彼此距离多远,只要离心跳很近。

这应该算是一种精神寄托吧,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让人魂牵梦萦的存在,那么生活真的就失去了所有的等待。

能有这样一份来自十里之外,甚至是千里之外的等待,总是会让人心潮澎湃。

等待也让人们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所有来不及的告白,都会面对面地兑现出来。

你的心里,有那个比酒还香醇,比春风还滋润的人吗,现在他(她)在哪里?

其实还有一首歌,它和《春风十里》一样,也是一首走心的民谣歌曲,它叫做《玫瑰》。

贰佰用他不温不火的表达方式唱出了一种无可奈何。

其实很多像贰佰这样的民谣歌手,他们都是在唱着最简单的故事,或者是一种有感而发,然而就是这么简单的情愫,让无数人已深陷回忆之中。

所谓的年纪,大抵就是数着树干的年轮,数着我们的回忆。

回想起过去,那时的我们,至少还可以那样的随心所欲,然而随着成长,不得不去面对一些现实的问题,甚至会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我们也都曾经都有过歌里那样简单的愿望,“要在海边买一所房子,和可爱的松狮一起住在那里”。

然而现在大海虽然还在,我们的愿望却搁浅了。

或许现在的我们真的如歌里唱到的那样:

生活越来越压抑

也有越来越多喜欢的东西抓不住了

曾经爱过的人也都已经离去

他们向这个世界妥协了,走向所谓的尘埃落定。

然而我们却仍然在逃避,可是逃避与哭泣,都变得毫无意义。

那些早已经离去的人,他们带着曾经的单纯和怀里的体温,越走越远,可能以后都很难再遇见。

该忘记的,谁也不会刻意的提起。

只是这些事情,仍然会留在回忆里,一层一层地沉积,一点一点地沉寂。

直到听到这首歌曲,这些隐藏许久的情感,终于抑制不住,毫无征兆地倾盆而出。

或许每个人都会类似的回忆,虽然充满了无可奈何,但是却也代表了我们无可取代的青春。

—枕枕

《奇妙能力歌》

歌词确实很有意味,陈粒的好多歌词都很有意味。比如另一首《正趣果上果》,乍一看不知道要修成什么正果,听到那句「图样未成年」,甚至到了「乌飞兔走」句,如果你还是不明白的话——
相信我,这不是理解力问题,纯粹是个信仰问题了。

那么《奇妙能力歌》是在讲什么呢?看看歌词罢。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
看过大海亲吻鲨鱼
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从沙漠到大海,实际上就是从陆地到海洋。
鲨鱼被海洋亲吻或能见到,沙漠暴雨却一向少见,然而这许多地方歌者都去了,暗示作者是个见多识广的人。
将这些见闻写进歌里,尤其是下文用了一个第二称谓「你」,分明是在向一个人倾诉,对一个人说话。
那么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告诉对方:世界上哪个地方我没去过?告诉你我是见得多啦。

在沙漠里等过暴雨,在海洋里草过儒艮,见黄昏追逐黎明,等明天如同积薪而后续者居上……总而言之,就是准备了好多风景和经历,准备了好多黄昏与黎明。「没看过你」作为小节收尾揽出了歌者为什么要做这些准备——

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

我没看过你,你不曾出现在那里,所以沙漠才下起了暴雨。
那么如果你一说你要过来,天气预报也会为你改变立场的。

我知道美丽会老去
生命之外还有生命
我知道风里有诗句
不知道你
上面是「没看过」,总归是为了「看你」而准备;这里说「不知道」,则是因高山仰止而心存敬畏。

诚然,美丽是会老去,凡人皆有一死,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然而生命之外却还有生命,将凡人的青春,灌注于这生命之外的生命,就是通过一种简单的众筹而达到更高层次的永恒。用唐三藏的话说,就是「等你明白了舍身取义,就会回来和我一起唱这首ONLY YOU(只信你)的」。

很明显,歌者此时还「不知道」,但已经听到了风中的诗句,舍身取义的诗句。下文「不知道你」暗示了风中那舍身取义的诗句正是「你」念的,具体是什么诗句呢,知道的人自然知道。

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
听过尘埃掩埋城堡
听过天空拒绝飞鸟
没听过你
荒芜变成热闹,尘埃掩埋城堡,正所谓「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肠,曾是歌舞场;今天的白富美,明天的孩儿他娘」,说白了都是时间的痕迹。所以用「听」,时间无形,听就可以了,也唯独靠听,才能感知天空如何拒绝不合时宜的大鸟——

天空拒绝了大鸟,但是选择了你。
而我却没听过你,可见你也不是真要他们另请高明。

我明白眼前都是气泡
安静的才是苦口良药
明白什么才让我骄傲
不明白你
首段「看」,写视觉;次段「听」,写听觉。到了这一段则是味觉,无论眼前的气泡,还是苦口良药,归根到底不过「人走茶凉」。
我不懂你的「非常惭愧」,还任性地守着自己的骄傲。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
拒绝未知的疯狂
拒绝声色的张扬
不拒绝你
从色、声、味,到这一段则是「法」。月亮是什么,之前我曾经解释过,这里就不展开。拒绝这一切与不拒绝的你,无非是凸显出歌者的表态,一种非常消极的表态。

我听过空境的回忆
雨水浇绿孤山岭
听过被诅咒的秘密
没听过你
空境的回忆,被雨水浇绿的山岭,被诅咒的秘密,无一不是历史的印迹。

我抓住散落的欲望,缱绻的馥郁让我紧张,我抓住时间的假想,没抓住你;
我包容六月清泉结冰,包容不老的生命,包容世界的迟疑,没包容你;
我忘了置身濒绝孤岛,忘了眼泪不过失效药,忘了百年无声口号,没能忘记你;
前面是「我拒绝」,是消极的表态;到这里变成我抓住、我包容、我忘记,说明歌者开始注重个人的奋斗。为了什么呢?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想要未知的疯狂,想要声色的张扬,我想要你
正是天上的月亮。
有个著名歌唱家曾经唱过:

望着月亮的时候,时常想起你;
望着你的时候,又想起了月亮。

—凯常

《活着》

看到有人说:多数人在二三十岁就死了,他们变成自己的影子,往后的生命只是不断地重复自己。

而我觉得完整的人生应该是多元的、多种选择的

先认真体验,再负责的选择。

城市里的人好像都在找东西,找恋人、找工作、找房子、找一段回忆,或者他们也说不清自己在找什么,可很少有人去寻找活着的意义,也很少有人问:我们为什么要活着?

于是我们在高楼上看到蚂蚁一样小的人群,他们拿着一样的手机,穿着类似的衣服,匆匆忙忙慌慌张张,上班工作下班回家,就这样重复地过着一天又一天。

某天在朋友的车里听到郝云的《活着》,觉得他开头唱的那些头很大、腿很细的小蚂蚁就是自己。

他唱着想要去寻找想要的自由,于是真的就去了。上班的生活不适合他,于是很快他就辞去了工作,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现场录音、词曲创作、编曲混音,做的有声有色。

可郝云说生活就是折腾以及享受折腾。于是他不甘心总站在幕后做别人的绿叶,他也想走到台前,让人看到他。于是他决定自己做一张唱片。

想要自由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每个人也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于是郝云开始了近乎于自虐的方式开始了7个月的创作、编曲和录音。没有任何混音经验的他用了14个月的时间,最终定稿,可此时也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

你看,不管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都要用力的活着。

你的生命并不会因为你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而变得没有意义,也并不会因为你勇敢的辞职就变得更有价值,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并且能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

有人说郝云是民谣里说相声最好的,所以他的歌里总带着点相声的幽默感。

也有人说他是城市民谣的代表,歌曲大都描写城市对我们生活的影响,简单朴实,却从不矫情。

当然他最让人喜欢的,还是那种骨子里痞痞的京味儿。

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听到这首《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一定会很有共鸣吧。

已经听到身边不止一两个人跟我抱怨,说毕业之后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也根本没有时间去读书了,只想着怎么赚钱,可到头来却只能勉强够自己最基本的生活。

可郝云的歌怎么会是消极的呢?他永远能让你在艰难的时间里看到希望,所以他后面唱:

今年突然挣了一点钱

突然好多人都和我有缘

我也突然感到世界很温暖

好像混了三十年

终于混到我的春天

一把吉他、一支口琴、一把三弦,郝云用诙谐幽默又怀旧质朴的歌词,告诉刚刚踏入社会的毕业生,理想其实没那么沉重轻装上阵,理想可以很简单。

这个世界那么大,总有人跟你有缘

也总会遇到一些人、一些事

让你感受到世界的温暖

如果你能够努力的生活,认真的活着

那么这个世界也自然会对你温柔

第一次听郝云的歌是他唱“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很久没笑过又不知为何,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于是我真的去了一次大理。

后来听他的《活着》还有《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觉得其实不是只有旅行一种改变生活的方式,即便理想和生活有沉重的一面,但它也有可爱的一面,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的去对待它,每个人都要学会和平凡琐碎的生活谈恋爱,也都要学会认真努力的去生活。

年轻的时候活着就是要追求,不然要等60岁之后再去追求自由么?努力的活着其实就是追求自由啊,希望此刻的你,也能想想活着的意义。

—枕枕

低吟浅唱着他们的故事,也许你们泪水带有自己的故事

每个人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每首民谣中都至少有一句如诗般美好的词,让你想起自己经历过的或者正经历着的一些事。

喜欢民谣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夜深人静的时候,插上耳机,闭上眼睛,歌声在耳边缓缓流淌,听历尽沧桑的人在悄然安静诉说,然后想到过往,一直想到泪流满面。喧嚣过后,留下的依然是一片灯火阑珊。

作者

QQ:81036074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