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喜欢一个人可以不必对她说,可以远远的看着,静静的听着,就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你们两个人,当在你如水的眸子里装满他的时候,他的眸子里也装满了你,可以为他流泪,为他伤心,为他难过,为他在寂静的夜里想起他,忘了回家的路。

可以不必为他遇到谁?怎么样而难过,永远的白衬衫,和一把蓝色的木吉他。在她的歌声里找回忆,在回忆里欣赏她的歌声,幸福并且疼痛,回忆间有充满郁郁葱葱的校园小路,有一张又一张说不完的故事。

下午躺在床上看小说,外面传来许巍的《礼物》,他的歌传遍楼下的大街小巷了。心里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那个曾经茫然痛苦的少年终于开始意气风发了,真的应该替他高兴,然而,此时内心只有悲伤。

我并不算一个纯粹的许巍的热爱者。我想那时他一定是愤怒着的,心中有太多梦想,却不能成为现实,这个世界太不符合他的想象。所以只有歌唱,带着失望,也带着幻想。

他始终是个矛盾的人,想要得到很多,又无法舍弃很多,于是注定要痛苦,注定要受煎熬,这时的他已经走在路上,无法回头,却又看不到希望,只有“不停地弹着,不停地唱着,直到所有的弦都断了”,也只有“用力地挥动翅膀,开始寻找家的方向”,一种发泄,一种释放,一种向往,更是一种感怀。这或许是许多摇滚青年所共同的困惑,是浮躁不安的隐忍的灵魂。

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始终没有去买他的第一张专辑。从第二张专辑到第三张专辑,中间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许巍的消息,在一个电影论坛上看到网友贴贴子说许巍现在在看佛学书,心中真的很感动。佛法无边,这个一直不安的灵魂终于能安定下来了,然而更有许多心酸,我知道只有真正经历过许多事情的人才能看透一切,并看淡一切,可以想象他那叛逆的个性所可能遇到的所有打击和不平,可以想象他那锋利的棱角被一点点磨平的痛苦与不甘。

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顿悟了,他终于沉淀下去,改变了许多,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种绝望之后而重生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质疑他的改变,所以只能试着去理解他,只能如此,因为心中有太多的关心无法割舍,就像两只并行的船,相伴去了很多地方,突然有一只要调整方向,你无法阻拦,也无法舍弃,只能停留,静静地看它远去并祝它一路顺风。

2

许巍的一丝痕迹,隐藏在老狼的歌声里:“这是初次的感觉,好像天空般晴朗”。一直固执地认为,这首歌应该由许巍自己来唱,那种淡淡的感觉,只有许巍才能诠释得淋漓尽致。然而一直不肯相信,许巍的创作中有了温暖的色调,有了阳光的气息。这也许是一种征兆。

冬天的时候,《礼物》已经在打榜了,知道有许多人开始喜欢他的歌,知道他的新专辑在北京一度脱销,终于忍不住去买他的第三张专辑《时光·漫步》。不喜欢这个名字,平庸,俗气,没创意,远不如《在别处》、《那一年》,封套上的许巍有一张沧桑的脸和一双淡然的眼睛,头发烫了,染了,他也开始融入潮流,融入生活了。

整张专辑的基调是温情而又闲适的,“当心中的欢乐在一瞬间开启,我想有你在身边,与你一起分享”,“当往事悄然走远,只留下清澈的心,让我们相互温暖,漫步在这阳光里”,“这就是我的完美生活”,淡淡的感觉,有了佛家的意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淡的愁,淡淡的感伤。

那个电台DJ也辞职了,以嘉宾的身份出入各大电台为他的处女作做宣传。其间放的背景音乐就是《完美生活》,这或许就是他所要的完美生活,原来他始终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目标明确的人。
曾经听歌的少年已经变得平淡而懒散,曾经唱歌的少年已经变得淡定而从容。时间,唯有时间,才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3

阳春三月,终于听到许巍的第一张专辑《在别处》,是室友的男朋友从故纸堆里挖出来的,那是被尘封的记忆。“我结满了果实,可里面长的全都是欲望”。

听着听着,就想放声尖叫。长发的许巍面容俊美,神情忧郁,那是可以想象的激情年代,几个桀骜不羁的少年,怀着梦想在北京漂泊,寻找自己的完美生活,所有的困惑,迷茫,痛苦以及欲望都是以最直接的方式宣泄,那是更为原始的力量。

终于明白,始终没有买第一张专辑,只是为了回忆,冥冥之中,它注定是用来怀念的。

所以喜欢一个人可以不必对她说,可以远远的看着,静静的听着,就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你们两个人,当在你如水的眸子里装满他的时候,他的眸子里也装满了你,

可以为他流泪,为他伤心,为他难过,为他在寂静的夜里想起他忘了回家的路。可以不必为他遇到谁?怎么样而难过,永远的白衬衫,和一把蓝色的木吉他。

在他的歌声里找回忆,在回忆里欣赏他的歌声,幸福并且疼痛,回忆间有充满郁郁葱葱的校园小路,有一张又一张说不完的故事。爱上他永远的白衬衫和蓝色的木吉他,幸福并且疼痛,或许只有我知道,那是一如少年的爱着。

以上文章内容来自良舒生活

作者

我们需要发展,中国摇滚文化需要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