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是: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给你唱首歌吧。 摇滚是: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操你妈你傻逼吧。

民谣总是诗和远方,渴望却触不可及,摇滚总是撕心裂肺,要与全世界作对。

如果说民谣音乐圈的人都在唱着向往却到达不了的远方,渴望却触不可及的爱情,深爱却不被认可的理想时,摇滚音乐圈就是将这些变为愤怒为之呐喊。民谣和摇滚的联系密切,诞生了许多知名音乐人。摇滚歌手不一定唱的歌必定是声嘶力竭,摇滚包含很多种风格,比如郑钧,我们称他为摇滚歌手,实际上他的具体风格属于民谣摇滚(folk-rock)。因为纯摇滚乐和纯民谣乐两者可以混合,各取所长,成为民谣摇滚

下面让我们认识几位民谣摇滚的独立音乐人

从左至右:郝云丶郭旭丶郑钧
从左至右:郝云丶郭旭丶郑钧

 

郝云

尽管许多乐评人把郝云的音乐风格定位为“城市民谣”、“京味摇滚”,但在郝云看来,自己从来没给自己的音乐贴上过任何标签,当然民谣摇滚我觉得不分家。

作为创作型歌手,郝云的音乐向来拥有着不可复制的标签。旋律朗朗上口,歌词简单直白,“笑看生活”是郝云音乐中的哲学。

 

在如今这个社会节奏下,我们从来不缺少激励内心的艺术作品,近些年“正能量”更是反复的在各种艺术作品中被提及。但成人世界的真相是:被理解和排遣永远比提供解决方案要重要,这些“洗脑式的激励”有时未必真能奏效。大多数时候我们需要的仅仅是有人帮忙说穿烦恼罢了。

郝云就用《活着》这首歌说出了这样的烦恼:“都说钱是王八蛋,可长得真好看”。没错,我们就是这样一边咒骂着对物质的追求,一边追逐着更高层次的物质生活。不矛盾不成活,既然一直被生活追赶却又追赶着生活,那就好好享受这个纠结吧,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因为这才是“活着”。

 

郭旭

他的风格以独立摇滚 Indie Rock,独立民谣 Indie Folk为主,郭旭简直就是”黑暗迷途中寻找曙光的行者,罪恶泥潭里寻求救赎的混蛋”第二首单曲《一条穿过所有点的直线》郭旭说在这首歌里,他希望把自己藏起来,推杯换盏,用一种迷醉的方式去触碰黑暗中的另外一个自己,他觉得清醒的人都是可耻的,因为清醒会让他难发一言,只有醉了的人才知道真正的自己有多清醒。恰如这首歌的编曲,前面只有吉他铺底,后面的编配与郭旭独有的唱腔一触即发,所有触及歌曲中的细微情感在一瞬间全部被激发。

《不找了》心情很差的时候无意间又听了一遍,爱上了 很多人多说,听民谣的人都很“穷”,一首歌,几根烟,一瓶酒就能熬一夜;谁又知,仅有的那一点点爱情还要用一生

那些年里,可能心中都有过一个人。一个无比清白的少年,姿态清随,眉目间是叶子初生的清丽。

也不知是怎样的一个瞬间,怎样的一个微笑,怎样的一个表情。他就那样地,住进了心里。

校园里偶然的擦肩而过,眼眸一动不动地追随着那个人,每一次靠近都是一次胆战心惊,都是一场小心翼翼。看着杨树叶落下,眼睛不眨。也许从来都没有勇气去追求,那些在心中悄悄地说给他的话,也许从来都没有说出口过;那些想唱给她听的歌也从来都没有唱出来过。

 

郑钧

摇滚歌手不一定唱的歌必定是声嘶力竭,摇滚包含很多种风格,比如郑钧,我们称他为摇滚歌手,实际上他的具体风格属于民谣摇滚(folk-rock)。

点开郑钧的歌,仿佛回到了那个炙热的90年代,郑钧以真诚而打动人心的音乐走红,《赤裸裸》《回到拉萨》《灰姑娘》等歌被广泛传唱,给予了当时的年轻人极大的温暖。郑钧更加清晰的表达了作为一个音乐人的态度,“我只做我喜欢的音乐。”。他大胆质朴充满力量的歌曲,唤起大家内心深处的情感,也奠定了他在国内摇滚界和原创音乐界的地位。无可撼动的地位。

老郑是一个啥都不在乎的人郑钧创作的风格比较鲜明,写出来的歌都有很多个人特点,批判社会也给人温暖。声音条件也非常好,活跃时期是中国乐坛很难得的大高音金属嗓,据高晓松说经常在自己的酒吧里翻唱枪花。对民族音乐有一定的功底和理解,也希望在摇滚中能够融入民族的东西。郑钧的翻唱作品也非常精彩,编曲的摇滚化绝对一流。

这个城市那么大,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发声,人们疯狂喧嚣,振臂高呼。如果你停下来驻足回首,看到的“快乐生活”似乎也只有被灯光压抑的地铁车厢。—《毒蘑菇》

 

作者

QQ:810360741

发表评论